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女請留步 >第五百零四章大戰前夕

第五百零四章大戰前夕 (1/2)

小說名稱《美女請留步》 作者:老施  更新時間:2014-09-30 01:38  字數:3575

「為什麼是白老師?」

趙鋼鏰在聽到規則說明的時候,十分的不解,甚至於有點慌亂,這說好聽點是王,說難聽點,就是人質,就是炮灰,你成為了王,你就會成為對方勢力最想要殺死的那個人,每一個人都會傾盡全力去殺你,你將面對的,不是一個兩個十幾個的高手,你將面對的是上百個的高手,而這裡面,會有好些個傳說中的z級高手。

如果只是普通參與這這場戰爭的人,存活率還是會比較高的,而如果成為王,那就意味著你的成活率只有百分之五十。

兩個王,必須死一個,不是你,就是他。

「這是小琴自己決定的。」

趙鐵柱看著自己的兒子,說道,「本來我也沒打算選她,但是,她決定的事情,我們誰都改變不了。」

「為什麼?」

趙鋼鏰十分不解,為什麼白小琴,要主動去當這個王?

她完全可以不當這個王啊,有的是人可以當,至不濟,自己當王,那也比她當王來的更靠譜啊。美女請留步504

「鋼鏰,小琴的想法,有時候,我們是想不通的。」趙鐵柱拍了拍自己兒子的肩膀,說道,「我當初也問了她為什麼,她直說了一句話。」

「什麼話?」

「我不入地獄,難道,還讓我的學生入地獄么?」

趙鋼鏰沉默了。

這時候他才想起來,白小琴,是獵人學校的老師,而且是地位尊崇的教規矩的白老師。

她早已經成為了獵人學校里很多學生的女神,而在這一場以獵人學校為主導的戰爭之中,教規矩的白老師站出來成為王,卻也是理所應當的。

只不過這一次白老師,是要教對方規矩而已。

從一個獵人身份考慮,趙鋼鏰覺得白小琴當王不無不可,戰鬥力強悍,又德高望重,可是…如果是以私人的感情來看,趙鋼鏰有一千個一萬個不願意。

人都是自私的。

誰都想自己喜歡的心愛的人能夠遠離危險。

趙鋼鏰也是如此。

「鋼鏰,這個事情,早在很早之前,就已經確定了下來,不能改的。」趙鐵柱說道。

「嗯,我知道了。」趙鋼鏰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既然白小琴成為了王,那他,就只能成為王身邊的士了。

誰要殺王,那就必須從老子的身上踩過去。美女請留步504

「這場戰爭,沒有時限。」

趙鐵柱說道,「直到一方的王死了,這場戰爭,才算是結束,戰敗的一方,就需要依照規矩,在世界平台上消失,如果被發現違反了規定,將會遭到全世界的全力絞殺。」

「爸,是不是,就算我明天幹掉了對方的王,他們其他人一個都沒死,這場戰爭,也算是結束了?」趙鋼鏰問道。

「是的。」

趙鐵柱點頭道,「這是一場分成兩個層面的戰爭,一個是守護,保護好自己的王,一個是進攻,殺死對方的王,具體的兵力如何分配,該怎麼打這場戰爭,就是我們今天晚上的議題。」

「殺王的事情,我來。」

趙鋼鏰沉聲道,「只要發現對方的王的位置,就告訴我。」

「兒子,這不是意氣用事的時候。」趙鐵柱說道,「每一個王身邊,至少會守護者兩到三個的z級高手,如果只是靠三五個人,根本不用想幹掉王,而且,每一個王本身也都是高手,他們如果要跑,有z級高手給他們掩護,他們很容易就能跑掉,所以,發現王,這只是第一步,接下去還需要非常多的的布置。」

「我知道了。」

趙鋼鏰點了點頭,沒有再多說什麼。

「我也知道你想保護白小琴的安全。」趙鐵柱嘆了口氣,說道,「如果發現了對方的王,並且已經布置妥當,我們一定會讓你做攻堅的主力的。」

「嗯,好。」

會議開了許久,在會議室,趙鐵柱等人商量了很多事情,一直從白天商量到了深夜。

任何一場戰爭,都不可能說想打就能打,也不可能是殺了你的人就贏了。

如何以最小的代價贏得一場戰爭,這是所有站在高層的人所需要考慮的,要不然真的殺到最後我這邊剩三兩個人你那邊死了個精光,那對於誰來說都不是一件好事。

會議在深夜結束。

眾人紛紛散去,這些人都屬於這次戰爭的將領級別的人物,他們將帶領著手下的人,分化成很多的軍團,在這場戰爭里作戰,去完成每一個今天晚上預定的目標。

趙鋼鏰並沒有離開地下室,他就住在了地下室之中。

他給白小琴打了個電話,但是白小琴的電話這時候已經關機了。

按照自己的老子的說法,白小琴這時候正一個人呆在藏區之中,而那一片藏區內,早已經被屏蔽掉了所有的信號。

這場戰爭,是一場回歸原始的戰爭任何通訊設備,都不能使用,就算你發現了對方的王,你也只能派人跑回去己方的大本營通知自己的人,而這,也很大程度的防止姦細暴露王的位置。

這場戰爭說是四月一號開打,但是前期的準備工作在,早已經在幾個月前開始進行了,雙方都派了姦細混到對方的隊伍里,儘管沒有辦法用通訊設備傳送對方的動態,但是,在一些時候,姦細還是能起到很大的作用的。

趙鋼鏰躺在床上。

他的腦子已經沒有剛得到消息的時候那麼亂了。

有些事情你既然無能為力,就只能選擇去接受。

當王是白小琴的意願,就算白小琴在這,趙鋼鏰估計也沒有辦法說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