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女請留步 >第兩百六十四章死刑

第兩百六十四章死刑 (1/2)

小說名稱《美女請留步》 作者:老施  更新時間:2014-09-10 17:51  字數:3789

秦城監獄。

這是整個神州最豪華的監獄,在經過了幾十年前的一次擴建之後,這個監獄,可以容納上百個犯人。

每一個犯人,基本上都是高官。

而進來這裡的每一個高官,基本上,都別想再出去了,哪怕他們被判的是無期徒刑,也不可能減刑出獄。

進到這個監獄,就註定了一輩子都只能呆在這個監獄裡面。

最近一段時間,這個監獄新來了不少人。

中南海事件,是一個經過精心密謀的事件,參與的人非常的多,除了死去的那些人之外,參與到其中的官員幹部,至少超過十個,而這些人,全部被關在了這裡。

林智也被關在了這裡。

區別於其他官員的是,林智渾身上下都被綁著鐵鏈。

今天,軒轅將呂金輝和李單河,也送進了這個監獄內,而趙鋼鏰,在接到一份來自中央的命令之後,也進到了這個監獄。

林智的牢房。

趙鋼鏰嘴裡叼著根煙,慢慢的走到了牢房外頭。

這個監獄是不準吸煙的,但是趙鋼鏰吸,也沒人說什麼。

趙鋼鏰站在牢房的外頭,看著牢房內臉色憔悴的林智。

林智聽到動靜,看向趙鋼鏰。

兩人就那麼對視了幾秒鐘後,林智突然咧嘴笑了起來。

「我還以為前幾天你就得來了。」林智說道。

「早來晚來,都是一樣。」

趙鋼鏰把手上的煙丟掉,說道,「應該準備好了吧?」

「準備?自從當年我參與到造神計劃里的時候,我就已經準備好了。」林智笑著說道,「只不過,就差一步,就差了一步啊。」

「壞人終究是不可能戰勝好人的,特別是我這樣的好人。」趙鋼鏰說道。

「好人?如果這次的勝利者是我,那你,就是壞人了。」林智說道。

「只可惜勝利者是我,不是么?」趙鋼鏰得意的揚了揚眉毛。

「要不是軍神…唉。」

林智嘆了口氣,軍神可以說真的是一把雙刃劍,自己用他削弱了那麼多的中南海的防禦力量,但是沒想到最後他竟然救了趙世炎。

如果沒有軍神最後救趙世炎那一下,那今天呆在這個監獄裡的,很有可能,就是趙鋼鏰了。

一切的一切,似乎都是命運一樣,好像命運女神,一直站在趙鋼鏰,或者說趙世炎這一邊,不然,在很早很早以前,趙鋼鏰,就應該已經死了。

「帶出來吧。」

趙鋼鏰對旁邊的獄警說道。

幾個獄警打開牢房的門,走了進去,將林智給帶了出來。

趙鋼鏰轉身往外走去。

林智被壓著走在後面。

幾個人來到了監獄外頭一個空曠的草地。

林智站在草地的中央。

趙鋼鏰從口袋裡摸出一張皺巴巴的紙張,說道,「罪犯林智,犯叛國罪,經由中央決定,決定對其執行死刑,立即執行。」

說完,趙鋼鏰把紙張攤開,拿到林智的面前,說道,「看清楚了,這是中央的決定,不是我要殺你。」

林智笑了笑,說道,「給個痛快的吧。」

「行。」

趙鋼鏰點了點頭,然後從腰間拔出一把手槍,舉了起來,對著林智的腦袋就開了一槍。

砰。

槍聲響起。

林智的腦袋上多了一個血孔,而林智的身體,則是倒在了地上。

整個的事件加起來不超過一秒鐘。

沒有什麼驚心動魄的遺言,也沒有發生什麼意想不到的事情,林智就這樣被趙鋼鏰一槍給崩了腦袋,整個過程快的竟然給人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一個分量那麼重的犯人,就這樣死了?

旁人還有點反應不過來,趙鋼鏰卻是把槍往地上一扔,然後說道,「埋了吧。」

「是。」

獄警們連忙上前,將林智的屍體給抬起來,然後走向旁邊。

趙鋼鏰從口袋裡摸出一包煙,叼了一根在嘴上,然後拿起打火機,卻死活打不著火。

風有點大。

趙鋼鏰縮了縮脖子,把煙小心翼翼的放回盒子里,然後轉身走向秦城監獄的另外一片區域。

此時,在秦城監獄的某個區域。

槍聲響起的瞬間,監獄裡很多人都聽到了。

李單河坐在椅子上,鬍子拉碴。

他的聲音微微有些顫抖,剛才的槍聲,似乎嚇到了他一般。

旁邊的牢房裡傳來人們的議論聲,很多人都在猜測到底是誰開的槍,是誰挨得子彈。

李單河也在猜測。

是老呂?還是林智?

李單河跟呂金輝的監獄是不在同一個地方的,所以他不清楚呂金輝現在的情況到底是怎麼樣。

就在這時,遠處的牢門突然傳來響動。

李單河連忙站起身,衝到牢房門口,往外看去。

只可惜他的牢房離牢門比較遠,什麼都看不到。

雖然什麼都看不到,但是腳步聲,卻是很清晰的。

皮鞋踩在地上的聲音,從遠處,慢慢的,來到近處。

當趙鋼鏰的身影出現的時候,李單河的腳一軟,好懸沒有癱坐在地上。

很明顯,之前的槍聲,肯定跟趙鋼鏰有關!

他到底是對誰開槍了?

眼下他來這裡,是不是也要對自己下手了?

李單河只覺得一陣口乾舌燥,整個人好像被瞬間抽幹了力氣一樣,後背一陣的發涼,身上止不住的發冷汗。

他的雙手抓住了欄杆,不住的咽著口水。

趙鋼鏰來到了李單河的牢房前。

事實上,他跟李單河並沒怎麼見過面,所以趙鋼鏰對李單河的印象,非常淺,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