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女請留步 >第兩百五十三章準備拚命

第兩百五十三章準備拚命 (1/2)

小說名稱《美女請留步》 作者:老施  更新時間:2014-09-04 17:59  字數:3586

好強!

趙鋼鏰眯著眼睛,緊緊的盯著白玉凡和他手上的劍。

眼前的白玉凡,比他上次碰到的白玉凡,更加厲害,也比武林大會時候的白玉凡厲害。

如果說以前的白玉凡或多或少都不是全盛的狀態,那今天的白玉凡,絕對處於最巔峰!

他的實力,已經超越了趙鋼鏰上次碰到的釋迦婆娑!

長劍雖然只是一柄,但是卻好似化身千萬一樣,每一劍,都刺向了趙鋼鏰的要害部位,每一劍,都將趙鋼鏰往絕路上逼。

趙鋼鏰從未見過如此厲害的劍法,這劍法,足以入傳說。

儘管如此,趙鋼鏰卻是毫無懼意。

他的拳頭,雖然不是神兵,但是武裝了內氣,卻是比神兵更加的神兵。

他每一拳打在白玉凡的劍身上,都能夠讓白玉凡的劍身發出嗡鳴聲,甚至於讓白玉凡的手腕顫抖。

拳頭裡所蘊含的力量,似乎足以毀滅任何東西。

這是一場人類最巔峰的戰鬥。

戰鬥進行了大概三十秒鐘,就結束了。

並不是分出了勝負,而是因為趙鋼鏰開口了。

「如果不想你兒子死在墨西哥,你可以繼續跟我打。」趙鋼鏰說道。

白玉凡停下了手中的劍,然後驚訝的看著趙鋼鏰。

他的兒子白炎,在前段時間,被他送出了國。

除了帶了一個貼身的九斤之外,白炎沒有再帶任何一個人,整個白家裡,也沒有人知道白炎到底去了哪裡。

這趙鋼鏰,竟然知道白炎在墨西哥!

這是為什麼?

「別以為你兒子躲在墨西哥你就能逍遙快活了,我給你十秒鐘時間,從我面前消失,不然,信不信你明天就能收到你兒子的腦袋?」趙鋼鏰問道。

白玉凡沉默了大概五秒鐘後,轉身走開。

看到白玉凡走開,趙鋼鏰鬆了口氣。

他並不是怕了白玉凡,而是現在他的時間緊迫,不能把時間浪費在跟白玉凡單挑上面。

如果白玉凡還是之前武林大會的水準,趙鋼鏰有自信一分鐘之內解決戰鬥,但是現在白玉凡牛逼非常,就算是打上了幾分鐘也不見得能分出勝負,而且,白玉凡就算打不過自己,要騷擾自己,那也絕對有的是辦法,到時候拖住自己的腳步,等王衛國的人來,趙鋼鏰倒是跑的了,那趙世炎,怎麼辦?

如此之下,趙鋼鏰果斷的就拿出了白炎來威脅白玉凡。

雖然白玉凡平日里看起來不怎麼看重白炎的樣子,但是白炎畢竟是白家的獨苗,他嘴上雖然不說,但是心裡卻是關心的很,不然也不會特地讓白炎跑到國外去了。

果不其然,趙鋼鏰的威脅起了作用。

白玉凡離去,趙鋼鏰帶著趙世炎,衝出了院子。

趙府的大門,距離中南海的正門,大概有五百米左右的距離。

趙鋼鏰四下看了看,發現了不遠處停著的一輛吉普車。

趙鋼鏰帶著趙世炎沖了過去。

來到吉普車前頭,趙鋼鏰意外的發現了倒在吉普車旁的兩具屍體。

想來這兩人應該是被失樂園裡的眾人給幹掉的。

「換衣服!」

趙鋼鏰一邊說著,一邊就開始脫身上的衣服。

趙世炎知道趙鋼鏰的想法,沒有猶豫,當著趙鋼鏰的面,就把自己的衣服褲子都給脫了。

趙鋼鏰瞄了一眼趙世炎的身下。

這首長脫了衣服後,倒也跟普通人一樣裡頭是條小褲衩啊!

真不知道此時的趙世炎在知道趙鋼鏰現在的想法後,會有什麼感想。

兩個人很快就換上了軍裝。

軍裝濕漉漉的,滿是血。

趙世炎估計也是第一次穿這種泡過了血的軍裝,多少有些不適用。

「還得化個妝!」

趙鋼鏰看著趙世炎的臉,突然蹲下身,在地上的屍體上摸了兩把,然後直接一巴掌按在了趙世炎的臉上。

趙世炎只覺得一股腥味,瞬間充斥了自己的鼻腔,他的臉上,變得粘乎乎的。

血!

趙鋼鏰在趙世炎的臉上,抹了很多的血。

這些血,在夜色下看起來,就好像是塗在臉上的迷彩一樣,讓人看不清楚你的五官。

「這樣應該可以了!」趙鋼鏰一邊點頭,一邊在自己的臉上也抹上了血,隨後他走到駕駛座上,對趙世炎說道,「走吧。」

趙世炎點了點頭,走到副駕駛的位置坐下,此時的他,胃在一陣陣的翻騰,那濃烈的血腥味,讓他很受不了。

儘管如此,趙世炎卻是什麼話也沒說,就連眉頭都沒皺一下,他只是緊緊的抓住了吉普車車門上的一個把手,然後目視著前方。

趙鋼鏰發動了汽車,踩下了油門。

吉普車快速的往前駛去。

趙世炎坐在副駕駛上,神情嚴峻。

「謝謝你,鋼鏰!」

就在這時候,趙世炎突然開口了。

「謝我?首長您太客氣了。」

趙鋼鏰握著方向盤,笑著說道,「我這不是國安局局長么,保護您,那是我的職責。」

「但是我知道你所冒的風險。」

趙世炎沉聲道,「如果,我是說如果,我死在了去往軍區的路上,那你,就會為我的死背黑鍋,到時候,整個趙家,都要和你一起為我陪葬。你應該知道這個可能性會非常高。」

「怎麼說呢…」

趙鋼鏰擦了擦鼻子,笑了笑,說道,「今兒個,我也不叫您首長了,我就叫您老趙了吧,老趙啊,其實我以前,一直挺不喜歡你的,當然,我現在也不喜歡你,不過,至少,我能夠從你身上感覺到一些東西,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