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女請留步 >第兩百六十五章翻手為雲,覆手為雨

第兩百六十五章翻手為雲,覆手為雨 (1/2)

小說名稱《美女請留步》 作者:老施  更新時間:2014-09-10 17:51  字數:3763

李單河的腦袋上,出現了一個跟之前林智一樣的血孔。

他的眼裡滿是不敢置信和恐慌,他到死都不知道,為什麼趙鋼鏰敢殺了他,明明那張紙上寫的人是林智啊!

趙鋼鏰把槍扔到了地上,然後對獄警說道,「埋了。」

幾個獄警面面相覷,今天他們得到通知,說國安局局長會下來執行一個犯人的死刑,之前已經打死了一個了,怎麼現在,又打死一個?

趙鋼鏰沒有多說什麼,轉身走向另外一邊。

幾個獄警無奈,只得先把李單河的屍體給抬走,然後再派一個人去聯繫所長,其他人則是跟在了趙鋼鏰的身後。

趙鋼鏰面無表情的往前走。

自從真心想要在國安局局長上有所作為之後,趙鋼鏰就已經完全的將自己帶入到了國安局局長這個角色之中,當然,國安局局長並不是你想要當好就能當好的,趙鋼鏰需要做一些事情,來樹立自己在局裡,乃至在中央里的威信,所以,李單河就死了。

在李單河的事情上,趙世炎在趙鋼鏰來之前,沒有具體說明,也就是說,他並沒有說李單河能殺還是不能殺,他把決定權交給了趙鋼鏰,而趙鋼鏰,在看到李單河的表現之後,就做了決定。

殺了。

反正這樣的人留著,也是浪費空氣。

秦城監獄自從成立到現在,還沒死過人,而今天一下子死了兩個,這讓整個監獄籠罩在了一種十分壓抑的氣氛之中。

那些監獄裡的高官,有的忐忑,有的坦然。

呂金輝坐在自己的床邊。

他的床頭擺放著一張桌子,桌子上放著一個棋盤。

棋盤上放著一副象棋,可以看的出來,這是一副殘局。

呂金輝坐在床上,眉頭緊鎖,似乎在想著什麼。

棋局上,紅方老帥,已經被多路圍攻,基本上不出三步,就必然會被將死。

與其說這是殘局,倒不如說是死局。

陷入沉思的呂金輝,與其犯人不同,他似乎沒有聽到槍聲。

「這副棋,沒的下了。」

趙鋼鏰的聲音從呂金輝的對面響起。

呂金輝的手指頭輕輕敲打著桌子,許久之後說道,「真的沒的下了?」

趙鋼鏰拉了張椅子,坐了下來,看了棋盤許久,然後說道,「當然,也有一種方法。」

「什麼方法?」呂金輝好奇的看著趙鋼鏰。

只見趙鋼鏰抬起手,抓起呂金輝的老帥,放到了黑方的將上面,然後往下一按。

啪。

將被老帥壓在了下面。

「看吧,贏了。」趙鋼鏰笑著說道。

「你這是耍賴。」呂金輝搖頭道,「規則不是這樣的。」

「在我看來,我就是規則。」

趙鋼鏰把老帥拿了起來,放在手裡,抓緊,說道,「我的手,就是規則,我讓他贏,他就贏了。」

呂金輝沉默了。

許久之後,他看向趙鋼鏰,說道,「他們,都死了?」

「都死了。」

趙鋼鏰點了點頭。

「那就差我一個了。」

呂金輝嘆了口氣,聲音有點悵惘,有有些許的不舍。

他不像王衛國白玉凡那樣慷慨赴死,視死如歸,也不像李單河那樣貪生怕死,苟延殘喘,他只是惋惜,只是不舍,不舍自己即將離開這個世界,不舍自己努力至今,依舊只能是期盼內的棋子,而不能成為棋盤外的那隻手。

翻手為雲,覆手為雨。

趙鋼鏰看著呂金輝。

對於呂金輝,趙世炎倒是給了一個明確的指示。

不能殺。

因為他曾經是中央核心圈的人。

哪怕他犯了最嚴重的罪,依舊不用死。

趙鋼鏰站起身,說道,「準備一下吧。」

呂金輝點了點頭,沒有大吼大叫,也沒有感慨萬千,他只是走到鏡子前,照了照鏡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然後梳理了一下頭髮,讓自己的儀錶保持在一個十分不錯的狀態,隨後他看向趙鋼鏰,點了點頭,說道,「我準備好了。」

「嗯。」

趙鋼鏰看了一眼獄警,說道,「把手銬取了。跟我走。」

「這個,趙局長…我們所長馬上過來了,能等一會兒么?」獄警為難的說道。

「不用等了,我有中央的密令。」

趙鋼鏰隨口說道。

那獄警猶豫了一下,嘆了口氣,把呂金輝的手銬給取了下來,然後帶著呂金輝跟在了趙鋼鏰的後面。

這一次,趙鋼鏰沒有去之前李單河被槍斃的地方,他帶著呂金輝來到了一個平日里那些被抓的官員用來散步的小園子,然後站在園子的一顆似乎已經乾枯了的槐樹下面。

呂金輝雙手負在身後,站在趙鋼鏰面前。

「以後做個好官。」

趙鋼鏰對呂金輝說道。

呂金輝笑了笑,說道,「謝謝。」

趙鋼鏰抬起手,陡然擊出一拳。

這一拳的速度非常快,而拳頭擊打的部位,是呂金輝的心臟位置。

砰的一聲。

呂金輝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趙鋼鏰面無表情,轉身離去。

砰。

呂金輝倒在了地上。

他的心臟,早已經被趙鋼鏰拳頭上的暗勁給震碎。

他是三個人裡頭唯一一個沒有被趙鋼鏰一槍爆頭的人。

趙鋼鏰也算是給他找了個體面的死法。

在殺掉林智等三人之後,趙鋼鏰就接到了趙世炎的電話。

這個電話是趙世炎直接打到趙鋼鏰手機上的,電話那頭的趙世炎聲音有著些許的無奈,不過他倒也沒有斥責趙鋼鏰,只是讓趙鋼鏰寫一份報告交給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