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女請留步 >第兩百一十五章戰!

第兩百一十五章戰! (1/2)

小說名稱《美女請留步》 作者:老施  更新時間:2014-08-17 21:33  字數:3726

男爵竟然親自出手!

男爵竟然是個高手!

趙鋼鏰這邊的人,除了他跟那個老十,其他人全部震驚了。

雪,越下越大,但是這雪似乎漂不進眾人所形成的一個打鬥圈。

地上一片濕漉漉,雪都融化了。

「趙鐵柱,你還真的來了。」

男爵笑著看著老十。

老十抬起手將臉上的人品面具扯了下來。

趙鐵柱的臉,出現在了眾人的眼裡。

老十,竟然不知不覺,變成了趙鐵柱!!

難怪,他會突然間爆發出那麼強的戰鬥力,也難怪,他能夠傷的了戰神!

原來,老十,是趙鐵柱偽裝的!

一想到趙思安就在自己這邊,眾人也就馬上瞭然了。

趙鋼鏰與釋迦婆娑停止了戰鬥,他皺眉看著自己的老子。

這次的戰鬥,說是為了給趙思安報仇,但是這只是目的的一部分。

自己還跟自己的老子計劃了一些東西。

這個計劃其實很簡單,讓自己的老子隱藏在失樂園眾人裡頭,然後混在戰鬥之中,看能不能把男爵吸引出來。

按照趙鋼鏰的估計,男爵如果真的想把自己留在這裡,釋迦婆娑也許算是一張底牌,但是絕對不是最終的底牌,畢竟,自己的戰鬥力擺在那,釋迦婆娑跟戰神要想幹掉自己,還是有一定難度的,只要自己想逃,他們絕對抓不到自己,而如何才能徹底的把自己留在這裡?

答案很簡單,再加一個超強戰鬥力。

三大z級戰鬥力圍攻趙鋼鏰,趙鋼鏰就算是想跑,估計也沒有辦法逃得開。

為了防止出現這樣的事情,趙鋼鏰找到了自己的老子。

這才有了趙鐵柱出現在拉巴特的事情。

當然,趙鋼鏰來拉巴特的另外一個原因就是為了凌雪而來。

趙鐵柱經過趙思安的易容,成了失樂園裡的老十,然後隱藏在眾人之中,連軒轅等人都不知道,這有效的隱藏了趙鐵柱的身份,而趙鐵柱,就成為了趙鋼鏰這邊的底牌。

不過,戰鬥發生許久,男爵都未曾現身,所以趙鐵柱才突然暴起,傷了戰神,這樣的情況下,如果男爵有來的話,那絕對不能等的,畢竟,戰神可是男爵最忠實的一條狗,戰神要是死了,無異於斷了男爵的左膀右臂。

沒有出乎趙鋼鏰跟趙鐵柱的意料,男爵果然來了,只是沒想到他竟然化妝成了普通司機。

看的出來,男爵是真心的想要把趙鋼鏰留在摩洛哥。

畢竟,現在趙鋼鏰已經算是獵人學校的一面旗幟了,趙鋼鏰如果死在這裡,然後說是被獵殺者幹掉的,那對於整個獵人學校的士氣打擊,無異於是毀滅性的。

「看來傳言是真的。」

趙鐵柱笑著說道,「都說男爵是一個隱藏不出的高手,沒想到,竟然這麼高。」

「你覺得有多高?」男爵問道。

「至少得幾層樓吧,這樣看來,當初你爸的死,應該,就不是白玉凡一個人的功勞了吧?」趙鐵柱笑道。

男爵笑了笑,沒有接趙鋼鏰的話,而是看向趙鋼鏰,說道,「鋼鏰,沒想到,你竟然連你爸也帶來了,看來你真的很想幹掉陳浩南。」

「我更想幹掉你呢。」

趙鋼鏰笑道。

「哈哈哈,相對而言,我對你父親更感興趣。」

男爵笑了笑,看向趙鐵柱,說道,「好久沒有動過手,怎麼樣,換個地方吧?」

「你是怕牽制不住我,影響他們么?」趙鐵柱看向釋迦婆娑跟戰神。

「有他們在這裡,足夠了。」

男爵柔聲說道,「我只是許久沒有見你,想跟你單獨處處。」

「那你可得做好準備了。」

趙鐵柱手腕一翻,破軍出現在手中。

男爵微微一笑,轉身離去。

趙鐵柱瞬間追擊而出。

「兒子,這裡靠你了。我去幹掉那個傢伙。」趙鐵柱低喝一聲,跟著男爵離開了。

趙鋼鏰點了點頭,看向對面的釋迦婆娑,說道,「現在底牌都沒了,好好玩玩?」

「以婆娑的名義發誓,我釋迦婆娑,今天,會在這裡,殺死你。」

釋迦婆娑雙手合十,神色莊嚴的說道。

趙鋼鏰嘿嘿一笑,猛然加速,沖向釋迦婆娑。

釋迦婆娑立於原地,只是抬起手做了一個防禦動作。

趙鋼鏰頃刻趕到。

砰。

趙鋼鏰一拳重重轟在了釋迦婆娑的手上。

可以清楚的看到,趙鋼鏰的力量,將釋迦婆娑手上的皮膚給震的顫抖了起來。

就好像是彈簧一樣,皮膚的顫抖,傳到了釋迦婆娑的身體上,隨後擴散到了全身,雖然看起來很嚇人,但是趙鋼鏰這一拳卻好像是真的打在了彈簧上一樣,他的力量,經過那些顫抖,被瞬間卸掉。

好神奇的瑜伽!

趙鋼鏰心神一凜,隨後又是猛然出拳。

這一次,是趙鋼鏰攻擊的最強絕招,虎嘯拳!

虎嘯之聲,似乎蓋過了暴風雪的聲音。

強大的內氣,在趙鋼鏰的拳頭上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氣旋,而周圍的雪花,被氣旋卷進去,竟然讓整個氣旋完全具象化了!

根本看不到的氣,因為雪花,而變成了肉眼可以看的到的東西。

氣旋強烈的旋轉,在趙鋼鏰拳頭中心凝聚,似乎形成了一個老虎的頭像,隨後,重重的轟向了釋迦婆娑。

釋迦婆娑的身體,在拳頭即將要到的時候,詭異的扭曲了起來。

這種扭曲度,根本不是一個人可以做到的,他的身體,就好像是瞬間變成了橡皮糖一樣,趙鋼鏰的拳頭擦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