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女請留步 >第兩百九十一章各自的盤算

第兩百九十一章各自的盤算 (1/2)

小說名稱《美女請留步》 作者:老施  更新時間:2014-09-23 17:01  字數:3439

趙鋼鏰帶著麻美由真,來到了趙府,然後找了一個沒人的房間。

房間內只有兩個人,一個趙鋼鏰,一個麻美由真。

麻美由真的手似乎已經痊癒了,自然的下垂著,看不出一點受傷的樣子。

她和趙鋼鏰相對而坐,顯得很平靜。

事實上,這兩天的時間裡,麻美由真跟趙鋼鏰幾乎是朝夕相處。

麻美由真跟趙鋼鏰講了很多神社的事情。

當然,這一切都是在趙鋼鏰的要求下進行的發生的。

趙鋼鏰似乎真的想要把神社收攏為自己在海外的手下一樣,他從麻美由真的口中,漸漸的了解了這個在日本有著非常長遠歷史,並且非常高地位的組織。

神社遠比趙鋼鏰想像的複雜的多。

雖然趙鋼鏰殺起那些陰陽師來一手一個,但是所有的陰陽師,在日本都是有著很高的地位的,他們雖然不問政事,但是在日本,他們的影響力足以比擬任何一個議員,甚至於在很多地方,高級陰陽師說的話,比當地的縣長什麼的都來的有用。

如果真的能夠將神社掌握在手中,那就等於控制了幾乎整個日本的精神支柱,這對於趙鋼鏰,或者趙家,乃至神州來說,都是一件非常了不得的事情。

趙鋼鏰其實覺得自己很幸運,因為如果神社的第一陰陽師不是麻美由真而是別人,那他是絕對不可能對神社伸出自己的手的,每一個第一陰陽師,都是從小就接受非常嚴格的教育的,他們是發自內心的崇拜著他們的神,並且願意為他們的神付出一切,而麻美由真,她是一個來自於被神社奴役的家族的陰陽師,儘管她也接受了教育,接受了洗腦,但是她對於神社,其實並沒有太深的感情,再加上他曾經作為紫荊花的花主,漂流在外很多年,可以這麼說,麻美由真從未將自己當成什麼神在世間的使者,她更多的是把神社當成了一個仇人,而當他將神社掌握在手中的時候,神社又變成了一個可以用來讓她發展自己家族的一個工具。

所以,在面對死亡威脅的時候,麻美由真不像其他的神官那樣可以為了神社慷慨就義,她選擇了妥協,並且妥協的很徹底。

這一點從麻美由真燒了日本國旗就可以看出來。

今天麻美由真來到了神州,這也是她表現誠意的最後一步。

從今天開始,麻美由真將帶領神社,站在趙鋼鏰這邊。

如果是在平時,麻美由真要帶神社站在趙鋼鏰這邊,那日本政府還有日本天皇肯定是不會同意的,但是剛好這次發生了那麼一個襲擊案,而襲擊案的主謀直指羅斯柴爾德家族,那麼,對於日本政府而言,麻美由真站在趙鋼鏰這邊,至少從某些意義上,日本政府,也算是跟神州政府站在了一塊兒。

這雖然對於日本政府而言不是什麼好事情,但是總好過獨自面對龐大的羅斯柴爾德家族。

這裡不得不說一點就是,羅斯柴爾德家族雖然是世界上第一大的家族,但是他的勢力範圍更多的是在歐美,在亞洲地區,他的勢力範圍十分有限,比如日本,羅斯柴爾德家族幾乎沒有什麼影響力,日本民族是一個十分排外的民族,他們對於自己的民族,有著一種完全無法用語言形容的自信,甚至於自負,所以,任何的外來勢力進入日本,都會遭到遠比其他國家大的多的阻擋,再加上日本有神社這麼龐大的一個組織在,羅斯柴爾德家族幾乎就斷了進入日本的所有路子,所以,日本政府對上羅斯柴爾德家族,根本就沒有什麼緩和的餘地,特別是在神社被屠殺了那麼多人的情況下。

在這樣的情況下,羅斯柴爾德家族做什麼解釋那都是多餘的了,因為麻美由真已經站在了趙鋼鏰這邊。

當然,趙鋼鏰並不敢高調的說自己現在就已經將神社給收歸帳下了,神社還有很多隱藏的實力,如果麻美由真拼著死了也要跟趙家干一場,那到底結果如何,趙鋼鏰還真不敢確定。

所以,趙鋼鏰十分感謝老天爺,讓自己在武林大會的時候幹掉了日本的第一第二陰陽師,結果就讓麻美由真給上位了,而偏偏麻美由真對於神社沒有任何的忠誠度。

這一切的一切,似乎都是巧合,但是又好像都註定了。

武林大會註定了日本第一第二神官的死,也註定了麻美由真的上位,而麻美由真的上位,註定了陳浩南成為神社的狗,並且成為了在摩洛哥**大會的時候吸引趙鋼鏰的誘餌。

而陳浩南的死,再加上麻美由真與羅斯柴爾德家族的合作,就註定了趙鋼鏰必然會對麻美由真動手,而對於神社沒有忠誠度的麻美由真,也註定會,背叛神社。

從這不難看出,世間的很多事情,其實在你邁出第一步的時候就已經註定了結局。

「我已經來神州了。」

麻美由真看著趙鋼鏰,說道,「我的立場,已經表明了,所以現在,我需要你表達誠意。」

「你的小命就在我手上捏著呢,我表明什麼誠意?」趙鋼鏰似笑非笑的說道。

「神社如果與趙家成為夥伴,那對於趙家在這場即將到來的戰爭中的影響,將是非常大的,哪怕你們已經殺死了我們那麼多的高級,神級陰陽師,但是,神社依舊有力量,並且是強大的力量。」麻美由真說道。

「那你需要什麼誠意?」趙鋼鏰問道。

「我的家族,需要更多的幫助。」

麻美由真說道,「一個神社的幫助,不夠。」

「你的意思是說,趙家要幫助你的家族?」趙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