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女請留步 >第兩百六十六章優越感

第兩百六十六章優越感 (1/2)

小說名稱《美女請留步》 作者:老施  更新時間:2014-09-11 20:08  字數:3687

2167

掛掉電話,趙鋼鏰嘆了口氣,腦海里出現了那個善良的讓人心疼的女人。

許久之後,趙鋼鏰收起了手機,將注意力轉移到了自己的工作上。

中南海事件,已經過去了半個多月。

事件的餘波,也在一點點的散去,據說中央內部有一些老人對趙鋼鏰幹掉呂金輝的事情不滿,不過現在的趙鋼鏰如日中天,就算是那些老人,也沒什麼人敢在趙鋼鏰面前說三道四,所以,總的來說,中南海事件,就好像是書頁一樣,總算是翻了過去。

趙鋼鏰在經歷了剛開始的忙碌之後,總算是捋順了國安局的事務,整個人也就慢慢閑了下來,每天陪陪自己的女人孩子,趙鋼鏰覺得自己的生活其實已經相當不錯了。

不過,一想到自己其實才是個大三沒到的大學生,趙鋼鏰就覺得自己是不是老的太快了,別人還忙著擼啊擼,忙著泡學妹追學姐,自己就已經當爹了,自己的人生至少比別人走快了七八年。

伴隨著中南海事件的結束,趙家在神州內的地位,被提高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程度。

趙世炎獎了趙鋼鏰和趙家很多很多的東西,畢竟,趙鋼鏰可是拼了命才把他趙世炎給救下的,趙世炎要是不獎人家,那真的說不過去了。

在趙世炎的獎勵之中,有一條是趙鋼鏰自己提出來的,為此趙鋼鏰還送回去了很多獎勵。

那個趙鋼鏰自己提出來的獎勵,就是讓中央配合自己打造出一個屬於自己的龐大的藥劑帝國。

趙世炎在初聽到趙鋼鏰的這個要求之後,多少還有些猶豫,無奈趙鋼鏰十分的堅持,而且還將很多獎勵都給抵消掉,所以趙世炎就答應了下來。

有一號首長的點頭,那藥劑廠的事情,就簡單的多了。

只用了很短的事件,趙鋼鏰的藥劑商店,就在全國遍地開花,而藥劑廠,也是一再的擴建。

幾乎可以預見,在不遠的將來,趙鋼鏰將會構建起一個屬於他自己的藥劑帝國。

這讓冷冰感動不已,在京城的旗艦店籌備好之後,冷冰特地來了一次京城,一方面是參加這個旗艦店的開業典禮,一方面,就是來感謝趙鋼鏰。

趙鋼鏰提前接到了冷冰的電話,也恰好沒什麼事情,他就開著車前往了機場接機。

機場人來人往,冷冰的飛機因為天氣原因晚點了,趙鋼鏰也不著急,找了份報紙坐在了休息區等著。

沒一會兒,飛機就平穩降落在了首都機場。

趙鋼鏰拿著報紙走到機場口等了一會兒,就看到冷冰推著個行李箱出現在了出口處,有點讓趙鋼鏰意外的是,在冷冰的旁邊還跟著個男的,染了一頭金色的頭髮,戴著金絲框的眼鏡,看起來頗為斯文的樣子。

冷冰與那個男人並肩走著,不時的說上幾句話,看到趙鋼鏰在出口,冷冰就走了過來。

「不好意思,飛機晚點了。」

冷冰走到趙鋼鏰面前,歉意的說道。

「沒事,這位是?」趙鋼鏰看向那個金髮男人。

「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梁剛,你可以叫我約翰,我是美國人。」梁剛說道。

「糧缸…」趙鋼鏰有點詫異,這不局是飯桶么。

「他是我大學同學,不過畢業出國了,前幾天回國去了FJ,剛巧今天也要來京城,所以就一起了。」冷冰解釋了一下。

「哦!」趙鋼鏰點了點頭,也沒去理會這個梁剛,伸手就去將冷冰的行李箱給接了過來,隨後往外走去。

「冷冰,聽我說,在國內是真的沒前途的。」

趙鋼鏰正走著呢,就聽到身後的梁剛的聲音。

「我覺得還行。」冷冰說道。

「怎麼還行?你看,整個神州,一黨專政,要人權沒人權,要民主沒民主,吃的東西沒保障,住的房子不知道什麼時候就被拆了,你看這天氣,這污染,要是在國內,那壽命都得比別人少上好幾年,以你的才幹,只要跟我去美國,我一定能夠讓你在一年內拿到美國的綠卡,到時候你就是美國人了,你就可以享受美國人民所擁有的一切,這難道不好么?」梁剛說道。

「我沒覺得神州有什麼不好的。」冷冰淡淡的說著,隨趙鋼鏰走進了車裡,那梁剛倒也不客氣的一起走了進來。

趙鋼鏰笑了笑,發動汽車離開了首都機場。

一路上那個梁剛的話基本上是沒有停過的,說來說去的重點就是,神州多麼多麼不好,美國多麼多麼的好,給人的感覺就好像你在美國待一段時間整個人的逼格都得比在國內高上好幾個層次一般。

趙鋼鏰有點蛋疼,現在像是梁剛這樣的神州人非常多,他們以移民西方國家為傲,總覺得離開了神州,拿到了外國國籍,就變成了真正的上等人一樣,他們喜歡站在自以為是的高處看神州的一切,然後再拿他在外國的所見所聞與神州做比較。

趙鋼鏰認識不少這類人,比如網上的很多大V啥的,那些人最樂意乾的就是每天曬自己在國外的美好生活,然後轉發那些國內的負面新聞,這類人大氣候成不了,但是倒也能夠拉攏不少國內對生活失去信心的屁民。

趙鋼鏰從不會拿西方國家與神州做比較,因為國家制度不一樣,體系也不一樣,根本沒有任何可比性,那些所謂的大V其實跟很多普通人一樣,自己獲得了一些比較好的東西,或者說站的位置比較高一點,就喜歡對那些過的沒他們好,或者站的比他們低的人指手畫,然後又偏偏喜歡裝的很憂國憂民一樣,其實就趙鋼鏰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