|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984章執迷不悟,殺!

第984章執迷不悟,殺!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5-02-10 02:03  字數:4577

凌雲對決郭校天,這驚天動地的一戰,最終以凌雲完勝,郭校天慘敗而告終!

郭校天輸的極慘,他端坐原地一動不動,就如同一截枯木一般,鮮血從他的眼睛,耳朵,口鼻中不停的滲出來,形態恐怖的嚇人!

現在的郭校天,不但真氣徹底枯竭,就連整個意念也被凌雲的數百拳徹底轟散,如果他不能儘快重新凝聚起自己的意念,那今後別說修鍊劍道,就連他的日常生活起居,都不能自行料理了!

形同廢人一個,也就是傳說中的植物人。

本來,依照郭校天的境界修為,如果他只是施展地劍術,自然會遊刃有餘,就算不能戰勝凌雲,也不會敗的如此慘烈。

可郭校天的性格,實在是執拗或者說頑固到了一定的境界,尤其是在發現凌雲竟然會吸功*之後,他強行催動了神劍山莊的秘法,施展出了天劍神通,力求一舉擊斃凌雲。

可他過於高估了自己的實力,或者說,過於低估了凌雲的實力。

高手對決,差之毫厘則失之千里,郭校天低估了凌雲,可凌雲雖然嘴上囂張跋扈,甚至揚言棄刀不用,可在凌雲心裡,他從來不會輕視任何對手。

地劍神通,天劍神通,一出手自然震撼華麗,殺傷力也足夠強大,可在凌雲的眼裡,這些實在是算不得什麼!

凌雲曾經一拳碎山,也曾一掌斷江,什麼地劍神通,天劍神通,在凌雲看來,跟普通的劍削刀砍並沒有太大的區別。

凌雲曾經是修真大世界渡劫期的高手。他的戰鬥經驗和眼光見識,豈是一個普通的華夏古武高手所能比較的?

郭校天是盲人瞎馬,夜半臨淵。凌雲卻是胸有成竹,以逸待勞。他們兩個對上,郭校天不悲劇才怪!

因此,郭校天的境界實力,雖然在東洋忍者德川武藤之上,可凌雲贏他,反而比贏德川武藤更加輕鬆。

而經此一戰,凌雲對郭校天的境界實力也大致有數了,先天九層偽境。頂天不會超過先天九層的第一個小境界。

郭校天一輸,神劍山莊另外四大弟子的表現,各有不同。

三師兄吳奇峰,本來在看到郭校天施展出地劍術和天劍神通之後,失神的眼睛裡還煥發出了一絲神采,似乎重新看到了希望,可現在,他的目光則是徹底黯淡了下去,心死如灰,眼睜睜看著凌雲的大手按在郭校天的腦袋上。卻失魂落魄的站在那裡,無動於衷。

四師兄柳隨風,則是在驚駭過後。心裡沒有絲毫的猶豫掙扎,身形悄悄向後面縮去,準備伺機逃走。

那位六師姐鍾春燕,表現的最為奇葩,她實力最低目光最差,一開始本以為大師兄穩佔上風,最後一劍必然會削掉凌雲的腦袋,當時甚至還發出了一聲不知道是興奮還是惋惜的驚呼。

可等一切塵埃落定,鍾春燕發現凌雲不但沒死。反而是大師兄被凌雲按住了腦袋,巨大的反差之下。她忍不住又是一聲驚呼。

這一刻,鍾春燕看向凌雲的目光又不一樣了。全是震撼敬畏之色,一時竟忘記了做出反應。

只有五師姐紀小晴,明知道自己不是凌雲的對手,卻飛身而出,想要保護她的大師兄郭校天。

似乎看出凌雲並沒有對郭校天痛下殺手的意思,紀小晴立即止住了身形,平淡的臉上露出警惕之色,沉聲說道:「凌雲,你到底想要怎麼樣?!」

凌雲說的不錯,現在,郭校天的腦袋就在凌雲的掌下,只要凌雲掌力一吐,郭校天就會命喪黃泉,而凌雲敢不敢動手,確實不是她紀小晴說了算的。

郭校天都成這樣了,凌雲的實力毋庸置疑,至少瞬間秒殺他們神劍山莊四人沒有任何問題。

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紀小晴這時候除了忍耐,還能有什麼辦法?!

拳頭硬就是道理,有實力才有話語權,當然是放之四海而皆準,神劍山莊這邊徹底蔫了。

凌雲淡淡一笑,對色厲內荏的紀小晴看都不看,忽然轉頭,望著正打算悄悄溜走的柳隨風,玩味說道:「姓柳的,你要是再敢挪動一步,我就斬斷你的雙腿,廢了你的武功!」

柳隨風悄悄後退的身形猛然一震,兩隻腳立即如同釘子一般牢牢釘在了地上,果然再也沒有敢挪動一步!

柳隨風只覺得大腦嗡的一聲,渾身冷汗就下來了,只覺得前胸後背一片冰涼,臉色慘白無比。

知道自己不可能悄悄逃走了,柳隨風縮著身子,嘿嘿乾笑著,腆著臉對凌雲說道:「凌……凌雲兄弟,大家……大家都是一家人……怎麼一開口就喊打喊殺的,這……這樣多不好……」

「柳隨風你!」

柳隨風的話一出,還不等凌雲開口,紀小晴已經是氣的渾身哆嗦,她嬌軀顫抖,對著就像一條哈巴狗兒一般的柳隨風,怒目而視!

鍾春燕則張大了嘴巴,怔怔的看著縮在自己身後的柳隨風,滿臉的不可思議,目光里充滿了不屑和震驚,完全不敢相信平日里瀟洒倜儻的柳隨風,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鍾春燕如同打量陌生人一般看著柳隨風,心中失望至極,心說這就是自己一直芳心暗許的人?!

按著郭校天腦袋的凌雲,突然感覺到自己手掌下傳來一陣劇烈顫抖,心中泛起一陣好笑,心說柳隨風可真了不起,竟然把郭校天都給氣活過來了。

凌雲心情大好,望著哈巴狗兒似的柳隨風,不屑說道:「姓柳的,別往自己臉上貼金了,誰是你的兄弟,誰又跟你是一家人?!」

「剛才叫我小崽子,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