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女請留步 >第三百一十二章進山的女人

第三百一十二章進山的女人 (1/2)

小說名稱《美女請留步》 作者:老施  更新時間:2014-10-05 00:44  字數:3601

「孟菡,你真的要進山么?」

就在趙鋼鏰等人一路向北的時候,在這一片大山的邊緣地帶,孟菡正跟一群穿著白色的雪地衣的人站在一起。看完美世界最新章節,杠杠的。

「我要進去!」

孟菡一臉嚴肅的說道,「你們可以不用跟我進去,但是我一定要進去。」

「可是,可是你進去幹嘛啊!」

旁邊說話的男人滿臉焦急,「咱們什麼水平啊?你也才只不過是一個a級的獵人而已,在這大山之中就連s級獵人都不見得能夠保全自己的性命,你說你進去不是送死么?我知道你不怕死,但是你也不能死的一點價值都沒有啊!」

「誰他媽跟你說沒價值了?」孟菡瞪了那個男人一眼,說道,「老子要進去找老子的男人,要能找到他,誰能傷的了老子,而且,這次聽說白小琴那個女人是王,老子倒是想看看,我男人崇拜的不行的女人,能不能配得上王這個身份!你們就別廢話了,這事兒是我自己的事情,你們送我到這我已經很感謝了,你們回去吧。」

「咱們是一夥兒的,怎麼可能說回去就回去,孟菡,聽我一聲勸,不要進去了,太危險了,我知道你喜歡趙鋼鏰同學,但是他現在正在這茫茫大山之中的某個很小的地方,你進去了怎麼找他啊?別到時候找不到他,把自己也給搭進去,那就後悔莫及了!」旁邊的男人說道,可以看的出來,他的焦急跟關心都是自內心的。

「蘇寧,咱們做哥們這麼久,我的脾氣,你是知道的。」孟菡拍了拍那個叫做蘇寧的男人的肩膀,說道,「老子認定的事情,誰都改變不了。」

「蘇寧,不用管他了,咱們走吧,這邊緣地帶也不見得安全,有些人就喜歡在這種地方狩獵比自己弱的人呢。」旁邊有人勸道。

「你們走吧,既然孟菡打算進去,那我,就陪她進去吧。」蘇寧認真的說道。

「你幹嘛跟著我?我去找我的男人,你跟著我,被人誤會了怎麼辦?」孟菡不滿的說道。

「等你找到趙鋼鏰了我就走還不行么?」蘇寧無奈的說道。

「孟菡,你又不是不知道蘇寧喜歡你這麼久了,你就別老是在他面前說什麼你男人你男人了,這樣很傷蘇寧的心的。」旁邊的一個男人不滿的說道。

「蘇寧,你小子喜歡我?」孟菡瞪大眼睛看著蘇寧。

「屁,我會喜歡你這種男人婆么?小滿,你別亂說話啊,我跟孟菡可是哥們!」蘇寧說著,瞪了那個小滿一眼,那小滿嘆了口氣,說道,「那好吧,既然你們想進去送死,那我們也不能陪著你們了,我們先走了,我們會在拉薩等你們一星期,如果一星期後你們沒有回來,那我們就走了。」

說完,一群人跟蘇寧和孟菡道了個別,就轉身離去了。

「我說蘇寧,你確定要跟我進去?這裡頭可危險的很,要死在裡面了,我可不負責任啊!」孟菡說道。

「咱們不是哥們么?你去哪我自然去哪,走吧。」蘇寧笑著說道。

陽光灑在這個二十多歲的年輕男人有點稚嫩但是卻也有些沉穩的臉上,讓孟菡的臉上露出些許的錯愕神色,隨後孟菡搖了搖頭,對蘇寧說道,「走吧,你實力不如我,跟著我點。」

「好。」

兩個人,就這樣進入到了大山之中。

天色,漸漸變暗。

四月一號的夜晚,就這樣來臨了。

這是大戰開始的第一個夜晚,也是血腥的一個夜晚。

火光,將會在一個個的山頭山坳山間出現,這樣等於就暴露了很多人的位置,這些人,也許會成為別人的獵物,當然,也可能會成為吸引獵物而來的獵人。

火光在這茫茫大山之中,顯得那樣的微不足道,似乎隨時都可能被山間飄落的雪花給湮滅一樣。

每隔一段時間,總會有某個地方的火光熄滅,然後總會有另外的火光被點起。

趙鋼鏰他們並沒有著急著再趕路。

大晚上的雪山,比白天的雪山危險的多的多,沒有誰願意在大晚上照明不夠的情況下前進,而如果要照明足夠,那趙鋼鏰等人無疑就成了很多人眼中的靶子。

成為靶子沒什麼,但是當這個靶子里有王在,那這個靶子瞬間就會成為整個戰場所有敵對勢力眼中最大的一個靶子,到時候就算是趙鋼鏰手段通天,也絕對扛不住那一**高手的進攻。

趙鋼鏰等人找了一處可以躲避風雪的地方安營紮寨了下來。

火光在風雪之中飄動,似乎隨時可能被吹滅一般,眾人都靠在了背風的一面牆上,有牆體擋著,風雪幾乎吹不到人身上,再加上身前的一堆火,倒也不會讓人覺得冷。

白小琴將小舞給半抱著,小舞此時已經睡了過去。

今天她碰到的事情,已經讓她的精神跟體力嚴重透支。

趙鋼鏰走到白小琴的身旁坐下,看了一眼小舞。

「可憐的孩子。」

白小琴愛憐的摸了摸小舞的頭,輕聲說道。

「楚大哥,死的可惜了。」趙鋼鏰嘆了口氣。

他一直到這時候才有時間將這口氣嘆出來,因為之前一直在趕路,並且隨時都可能面對到敵人,趙鋼鏰一直將他內心的感慨都給緊緊的憋住,沒有任何的泄,眼下總算是可以休息了,趙鋼鏰這才將這口氣嘆了出來。

「人都會死。」

白小琴笑了笑,說道,「只不過死法各有不同,死的時間也不同,每一個逝去的人,我們記在心裡,就是對他們最大的尊重了。」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