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女請留步 >第兩百四十五章一路衝殺

第兩百四十五章一路衝殺 (1/2)

小說名稱《美女請留步》 作者:老施  更新時間:2014-09-01 01:07  字數:3959

2146.

這裡的聲響,吸引了旁人的注意.

一群士兵從遠處趕來,一看到現場的情況,他們都傻眼了.

只見軍神一個人站在原地,周圍倒了一片的人.

那些人一看就死的不能再死了.

警報聲,瞬間響徹了整個軍事管制區.

軍神眼裡的紅光似乎隨著這警報聲,變得更加強烈了.

一股難以壓抑的殺意,從軍神心底升騰而起.

殺!

軍神怒喝一聲,沖向了那些趕來的士兵.

一場大屠殺,就此開始.

而與此同時,在中南海深處的餐廳內,一片歌舞昇平.

沒有人想到,就在距離這幾公里之外的軍事管制區,正在發生一場自中南海成立到現在最大的戰爭.

戰爭的雙方,一方是守衛中南海的軍隊,一方,是趙世炎的一號保鏢,軍神.

軍神的身上滿是鮮血.

他殺了很多人,這些血,都是別人的.

血腥味刺激著軍神,讓他整個人變得十分的亢奮.

我要殺了你們,你們這些螻蟻!

軍神怒吼著將一個士兵的腦袋擰斷,隨後,往首長辦公室的方向,沖了過去.

一路沖,一路殺.

不知道殺了多少人.

守衛在中南海里的人,沒有一個能攔住軍神.

軍神的戰鬥力,強悍到了暴表的程度.

儘管沒人能攔住軍神,但是,從管制區殺到首長辦公室,軍神依舊受了傷.

中南海內可是高手連片,軍神能夠衝殺這麼遠還沒死,本身就是一種奇蹟了.

此時,周福祿已經離開了首長辦公室.

他要回家,陪家裡人過年.

雖然隱約聽到了警報聲,但是周福祿卻是一點都不在意.

中南海內一年至少得聽到幾十次的警報聲,各種衝擊中南海的傻逼,都在挑戰者中南海的防禦力量,至今為止,沒有任何一個人能與中南海的防禦力量對抗.

周福祿已經走到了中南海的出口,突然,他想起來自己還有一分文件沒做完,尋思了一下,周福祿打算帶回家做,所以,周福祿轉身往首長辦公室走去.

十幾分鐘後,周福祿抵達了首長辦公室外頭.

門口兩個慘死的士兵,讓周福祿的一顆心瞬間就提了起來.

他衝進了首長辦公室.

那些之前還跟周福祿道別的同事,此刻全部倒在了血泊之中.

周福祿震驚了,他穿過一片的屍體,來到了趙世炎的辦公室之內.

只見趙世炎的辦公室,就好像是被風暴襲擊了一樣,變成了廢墟.

一旁的窗戶,不知道被什麼東西給完全砸破了.

周福祿連忙衝下了樓,往宴會大廳跑去.

與此同時,在中科院.

林智放下了手中的書,看了看手錶,笑著說道,差不多時候了.

說完,林智起身走出了自己的辦公室.

辦公室外,一群的神戰士正列隊站好,按照林智之前跟他們說的,他們接下去要進行最後的改造,只要最後的改造完成,他們就將成為人見人怕的戰士.

林智讓助手將一瓶瓶的藥劑分發給了這些神戰士,隨後讓這些神戰士把藥劑全部喝了下去.

幾分鐘後.

這些神戰士的眼睛,全部變成了血紅色.

林智笑了笑,說道,跟我來吧.

說完,林智往旁邊走去.

那些紅了眼睛的神戰士,全部跟在了林智的身後,每個人身上的殺機都彷彿要沸騰了一樣.

林智走到了實驗室的出口位置.

這裡有幾個士兵站崗,他們的任務,就是防止林智離開這裡.

林智來到了實驗室旁邊的門旁.

幾個負責警戒的士兵看著林智,其中一個說道,林先生,請問有什麼事??

沒事.

林智搖了搖頭,突然咧嘴笑了一下.

那幾個負責警戒的士兵愣了一下,隨後,他們就看到了自己的身體.

砰.

幾個失去了頭顱的士兵,轟然倒地.

林智看了一下手上的手術刀,笑了笑,一腳,將那面擋住了自己好幾個月的電子門給踹開.

門外的守衛紛紛拿起槍就要開槍,林智腳下突然一動,整個人彷彿瞬移一樣出現在了那些守衛的身前.

手起刀落.

所有的守衛,盡皆身死.

那些紅著眼睛的神戰士,跟隨著林智一起,離開了這個實驗室.

廄某處.

白家.

白玉凡做完了最後的一個俯卧撐,隨後,他站起身,看向了中南海的方向.

幾秒鐘後,白玉凡走到一旁的牆上,拿起了掛在牆上的一把劍,.,!離開了白家.

白家在他走後,大門緊鎖.

中南海內.

戰龍發瘋了?

趙世炎皺著眉頭,看著身邊的秘書,說道,怎麼回事?

具體情況不明,不過,他正在朝這邊來,考慮到戰龍的威脅,所以希望首長能夠暫時躲避一下.

秘書說道.

躲避?

趙世炎冷笑一聲,說道,躲他么?他要瘋,就讓他來,我倒是,他能瘋成什麼樣.傳令下去,最後警告戰龍一次,如若不聽,殺無赦.

是.

秘書點了點頭,轉身離去.

戰龍怎麼突然發瘋了?

王衛國坐在旁邊,問道.

誰知道呢.

趙世炎聳了聳肩,說道,不用管他,免得壞了興緻.

嗯.

王衛國點了點頭.

距離餐廳大概一公里多的地方.

軍神面對著源源不斷的士兵,眼裡的紅光,如實質一般.

他殺著任何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