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女請留步 >第兩百一十二章血腥之夜來臨

第兩百一十二章血腥之夜來臨 (1/2)

小說名稱《美女請留步》 作者:老施  更新時間:2014-08-16 22:38  字數:3604

趙鋼鏰與威爾金森的談判無果而終。

這是很多人的意料之外,要知道,趙鋼鏰氣勢洶洶的調兵遣將吃下美國的各大唐人街,其目的肯定不止是華人世界,只要實力足夠,趙鋼鏰是絕對會將他的屠刀揮向美國的其他幫派的,更何況據說趙鋼鏰是美國總統的很好的朋友,那美國本土勢力要對抗趙鋼鏰,確實有一定的難度。

也難怪趙鋼鏰可以氣勢洶洶的不弔威爾金森,人家有能耐,你威爾金森難不成還能咬人家?

這就是黑.道最現實的地方,有能耐的人就算是囂張到天上去,人家也只會說這人牛逼,而沒能耐的人,連天都到不了,就被人直接罵傻逼了。

威爾金森憤恨不平的坐下,一句話都不說,而趙鋼鏰則是拿起手機,給茉莉發了個簡訊。

簡訊的內容很簡單。

「一星期內,把威爾金森的地盤拿下,幹掉威爾金森。」

「知道了。」

茉莉的簡訊回的很快,趙鋼鏰看完簡訊,剛要關掉手機,茉莉的第二條簡訊就來了。

「我很渴,現在。」

趙鋼鏰愣了一下,隨即連忙把簡訊給刪了。

雖說林舒雅知道自己有好些個女人,但是這種簡訊要是被她看到了,肯定得吃醋,再怎麼說她也是個女人。

林舒雅倒是沒有看趙鋼鏰,她正聽著另外兩個勢力的人在那打嘴仗。

趙鋼鏰刪了簡訊,剛想收起手機,沒想到茉莉簡訊又來。

這一次似乎手機震動的更大聲了,林舒雅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過來。

簡訊自動跳出到桌面上。

「我等不及讓你騎在我身上了,來美國找我,好么。」

林舒雅詫異了一下,隨後沒有看趙鋼鏰,而是抬頭假裝什麼都沒看到。

趙鋼鏰把簡訊刪了,然後把手機收了起來。

聰明的女人永遠知道在最正確的時間做最正確的事情。

要是換做其他女人,指不定就得在這時候吃個飛醋啥的,但是林舒雅卻是裝作什麼都沒看到,給趙鋼鏰留足了面子,也體現出了她的胸懷。

這讓趙鋼鏰感動不已。

正所謂冤家宜解不宜結,這在黑.道中是最正常不過的了。

大家前一秒鐘還乾的你死我活,就好像是有殺妻奪子的仇一樣,但是後一秒就可能好的跟親兄弟一樣,女人都能一塊上的那種。

所以,這所謂的談判會,從早上開到晚上,倒也是解開了很多人的芥蒂,讓更多人成為了好朋友,然後一起奔向更加光明的明天。

當然,這是扯淡。

任何一場和解的背後就意味著利益的交換,而利益交換通常也只能帶來短時間的和解,要想真正的長時間和解,那是絕對不可能的,除非大家都改吃素。

會議在傍晚的時候結束。

不說現場氣氛熱烈,但是倒也挺融洽的。

眾人一起,有的勾肩搭背,有的則是並肩而行,全然沒有了之前那種壓抑著的氣氛。

會議結束之後,就是最後的一頓晚餐了。

吃完這頓晚餐,這次的大會就算是勝利結束了。

晚餐就在這個山莊內吃,據說薩爾瓦請來了摩洛哥皇室的御yòng廚師,給在場的一眾黑老大做了一頓正宗的皇家晚宴。

賓主盡歡。

大家都吃的很好,也喝的很好,隨後各自坐車離去。

至於去哪裡,就不是薩爾瓦能管的了,因為會議,在你們離開這座山莊之後,就結束了。

「鋼鏰。」

就在趙鋼鏰準備離去的時候,陳浩南,突然叫住了他。

趙鋼鏰站住身子,轉過頭,看著陳浩南,似笑非笑的樣子,讓陳浩南心裡一陣發麻,但是一想到自己將要碰到的事情,陳浩南深吸了一口氣,說道,「借一步說話吧。」

「行。」

趙鋼鏰點了點頭,示意林舒雅在大廳等自己,而他則是跟著陳浩南走到了旁邊沒人的地方。

「我知道你想殺我。」

陳浩南直勾勾的看著趙鋼鏰,說道,「但是,你知不知道,你的一切計劃,都在男爵他們都掌控之中?」

「哦?」

趙鋼鏰揚了揚眉毛,說道,「你打算說什麼?」

「你要殺我,而他們,就是等著你殺我,只要你敢動手,那他們,就有絕對的把握,把你留在這裡,我絕對不是危言聳聽,哪怕你是什麼世界第一高手,他們也有辦法殺掉你。」陳浩南認真的說道。

「你跟我說這些幹什麼?你不是巴不得我被人幹掉么?」趙鋼鏰笑問道。

「我雖然現在在日本混,但是我也知道,是誰把我送出了神州,是誰在我最危難的時刻,收留了我。」

陳浩南的臉上滿是那種悲切的感覺,他嘆氣道,「鋼鏰,我知道我的很多事情,你不會理解我,也不會原諒我,我也不會奢求你的原諒,但是,我不想看到你被傷害,真的,這是我給你的最後一個忠告,我希望你能聽我一次,安心的回去,只要你回了神州,你以後有的是機會可以殺了我,沒必要非得在這裡,在別人的地盤上!」

「浩南哥,你真的這麼為我著想?」趙鋼鏰沉聲問道。

「沒錯。」

陳浩南點頭道,「我終究是個人,不是禽shòu,我沒有辦法眼睜睜的看著你落入他們的圈套,所以,我今天把這一切都說出來,就是希望給你一個驚醒。」

「那真的太謝謝你了。」

趙鋼鏰伸出手去,抓住陳浩南的手,感激的說道,「我竟然不知道浩南哥如此用心良苦,看來,我以前真是誤會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