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女請留步 >第兩百零九章惶惶不可終日

第兩百零九章惶惶不可終日 (1/2)

小說名稱《美女請留步》 作者:老施  更新時間:2014-08-14 23:29  字數:3628

「這是我們社團最新研製的高致幻性冰毒.」陳浩南帶著幾個黑老大,指著自己展櫃里的東西,說道,「這種冰毒,可以製造遠超過普通冰毒十倍以上的多巴胺,眾所周知,多巴胺能夠讓人變得非常多的愉悅,所以,這種冰毒的讓人愉悅性,比普通冰毒強十倍以上,而成本,僅為普通冰毒的三倍而已,相信未來不用多久,這種冰毒,將會成為各大夜場的主流毒品。網祝願所有高考考生考試順利。」

那幾個黑老大一邊聽著,一邊不時的點頭。

這種情況發生在很多個櫃檯前。

這次的大會本來就是一個交流最新產品的機會,不止陳浩南,很多人都帶來了他們研究的新產品。

有的黑老大一天就能夠接到上億的訂單,只要他的產品夠好。

這也是為什麼很多人願意冒著一定風險來參加這個大會的原因。

儘管陳浩南表面上看起來十分鎮定,但是心裡卻是緊張的不行,因為誰也不知道趙鋼鏰會不會冒天下之大不韙,在這三天里找機會幹掉自己。

畢竟,規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只要趙鋼鏰在沒有人看到的情況下幹掉自己,那誰也不能說就是他幹掉的自己,而以趙鋼鏰的能耐,要神不知鬼不覺的幹掉自己,真的,不是很難。

「瞧你給陳浩南緊張的。」

牛尹龍雙手抱胸,站在趙鋼鏰身邊,笑著說道,「你看他,從始至終注意力就沒從你這邊離開過。」

「我就是要讓他惶惶不可終日。」

趙鋼鏰笑著說道,「如果只是一刀抹了他的脖子,那未免太簡單了,這不是咱們趙家人的報仇方式,咱們趙家,就喜歡讓仇人在恐懼中一點點的看著自己走進死亡,這才是精神上和**上的雙重複仇。」

「你小子可夠狠。」

牛尹龍十分開心的拍了拍趙鋼鏰的肩膀,隨後說道,「我去看看,有沒有什麼好東西可以買的。」

「嗯。」趙鋼鏰點了點頭,隨後看向陳浩南。

陳浩南也在這時候看向趙鋼鏰。

趙鋼鏰詭異的笑了笑,轉身離去。

趙鋼鏰這一個動作,讓陳浩南瞬間驚出一身冷汗。

因為之前趙鋼鏰還都呆在他的視線範圍內,眼下突然走掉,這是不是意味著趙鋼鏰去安排某些事情了?

陳浩南心裡的緊張瞬間飆升到了最高的程度,連說話都有點不利索了,無奈之下,他只得帶著幾個手下離開了展台找了個比較顯眼的地方呆著,把賣東西的任務交給了手下。

陳浩南的幾個手下還是第一次看到陳浩南如此的心神不寧。

作為日本最大社團的老大,陳浩南在手下面前,那表現的可都是相當的強硬有氣勢,而現在,陳浩南卻是彷彿受驚了的兔子一樣,儘管他什麼都沒說,但是是個人就能夠感受到他心裡的那種不踏實。

難道老大這麼心神不寧,就是因為之前有人威脅要殺了他?

可是,老大在日本可沒少面臨死亡威脅啊,每一次都不動如山,怎麼這一次?

手下的不解,讓陳浩南有點糾結,他又不可能說自己是真怕了趙鋼鏰,只得不時的跟手下聊著天,希望轉移自己的注意力,讓自己不那麼緊張,進而抬高自己的形象,只是,消失了的趙鋼鏰,就好像大山一樣壓在了他的身上,讓他惶惶不安,根本沒有辦法集中自己的注意力。

一天就這樣過去了。

陳浩南有點慶幸自己還活著,當然,他也有點失落,畢竟,如果趙鋼鏰在今天動手了,那男爵安排在自己身邊的人,就可以趁機把趙鋼鏰給殺了,到時候自己就算是真正的,完全的安全了。

今天銷售的成果陳浩南還是十分滿意的,在冰毒裡面加入了一些陰陽術的配方,這種組合,讓陳浩南今天接到了超級多的訂單,這些訂單,可以讓陳浩南賺到至少上億美金的利潤。

這已經完全的超乎了預料之外,陳浩南自然高興。

晚上回了酒店,陳浩南幾乎就要把趙鋼鏰的事情忘了。

他在酒店裡開了個大包間,宴請了一下這次跟自己來摩洛哥的手下。

酒足飯飽,陳浩南帶著幾個人上樓唱歌去了。

電梯在5l的位置停了下來。

陳浩南跟幾個手下勾肩搭背,在電梯門開門之後剛要走出來,卻是看到一個熟悉的人影,站在電梯門口。

陳浩南的雙眼瞬間瞪大。

「鋼,鋼鏰!」

陳浩南幾乎是顫抖著喊出這兩個字,而他那幾個喝醉了的手下立馬橫身擋在了他的身前。

趙鋼鏰笑了笑,說道,「來唱歌呢?我剛好過來找人,現在要回去了,還真是有緣啊,這都能碰到你。」

「你,你想幹什麼?」

陳浩南一邊沿著口水問道,一邊看了一下趙鋼鏰的身後。

除了趙鋼鏰一人,沒有其他人。

「我能幹什麼?這地方也不是你家的,我來看看不行么?」

趙鋼鏰說著,抬腳走入了電梯。

陳浩南的人連忙推著陳浩南往電梯的角落收縮,因為趙鋼鏰就站在門口的位置,他們完全不敢強行帶陳浩南出電梯,只能盡量的用人牆把陳浩南跟趙鋼鏰隔離開。

趙鋼鏰笑了笑,按下電梯上的1鍵。

電梯緩慢下降,然後停在了一樓。

趙鋼鏰走出電梯,回過頭,看了陳浩南一眼,說道,「以後住酒店,不要住在18樓,雖然18讀起來是要發的意思,但是那也跟18層地獄一個意思。」

趙鋼鏰說完,往前走去,很快就消失在了陳浩南的視線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