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女請留步 >第三百一十五章進山的人

第三百一十五章進山的人 (1/2)

小說名稱《美女請留步》 作者:老施  更新時間:2014-10-05 21:45  字數:3662

「科多,咱們怎麼辦?真的就這麼成為人家的附庸了么?」考古獵人小聲的問道。≥↖扒≥↖書≥↖網

「難道還有更好的選擇么?」科多嘆了口氣,說道,「不成為附庸,我們就死了。」

「是啊,不成為附庸,就只能死了,現在只能希望那個人在接下去的戰鬥中被人殺了,咱們才可能脫身。」黃金獵人說道。

「不用想太多了,這人的實力這麼強,基本上要死很難,咱們跟了他,也不見得就是壞事,也許這是我們的機會也說不定,我們都是嚴重缺錢,但是卻並沒有太多實力賺錢的人,我的藥劑一拿出去賣就得暴露,考古能賺錢,但是花錢更猛,黃金獵人雖然能找到黃金,但是現在哪個大金礦不是被人把持,找到的那點黃金還不夠塞牙縫的,要是真的找到個大金礦,像你這種沒靠山的,就是被人吞掉的命,現在咱們有這麼個老大了,安心先呆著,只要他能做咱們的後台,咱們以後要做事也就方便的多了,也省的老乾這種陰人的事情。」科多說道。

「是啊,睡吧,明天起來再說吧。」美食獵人嘆了口氣,靠著牆閉上了眼睛。

其他人也各自睡去,只有科多沒有閉眼,說實話,他其實是一個很有抱負的人,只是現實讓他有點狼狽,現在碰到這麼件事,科多似乎有一種預感,自己的機會好像來了一樣,這種感覺讓他有點興奮,但是卻也有點忐忑。

雖然心情波動很大,但是科多卻也打定主意,安心的跟著趙鋼鏰。

天色漸亮。

戰爭的第一個白天跟第一個夜晚,就這樣過去了。

沒有人知道這第一天到底死了多少人,因為這片大山太大,大到就算一次性死掉幾十個人,也不會在這大山之中響起一絲絲的風吹草動,而這些人,很可能不用半小時,就會被雪花吞沒,成為雪下的冰屍。

在大山的邊緣,魏生津一個人,慢慢的朝著大山內走。

魏生津的身上穿著很單薄的衣服,他的嘴唇微微有些白,似乎前幾天受的傷還沒有好。

事實上傷確實沒好,那天的傷實在太嚴重,嚴重到以他這麼強悍的恢復力,都沒有辦法在短時間內恢復。

不過,魏生津還是來到了大山之中。

他的嘴角帶著若有若無的笑容,往前走,走了不知道多久,他的前面出現了三個人。

這三人的胸口上帶著獵人的胸章,他們看到了魏生津,魏生津是一個自由者。

他們並沒有對魏生津動手的想法,所以這三人要走,不過,這三人只是走了幾步,他們就驚恐的現,自己渾身上下,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被銀絲給牢牢捆綁住了。

「請問你們,有看到趙鋼鏰么?」魏生津問道。

「趙,趙鋼鏰?我們沒看到他,我們就是一些小獵人,怎麼可能看的到他!」一個獵人緊張的說道。

「哦,不知道啊?那就算了。」魏生津搖了搖頭,往前走去,那個獵人剛鬆了口氣,一股寒意陡然從心底冒出,隨後,他就看到,那些銀絲,陷入了自己的身體,將自己的身體,切割成了無數塊。

三個人,就在這樣的早上,被魏生津的銀絲,碎屍萬段。

雪地上冒著熱氣。

魏生津連看都沒有看一眼,只是抖了一下手。

那不知道多少根的銀絲,飄然而泣,不染一絲血跡,隨後消失在了空氣之中。

又走了大概半個多小時。

魏生津面前出現了兩個獵殺者。

這兩個獵殺者一看到魏生津,就沖了上來。

魏生津面無表情的看著兩人,問道,「你們,看到趙鋼鏰了么?」

「傻逼!」

一個獵殺者冷笑一聲,陡然扔出一把匕。

魏生津不閃不躲。

噗。

匕刺入了魏生津的腦袋,然後穿透而出。

「果然是一個傻逼。」

獵殺者冷笑一聲,剛想瀟洒的轉身離去,卻是沒想到身旁盡然又傳來聲音。

「你們,看到趙鋼鏰了么?」

「什麼?」

兩個獵殺者大驚,想要回身,卻是突然現自己身體動不了了。

一根根帶著寒氣的銀絲,將他們的身體給完全困住。

「這什麼東西?」兩個獵殺者驚恐的叫道。

「看來你們是不知道了。」魏生津嘆了口氣,手臂一緊。

噗。

又是一地的熱氣。

魏生津就這樣一直的朝前走,他不知道趙鋼鏰在哪,所以他見到人,就問對方看到趙鋼鏰沒有,不管是獵人還是獵殺者,抑或是自由者,如果沒看到,一律身死。

哪怕對方是一個sss級的高手,也死在了魏生津的鋼絲之下,似乎魏生津的鋼絲比之以前,更加的凌厲了。

在近鄰中午的時候,魏生津身前,出現了一個小型的戰場。

戰場上,三個獵殺者正圍著兩個獵人狂攻,那兩個獵人的實力還算是可以,但是無奈對方三人的實力也一點不差,所以兩個獵人被壓制的很慘。

魏生津走了過去。

「幹掉那人!」三個獵殺者之中的一個叫道。

「好!」

一個獵殺者從團隊中沖了出來,殺向了魏生津。

「請問,你看到趙鋼鏰了么?」魏生津歪著腦袋問道。

那個獵殺者根本不回答。

那兩個被壓制著的獵人之中的那個女的,在聽到魏生津的話之後,突然叫道,「我看到趙鋼鏰了!」

「哦?」

魏生津眼睛一亮,隨後身形一動,沖向了那個獵人。

殺向魏生津的獵殺者只覺得眼前一花,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