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女請留步 >第兩百七十五章前往教皇宮

第兩百七十五章前往教皇宮 (1/2)

小說名稱《美女請留步》 作者:老施  更新時間:2014-09-16 00:15  字數:3583

「您老人家的意思是?」趙鋼鏰小心翼翼的問道。

「對羅斯柴爾德家族,就應該保持最高的警惕。」趙鐵柱說道,「這場大戰眼看著就要來了,你看,要是你的猜測是對的,而我們又沒有什麼準備,那我們得多被動是吧?而這只是你猜測出來的一個事情,還有那些你猜測不到,或者說根本就沒有任何蛛絲馬跡的,你要怎麼辦?」

「我知道了。」

趙鋼鏰說道,「我不會有任何懈怠。」

「咱們父子倆一起努力一把,爭取一勞永逸。」趙鐵柱說道。

「嗯!對了,爸,再問你最後一個問題,您現在,到底多高?」趙鋼鏰問道。

「我?當然是比這個世界上其他人都高。」趙鐵柱得意的說道。

「好吧,那當我沒問了。」趙鋼鏰說著,就掛了電話,然後回到了牛尹龍的身邊。

「這個事情,我們已經有了相應的對策了。」

趙鋼鏰對牛尹龍說道,「現在咱們要搞清楚一個東西,教廷的那些人,打算在什麼時候,燒死周茜。」

「這個我會派人去探查的,應該是在最近幾天。」牛尹龍說道,「只要一有消息,我就通知你。」

「行!」

這消息一等,就是兩天過去了。

這兩天的時間裡,趙鋼鏰除了在牛尹龍家裡背地圖跟教廷的教義,基本上哪裡都沒有去。

教廷的教義,遠不止一本聖經那麼簡單,裁決團之內,還有屬於裁決團的教義,反正林林總總加起來幾十萬字,按照牛尹龍的說法,裁決團里的任何一個人,都是從小就接受洗腦培訓的,他們對於交易的熟悉程度,就好像呼吸那麼簡單,而進入裁決神廟最重要的一環,就是接受教義的檢驗,這一點,就算是那些神官,都不可以省略。

幾十萬字要背下來,那難度是相當大的,儘管趙鋼鏰的腦子好,但是要背下這些東西,那也花了非常多的事件,而要達到倒背如流的程度,那就需要更長的時間了。

「鋼鏰,具體的時間,已經查到了。」

在這天的早上,牛尹龍在吃早飯的時候,跟趙鋼鏰說道。

趙鋼鏰的瞳孔微微一縮,問道,「什麼時候。」

「就在下午的五點半。」

牛尹龍說道,「行刑的地點,位於裁決神廟的中心神廟之中,目前有多個在外的神官已經接到教廷的召喚,正在前往教廷,你如果要進入地下的裁決神廟,今天,是唯一的一個機會。」

「我知道了。」

趙鋼鏰放下筷子,說道,「等一下我就走。」

「我會配合你的。」

牛尹龍說道。

「嗯!」

趙鋼鏰點了點頭。

簡單的商議了一些東西後,趙鋼鏰就離開了牛尹龍的家。

梵蒂岡城。

今天的梵蒂岡,跟往日一樣。

梵蒂岡的老百姓們,沐浴在神輝之下,怡然自得。

路上不時有傳教士走過,他們的臉上帶著和善的笑容,不時的跟旁邊的人說著話。

就在這時。

砰。

一個位於梵蒂岡城偏遠位置的酒館,突然被人用力的推開了門,隨後,幾個身著黑色袍子的人,將幾個低著頭的人從酒館裡帶了出來,這些人被送上了一輛停在外頭的馬車。

車夫抽動馬鞭。

馬車快速的往教皇宮而去。

這些人走後不久,酒館裡走出來一些人。

大家看著快要消失的馬車,紛紛嘆了嘆氣。

這是教廷裁決團的人又來抓黎明教的人了,據說黎明教是邪教,不過,一些認識黎明教教徒,或者知道黎明教教義的人,卻是對教廷的這個說法不是很認同,因為從黎明教出現在人們視野中,一直到現在,黎明教都沒有干過哪怕一件和邪教搭邊的事情,他們鼓勵人們,要自尊自強,要熱愛生活,要幫助弱小,還經常時不時的組織一些慈善活動,這樣的教派,怎麼可能是邪教呢?

儘管不認同教廷的說法,但是卻沒有人站出來為黎明教的人說話,因為教廷已經統治這個地方太多太多年了,多到人們早已經將教廷的命令當成了法律。

法律說你是錯的,那你,應該就是錯的了吧。

人們不知道被抓進教廷的人都會遭到什麼樣的處罰,不過有消息說,那些異教徒,都會被送到教廷專門的地方,學習教廷的教義,聽那些牧師說,異教徒,也是神的孩子,只不過他們走錯了路而已,神會將他們重新帶回正路,神的光輝,將會凈化所有污穢邪惡的東西。

聽到牧師們這樣說,人們對教廷的尊崇,又多了幾分。

這才是當今世界第一大教派該有的慈悲與氣度。

除了一如既往的能看到抓那些異教徒的情景,今天很多人還看到,有一些人搭乘著華麗的馬車,進入到了教皇宮之中。

在梵蒂岡這地方,你開豪車,那沒什麼,你要是能駕一輛馬車進入到教皇宮,那才是最牛逼的,因為這意味著你的身份是尊崇的,是教廷里的大人物。

人們看到馬車駛過,都會自動的讓開路,讓馬車通過。

這是對那些大人物的尊敬,全部是發自內心的。

「教皇陛下,凱撒團長,已經在等您了。」

一個神官站在貝魯卡的身前,低聲說道。

「嗯,我知道了。」

貝魯卡點了點頭,說道,「我一會兒就過去。」

「好的。」

神官躬身退去,貝魯卡站在窗口,往外看去。

他的眉頭,慢慢的皺了起來。

今天他要燒死一個異教徒。

那是個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