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女請留步 >第兩百一十六章撐!

第兩百一十六章撐! (1/2)

小說名稱《美女請留步》 作者:老施  更新時間:2014-08-18 14:16  字數:3810

趙鋼鏰從地上站了起來。

他滿嘴是血。

要是讓人看到世界第一高手竟然如此狼狽,那絕對不會有人信。

不過,趙鋼鏰從不認為自己是什麼世界第一。

從最高聖殿里趙鋼鏰看到了很多很多高手。

他們有的人甚至於比自己的老子還高。

在看到那些人之後,趙鋼鏰就充分的明白了什麼叫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咳咳咳。

趙鋼鏰咳嗽了幾聲,但是卻臉色嚴肅。

因為對面那個耷拉著腦袋的印度人的身上,氣息全無。

按照正常情況,一個人脖子被扭斷,那是絕對死的不能再死的,所以氣息全無,是很正常的事情,可是,這對於婆娑釋迦來說,卻是不正常的。

因為他不可能這麼輕鬆就被幹掉。

哪怕他之前似乎還受過傷,但是趙鋼鏰絕對不相信,自己只是這樣,就幹掉了他

趙鋼鏰朝著婆娑釋迦走了幾步,來到婆娑釋迦身前大概三米左右的地方。

就在這時。

氣息全無的婆娑釋迦,突然扭動了一下脖子。

試想一下。

一個脖子被扭斷的人,突然詭異的扭動了一下脖子,這情景,得多麼讓人慎得慌?

趙鋼鏰腳下一跺,沖向婆娑釋迦。

儘管有很多疑惑,但是這並不妨礙趙鋼鏰本能的做出動作。

而他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把婆娑釋迦徹底的殺死。

婆娑釋迦在趙鋼鏰動的瞬間,也動了。

他的腦袋沒有擺正,以一個十分詭異的角度歪在一旁,而他的身子,卻是十分準確的沖向了趙鋼鏰。

就好像是一個喪屍一樣。

趙鋼鏰一記重拳,轟向了婆娑釋迦。

婆娑釋迦這次竟然不閃不躲,直接用身體硬抗趙鋼鏰的拳頭。

卡擦。

只聽一聲脆響。

趙鋼鏰心裡咯噔一下,這並不是骨頭斷裂的聲音,而是骨頭,錯開的聲音!

沒錯,在趙鋼鏰的拳頭打中婆娑釋迦身體的時候,他受力的那幾根骨頭,竟然全部錯位錯開,以此來抵消自己拳頭上的力量!

趙鋼鏰自信自己可以讓幾根骨頭很輕鬆的錯開,但是絕對不可能做到婆娑釋迦這樣。

他這哪裡只是錯開而已,這根本就是,拆卸!

整片的骨頭被他的肌肉給拆卸了下來,然後隨著趙鋼鏰的一拳,竟然詭異的往後頂了出去。

這樣的結果就是,婆娑釋迦的後背上,竟然被幾根骨頭給頂起了一個類似於駝峰一樣的東西。

這種情景,趙鋼鏰從未曾見過,更沒有聽說過!

婆娑釋迦的腦袋,突然一轉,看向趙鋼鏰。

隨後,他的手臂,猛然朝著趙鋼鏰的脖子掐了過去。

趙鋼鏰根本來不及作出反應,就被婆娑釋迦的手給掐住了脖子,隨後,婆娑釋迦將手臂猛的彎曲。

他的一隻手,竟然好像繩子一樣,圈住了趙鋼鏰的脖子,隨後,猛的繃緊。

感受到手臂上的強大力量,趙鋼鏰一拳,朝著婆娑釋迦的肋部打了過去。

砰的一聲,婆娑釋迦的身體顫抖了一下,但是,卻一點事都沒有!

趙鋼鏰連出數拳。

這幾拳,足以把一個SS級高手打成傻逼,但是打在婆娑釋迦身上,就好像是撓痒痒一樣,根本不痛不癢。

這是怎麼回事?

趙鋼鏰正詫異呢,婆娑釋迦的嘴裡突然湧出一口血。

看樣子,婆娑釋迦應該是受了內傷了,可是,受了內傷,為什麼除了吐血之外沒有任何其他的反應?

脖子上的力量越來越大,讓趙鋼鏰幾乎不能呼吸,他的臉逐漸的變紅了起來,而身上的力量,也快速的流失。

趙鋼鏰咬著牙,勉強抬起一隻手,朝著婆娑釋迦的臉,砸了過去。

砰。

正中面門。

婆娑釋迦的鼻樑骨被砸歪,一雙眼睛鼓了起來,而臉上更是凹陷了進去。

可是,儘管如此,他卻是一點反應都沒有!

這也太詭異了。

趙鋼鏰心靈巨顫,拼盡全力將婆娑釋迦一把踹開,然後連退數步,戒備的看著婆娑釋迦。

婆娑釋迦倒也沒有追擊,他站在原地,抬起手,將歪了的鼻樑扶正,然後試著把凹陷下去的臉給恢復過來,但是卻沒有做到。

「不死?」

趙鋼鏰凝重的看著婆娑釋迦。

所謂不死,就是一種特殊的遺失的種族血脈,這種血脈的擁有者,據說怎麼打都不死,被稱為小強血脈。

趙鋼鏰唯一從一個人身上見識過這種血脈。

那個人,就是黑夜的白羊。

而現在,婆娑釋迦的表現,完完全全跟黑夜的白羊是一個樣子的。

「這是古瑜珈術。」

婆娑釋迦歪著嘴說道,「比之這個世界上任何的古武術,都要來的神奇的武術。他,能讓用擁有不死的身體。」

「不死?」

趙鋼鏰鄙夷的笑了笑,隨後從腰後摸出一把匕首。

既然拳頭砸不死,那用刀子把他切成好幾塊,總會死吧?

看到趙鋼鏰拿出兵器,婆娑釋迦似乎根本不在意,他扭動了一下脖子,把自己腦袋的位置擺好,然後看著趙鋼鏰,說道,「今天,這裡,將會是你,跟你父親的墓地。」

「我倒是很想試試看,看你能不能殺我。」

趙鋼鏰笑著貓下腰,雙眼放光的看著婆娑釋迦。

感受到趙鋼鏰身上強烈的戰意與殺意,婆娑釋迦的眉宇之間也漸漸的凝重了起來。

兩人對視了大概三秒左右,同時動了!

這一動,周圍的風雪,似乎都停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