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女請留步 >第兩百七十七章該怎麼辦

第兩百七十七章該怎麼辦 (1/2)

小說名稱《美女請留步》 作者:老施  更新時間:2014-09-16 20:43  字數:3703

周茜就那麼躺在十字架上。

她的雙手,他的雙腳,都被綁在了十字架上。

十字架不知道是用什麼材質做的,整個看起來是一種古銅色,透著一股子的銹味。

周茜臉色很白,但是身上看起來卻沒有受傷的樣子,估計教廷方面也覺得沒有必要去蹂躪她,反正已經要用最殘酷的方法燒死她了,蹂躪只能讓她對痛苦麻木。

那四個人十分鄭重的將周茜給抗了出來,周圍的裁決神官嘴裡全部在念叨著什麼東西,趙鋼鏰對交易了如指掌,自然知道他們念叨的是什麼,所以跟著一起念,倒也沒有露餡。

「這是一個罪人!」

在周茜被扛到貝魯卡面前的時候,貝魯卡舉起手,指著周茜,大聲的喊道,「她是邪神在人間的代表,她想要以他孱弱之力,來與我神偉大光輝鬥爭,結果只能是她被我神之光輝凈化!!」

「啊!!」

那些跪在神廟旁邊的人全部仰天大聲喊叫起來。

貝魯卡繼續在那念著一些話,而趙鋼鏰卻是眯著眼睛,注意觀察起了周圍的情況。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貝魯卡很快的就將那些義正言辭的台詞都給講完了,隨後,那四個大漢,將周茜給抬到了平台中央的柴火堆上面,然後把十字架插在了柴火堆中間。

這時候,趙鋼鏰才算是真正的看清楚周茜的臉。

周茜的臉色,十分的平靜,而且堅毅。

她絲毫沒有因為自己等一下就要被燒死了而趕到悲切,她似乎成了那早已經看破世間萬物的佛陀一般,火刑對於她而言,甚至於可能是另外一種解脫。

趙鋼鏰這是第二次從一個人的臉上看這種解脫。

第一次,是在土匪的臉上。

「你還有什麼話要說,異教徒!」

凱撒站在周茜的身前,手持長劍,將劍頭指向了周茜的脖子。

周茜平靜的看著凱撒,說道,「總有一天,世人會發現你們身上的黑暗,而你們,也最終將會被你們身上的黑暗所吞噬,我在下面等著你們。」

說完,周茜環顧了一下在場的所有人。

在看到趙鋼鏰這的時候,周茜微微停頓了一下,不過很快就轉移了目光。

「黎明神的光輝,終將凈化這世間所有污穢之物。你等,好自為之。」

說完,周茜就閉上了眼睛,不再說話。

凱撒笑了笑,將長劍收回了劍鞘,然後轉頭對貝魯卡說道,「教皇陛下,距離行刑的時間,還有一分鐘。」

「準備吧。」

貝魯卡點了點頭,然後環顧了一下四周。

這四周沒有一個房子比這個神廟高,而距離神廟最近的房子,都得在幾十米外,趙鋼鏰,真的有來的這裡么?

趙鋼鏰面無表情的看著貝魯卡和凱撒,眼下最好的方法自然是控制住貝魯卡,然後挾持貝魯卡,帶周茜離開這裡,但是,趙鋼鏰卻總下不了那個決心,因為在幽幽之中,他似乎總會有一種危機感。

那股危機感,制止著自己,不讓自己去控制貝魯卡。

趙鋼鏰對這種第六感,十分的相信,因為就是這種神奇的第六感,著實的救了他不少次。

所以趙鋼鏰沒有任何動靜,他需要等外面的牛尹龍做出動靜,他才能夠有所行動。

轉眼間,只剩下三十秒了。

趙鋼鏰不驕不躁,既然牛尹龍說了會幫他,那就必然會幫他的,著急也沒什麼用。

就在只剩下二十三秒的時候,突然一陣悶響,從外界,穿過地面,傳到了地底下,整個天花板上,甚至於還因為這一聲悶響而落下了一些碎石。

「怎麼回事?!」

貝魯卡皺眉問道。

「教皇陛下,有人襲擊教皇宮!」

一個神官衝到貝魯卡面前,急切的說道。

「襲擊教皇宮?!」

貝魯卡震驚的看著那個神官,說道,「是什麼人?」

「目前還不清楚,不過對方人數很多,我們的僱傭兵,已經被完全打退到了教皇宮周圍,被對方壓制在很小的範圍內。」神官說道。

「馬上讓人去增援。」

貝魯卡命令道,「一定是趙鋼鏰來了,凱撒,你帶幾個裁決神官,還有下面的一些人,去門口阻擊趙鋼鏰,記住,如果沒有辦法直接殺死趙鋼鏰,就把他引到這裡來!」

「是!」

凱撒領命,帶著幾個裁決神官離去。

趙鋼鏰覺得自己運氣還算不錯,至少凱撒抽人的時候沒仇到自己。

這凱撒一走,整個平台上瞬間就只剩下十五個人不到了。

這不到十個人裡頭,有一個是貝魯卡,一個是趙鋼鏰自己,四個扛十字架的,還有接近十個的裁決神官。

「不能給趙鋼鏰太多事件,馬上行刑。」貝魯卡沉聲命令道。

「是,教皇陛下。」

一個看起來好像是凱撒副手的男人躬身領命,隨後走到柴火堆的旁邊,從地上抽出了一根綁著沾了酒精的布條的棍子,隨後,那個男人將棍子點燃,扔向了柴火堆。

周茜冷眼看著那個飛向自己腳下的燒著的木棍,心裡不悲不喜。

她已經失去了一切,今天連生命也失去,在她看來,竟然有一種圓滿了的感覺。

不,並沒有圓滿!

周茜的心裡突然出現了一個人的身影。

就是那個人,害的自己家破人亡,但是,自己卻是一點都不恨他。

不知道為什麼,周茜的腦海里總是時不時的能出現那個男人的身影。

周茜嘆了口氣,將腦子裡七七八八的東西都給清理乾淨,隨後看著那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