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女請留步 >第兩百二十八章傳教?

第兩百二十八章傳教? (1/2)

小說名稱《美女請留步》 作者:老施  更新時間:2014-08-24 08:31  字數:3621

趙鋼鏰,似乎要被吳瑤琴如水一般的柔情給融化了。

這是一個比之趙鋼鏰任何女人都要成熟的多的女人。

她的一顰一笑,一言一行,她的每一個動作,都讓趙鋼鏰有一種被呵護的感覺,這是在他的其他女人身上所感受不到的。

趙鋼鏰緊緊的摟住吳瑤琴,似乎要將她揉入自己的身體,而吳瑤琴則好像在呵護著一個小弟弟一般,任由趙鋼鏰對她做出任何的事情。

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

雲雨漸散。

吳瑤琴重新穿上衣服,跟趙鋼鏰一起,離開了這個趙鋼鏰住了挺長時間的禪房。

重新回到可可的房間,三個女人還在聊天,不過她們看到趙鋼鏰來了,也就停了下來。

「可可,什麼時候回來。」

趙鋼鏰問道。

「我也不知道。」

陳可可笑著搖了搖頭,說道,「該回去的時候,就回去,不該回去,就不回去了。」

趙鋼鏰嘆了口氣,他也阻止不了陳可可的決定,所以他沒有再多說什麼。

簡單的聊了幾句之後,趙鋼鏰就帶著陳小貝和韓甜甜,離開了寧心庵。

陳可可將三人送到門口,然後目送著三人上車後,這才轉身離去。

「小貝,今年過年,去京城過吧。」

趙鋼鏰突然說道。

「為什麼?」

陳小貝好奇的問道。

「我想大家能夠好好聚一聚。」

趙鋼鏰說道,「甜甜,你也去京城過年吧。」

「沒問題。」韓甜甜笑著說道,「剛好我也可以去見見她們。」

韓甜甜嘴裡的她們,自然就是已經住在了趙家的那些女人。

「那我看看吧,鋼鏰哥哥,我帶我爸一起去,可以么?」陳小貝問道。

「當然。」

趙鋼鏰笑著摸了摸陳小貝的腦袋,說道,「今年大家一塊兒在京城過個年。」

看著趙鋼鏰的笑容,韓甜甜不知道怎麼的,心裡覺得有點怪怪。

她不知道,那一場無可避免的大戰,也許就在年後開始了。

到了那時,誰能活著,誰必須得死去,這都是不一定的。

趙鋼鏰並不是悲觀主義者,但是,他想在那場大戰之前,跟自己關心的,並且也在關心著自己的人一起過一個年。

這樣的話,即使真的後面發生了什麼事情,怕是也沒什麼遺憾了。

接下去的幾天,趙鋼鏰跟韓甜甜陳小貝一塊兒回了一趟學校,在學校里舒坦的呆了幾天後,趙鋼鏰就離開了學校,返回FJ的獠牙集團總部。

「難得你能來一趟。」

在總部里看到趙鋼鏰,林欣多少有點驚訝。

「總得過來關心一下員工嘛。」趙鋼鏰笑著瞄了一眼林欣的大腿,然後說道,「等會兒一起吃個飯?」

「你該不會是寂寞了,想來找我發生點什麼吧?」林欣似笑非笑的問道。

「要真寂寞了,我一個電話把你叫京城去,讓你千里送炮不就行了?」趙鋼鏰得意的說道。

「說的好像我就一定送似的。」林欣笑道,「也行吧,剛好沒事,就跟你吃個飯。對了,藥廠的事情,進展的比較快,需不需要跟你彙報一下?」

「不用了,這些事情,你們來就是,我什麼都不懂,跟我說也沒什麼用。」趙鋼鏰說道,「等會兒想吃什麼?」

「剛好前幾天吃過一個農家菜,還不錯。就在郊區的村子裡。」林欣說道,「等會兒開我車過去吧?」

「好。」

簡單的對話結束後,林欣就離開了趙鋼鏰的辦公室去忙他她自己的事情了,而趙鋼鏰則是百無聊賴的玩起了遊戲。

總算是等到下班,林欣準時出現在了趙鋼鏰的辦公室裡頭。

兩人一同離開了公司,走到地下停車位。

林欣把鑰匙扔給了趙鋼鏰,趙鋼鏰接過鑰匙,剛要上車,卻是看到一個熟悉的面孔,從旁邊一輛跑車上走下來。

「趙鋼鏰?!」

那人手上捧著一束花,看到趙鋼鏰的時候也有點驚訝。

「哎喲呵,潘公子。」

趙鋼鏰說道,「你這不會又是來泡我的得力幹將了吧?」

「只是想約她吃個飯而已。」

潘安有點尷尬的看了一眼林欣。

「一起去吧。」

林欣說道。

趙鋼鏰有點詫異的看著林欣,林欣笑了笑,說道,「如龍人挺好。」

「行,一起吃吧。」

趙鋼鏰點了點頭,坐上駕駛座,潘安跟林欣一起走到了後排的位置。

趙鋼鏰發動汽車,離開了這幢已經被獠牙集團給買下來的大樓。

車子一路往郊區而去,潘安時不時的跟林欣聊著天,趙鋼鏰臉色正常的開著車,似乎三人彼此是好朋友一般。

不多久就到了FJ郊區的一個農家樂。

三人下了車,潘安自告奮勇的去點菜,看起來對這裡挺熟悉的。

「你跟他?」

趙鋼鏰疑惑的看著林欣。

「他追我追的緊。」

林欣聳了聳肩,說道,「我看著不錯,就先試試。」

「試試?」

趙鋼鏰皺眉道,「怎麼試?」

「就看看合不合得來唄。」林欣走到一張桌子旁坐下,然後說道,「我年紀不小了,總得給自己找條路嘛。怎麼?你吃醋了么?」

「我吃個蛋的醋。」

趙鋼鏰坐到林欣的對面,說道,「你也老大不小了,確實得找個能夠依靠的人。」

「我還以為你會吃醋呢。」

林欣嘆了口氣,說道,「看來我自作多情了。」

趙鋼鏰嘿嘿笑了笑,沒有再多說話。

一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