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紈絝仙醫 >第963章三個女人的戰爭

第963章三個女人的戰爭 (1/2)

小說名稱《紈絝仙醫》 作者:步征  更新時間:2015-01-24 08:44  字數:3670

那天晚上,凌雲的平凡診所被炸的時候,恰好是在林夢寒和姚柔兩人被夜星辰劫持一個小時之後。

那時,林夢寒和姚柔,剛剛被夜星辰帶回這棟別墅不久,那幾聲連續響起的驚天動地的爆炸聲,幾乎整個清水市的人都聽到了,她們當然也聽到了。

因為平凡診所的位置,就在古峰路和清溪路的交叉口,位於清水市的西南方向,這棟農家別墅雖然在清水市的西北方向,可兩者的直線距離卻並不算遠,恰逢夜深人靜,她們又有功力在身,因此聽得反而更加清晰真切。

何況當晚被炸的,並不只是凌雲的平凡診所和服裝店,還有清水市北郊,位於清水河畔的薛氏葯業的一家製藥廠,那裡距離這棟別墅只有幾公里,她們甚至能感覺到腳下地面的震動!

兩人剛剛被劫持,清水市就發生了驚天的爆炸,聯想到夜星辰說過的那句,「凌雲的大麻煩才剛剛開始」,她們本能的就意識到這場大爆炸肯定和凌雲有關!

兩女震驚,甚至忘記了自己淪為階下囚的事實,四目相對,均能看到對方眼中的憂慮和擔心。

她們交換著眼神,默默在心中推算著各種悲慘的可能,擔心著凌雲的安危。

而夜星辰根本就沒打算瞞著她{}.{}.{}們,她們腳下的震動還沒有消失,夜星辰在微微偏著頭,似乎認真傾聽了那驚天的爆炸聲之後,就轉過頭來,眼神中帶著戲謔的笑意。似乎很隨意的對兩女說道:「看,我沒有騙你們吧?爆炸聲一響。凌雲的平凡診所和他的服裝店,此時已經是灰飛煙滅了……」

然而就是這輕描淡寫的一句話。成了壓死性格最為堅毅的姚柔的最後一根稻草!

夜星辰也許知道,也許不知道,平凡診所,在眼前的這兩個女人心中,尤其是在姚柔的心中,意味著什麼!

平凡診所,從凌雲有了意向到開始籌建,從籌建到盛大開業,從開業到被炸之前……這短短不到三個月的時間裡。姚柔為之傾注了多少心血,付出了多少汗水!

甚至,姚柔為了守護那個小小的診所,曾經以一個普通弱女子的身軀,承受了湘西老兒的毒蠱,差點兒付出了年輕的生命!

可以說,正是因為這個平凡診所,姚柔才以一個三流醫院的實習護士生的身份,一步步的靠近了凌雲。逐漸得到了凌雲的認可,並最終成功的成為了凌雲的女人,在凌雲的身邊,眾美環繞中。有了自己的一個位置。

多少次午夜夢回,姚柔都不敢去想像,如果沒有這個平凡診所的話。憑她的身份背景,憑她的姿色美貌。在那些強大的情敵面前,她是否有機會表現自己的能力。甚至有沒有表現自己的機會,都不一定!

而當那一天終於來臨,平凡診所盛大開業的時候,凌雲把她推到了清水市所有的有頭有臉的大人物面前,當著所有人的面宣布,她是平凡診所的擁有者和管理人的時候,姚柔醉了,幸福醉了。

就彷彿她過去二十多年的種種苦難,承受的所有貧寒窮苦,所有的卑微與渺小,在那一刻,都成了她人生路上的磨刀石,所以那一刻,她激動的迎接周圍如雷的掌聲,肆意享受著鮮花和榮耀,從未有過的,自信大膽的面對周圍射來的各種羨慕嫉妒恨的目光!

那一刻,是姚柔人生的輝煌巔峰,而就在那天的夜晚,凌雲兌現承諾,她也如願以償,真正成為了凌雲的女人!

平凡診所,成就了姚柔作為一個女人的人生巔峰,見證了姚柔對凌雲的愛情,並開花結果,讓她得到了一個貧寒女人所能夢想的一切!

可以說,在姚柔心中,平凡診所就是她的命,甚至比她的命,更為重要!

而現在,平凡診所被炸毀了,頃刻間灰飛煙滅,曾經承載了姚柔人生一切的東西,沒了。

姚柔相信,眼前這個邪惡,強大,實力恐怖到深不可測的魔女,沒有騙她。

心志再強大,性格再堅毅的女人也承受不了這樣一個噩耗,姚柔臉色瞬間變得慘白,她的嬌軀不可自抑的劇烈顫抖起來,然後她就暈了過去。

林夢寒眼看姚柔昏厥倒地,飛身而過抱住了她,沒有讓她摔倒在地。

那時候,兩人的穴道還沒有被點,在強大的魔宗聖女面前,她們那點兒實力猶如三歲孩童般不堪一擊,夜星辰根本不需要限制她們的自由。

林夢寒攬著昏厥的姚柔,輕柔的把她放在了客廳沙發上,掐著姚柔的人中穴,不忘轉頭死死盯著那個給她們帶來厄運和噩耗的魔女,憤然道:「你是個惡魔!」

林夢寒想當然的以為,炸毀凌雲的平凡診所,這一切也是眼前這個面罩黑紗的神秘女人對付凌雲計劃中的一環。

不然的話,她怎麼可能只聽到爆炸聲,就知道被炸的是凌雲的產業。

誰知夜星辰卻只是饒有興趣的瞟了林夢寒一眼,不屑說道:「凌雲的平凡診所被炸,跟我沒有半點兒關係,至於你們怎麼想,隨便好了。」

林夢寒手忙腳亂的忙活了好半天,姚柔終於悠悠醒轉,醒來第一句就對林夢寒說道:「姐姐,平凡診所……沒了……」

姚柔空洞的眼神代表了她的絕望和無助,看的林夢寒陣陣心酸,再加上此刻忍受的屈辱,這讓林夢寒差點兒忍不住放聲大哭,可那個魔女就在身邊,所以林夢寒並沒有哭,她硬生生忍著眼中的淚水,勸慰姚柔道:「妹妹,你不要相信她的話,也許她在故意折磨我們呢,我們偏不上當!」

可這些話,就連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