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女請留步 >第兩百七十九章我為你劍

第兩百七十九章我為你劍 (1/2)

小說名稱《美女請留步》 作者:老施  更新時間:2014-09-17 20:59  字數:3757

其實趙鋼鏰早在剛才平台上的時候,就可以重傷這個面具男了,但是在平台上的形勢太不明朗,有十多個的裁決神官保護著貝魯卡,這十多個裁決神官就相當於是面具男的後盾,如果趙鋼鏰打殘了面具男,這十多個裁決神官里再蹦出一個跟面具男差不多的人,那趙鋼鏰除了跑,就沒有什麼其他的辦法了,或者說,如果趙鋼鏰賭錯了,那他在這裡賭錯,好歹還有機會跑,因為能夠追到這裡的人,實在太少了,而如果在平台上賭錯,重傷了,那就算要跑,估計也沒辦法了。

所以趙鋼鏰將這一拳給留到了現在,並且起到了一個非常好的效果。

眼看著一拳就重傷了對方,趙鋼鏰根本來不及調息,直接沖向了**在地上的十字架。

他一把將地上的十字架給拔了起來。

「你趕緊跑吧,帶著我,你跑不了的。」周茜平靜的說道。

趙鋼鏰沒有說話,而是將十字架扛在肩上,正想跑呢,不遠處那被撞塌了的牆,突然傳來一陣雜聲,隨後,就見那個面具男嗖的一下從瓦礫堆里跳了出來,然後沖向了趙鋼鏰。

受了如此重傷,竟然還打?

趙鋼鏰將周茜重新插回地面,隨後一個轉身沖向了面具男。

既然你還敢打,那就送你去見你們的大神!

趙鋼鏰的氣勢,一如之前,而那個面具男的氣勢,卻是弱了許多,因為他已經受了很嚴重的傷,他的一隻手已經完全被廢了。

砰砰砰。

短暫的幾下交手,這個面具男的另外一隻手,被趙鋼鏰折斷,隨後,趙鋼鏰一個鎖喉,將面具男再一次打飛了出去。

出乎趙鋼鏰意料之外的是,這個面具男,在摔倒之後,竟然又爬了起來,沖向了趙鋼鏰。

怎麼還不死?!

趙鋼鏰驚訝的看著面具男,面具男的眼裡滿是慷慨赴死的光芒,他似乎不覺得自己Z級高手的命很值錢,他現在要做的,就是牽制住趙鋼鏰的速度,讓後面的人追上來。

只要能夠達成這個目的,就算他被人殺死在這裡,他也無所謂。

能讓一個Z級的高手都如此的悍不畏死,趙鋼鏰真心的被這教廷的洗腦能力給震撼了。

震撼歸震撼,人要是殺,還得殺。

這一次,趙鋼鏰用他的虎嘯拳,打斷了面具男的肋骨,然後那肋骨,刺進了面具男的內臟。

看著那凹陷進去的肋部,趙鋼鏰深信,這個面具男,絕對會死。

但是…

讓趙鋼鏰意外的一幕發生了,面具男,竟然還沒死!

儘管他的氣息是那樣的孱弱,儘管他的動作已經變形,身體更是搖搖晃晃,但是他依舊朝著趙鋼鏰衝來了。

趙鋼鏰,再一次出手。

這次,面具男,終於倒下。

他完全的沒有了呼吸。

一個Z級高手,就這樣被趙鋼鏰給硬生生的打死了。

趙鋼鏰站在原地,並不是他想感慨一下還是什麼的,只是因為,他的周圍,已經,圍滿了人。

這個Z級高手,用他的生命,將趙鋼鏰的腳步,給拖延住了。

趙鋼鏰環顧著周圍的人群。

周圍有幾百個人,而且還陸陸續續的有人衝過來。

他們將趙鋼鏰圍在了中間,他們的手上拿著長毛,鐵劍,什麼武器都有。

他們並不著急往前沖,只是將趙鋼鏰給圍起來。

不遠處,出現了幾匹馬。

貝魯卡騎在一匹白色的高頭大馬上,在人群的最外圍,停了下來。

他面無表情的看著趙鋼鏰和周茜,幾秒鐘之後,他舉起了手。

「殺!」

貝魯卡一聲令下。

那些圍在趙鋼鏰周圍的人,同時沖向了趙鋼鏰。

幾十個人衝起來的氣勢就很嚇人了,更別說這幾百號上千號的人。

整個包圍圈,瞬間搜索,所有人,都沖向了趙鋼鏰。

他們悍不畏死,完全忘卻了路上的那些屍體。

趙鋼鏰深吸一口氣,將十字架給扛了起來,然後對周茜說道,「你會暈車么?」

周茜愣了一下,不知道趙鋼鏰話的意思,還沒來得及多想呢,趙鋼鏰突然單手抓住周茜腳步的十字架,然後往前一指。

他這是,要拿我,當劍了?

周茜驚訝的看著趙鋼鏰,隨後,她的想法,很快就變成了現實。

趙鋼鏰揮舞起了手上的十字架。

周茜,連同那十字架,瞬間,就變成了趙鋼鏰的劍!

砰。

十字架的頭直接砸在了沖的最快的一群人身上。

那群人被十字架上的稜角,給直接打成了重傷,倒在地上就動不了了,而後面衝上來的人,根本就沒有任何停頓,直接踩著那些人的身體就往前沖。

這是一群完全失去了自我意識的野獸。

雖然趙鋼鏰以一個掌權者的視線去看,這種人對於掌權者來說是非常好的,但是,趙鋼鏰以一個人的角度去看,卻是覺得這種洗腦,簡直是喪盡天良。

當人們失去了自我意識,那活著還有什麼意義呢?

他們不會去追求自我價值,也不會去思考。

他們的任務,就是為了那個虛無縹緲的神,奉獻他們的一聲。

這何其可悲。

幾百斤的十字架,在趙鋼鏰的手上,化身成了威力強大的武器。

趙鋼鏰盡量控制著十字架的朝向,不讓周茜被那些武器給弄傷。

一片接著一片的人倒下,趙鋼鏰快速的沖向了出口。

血,到處都是血。

之前就已經被染紅了的十字架,這時候整個滴淌著血液,看起來格外的恐怖,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