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女請留步 >第兩百零七章這一夜

第兩百零七章這一夜 (1/2)

小說名稱《美女請留步》 作者:老施  更新時間:2014-08-13 18:27  字數:3683

男爵巋然不動。

身為羅斯柴爾德家族的成員,現在更是羅斯柴爾德家族的族長,男爵從小到大碰到多的刺殺事件,已經多的數不清了。

比現在更加困難艱難的情況都出現過好幾次,這種程度的襲擊,對於男爵來說,真的,很稀疏平常。

那襲擊者的實力絕對非常高,一雙手上內氣渾厚,這一拳如果打到,足以輕鬆的將男爵的喉嚨摧毀。

只是,他終究是慢了一步。

戰神一個瞬身,出現在了男爵的身前,隨後他一隻手,抓向了襲擊者的手。

啪。

襲擊者勢如破竹的一拳,就這樣輕鬆的被戰神給擋了下來。

襲擊者還沒有來得及變招,戰神就一腳直接踹向了襲擊者的小腹。

砰。

一聲悶響。

襲擊者下半身騰空而起,而戰神的手,直接拽著襲擊者的手,往下重重的甩了下去。

轟。

巨響聲響起。

襲擊者被整個砸進了地板里。

那花崗岩地板,被硬生生的砸出一個人的形狀來。

而那個襲擊者,死寂的趴在地上,沒有了生機。

瞬殺。

一個強悍的高手,就這樣,死在了戰神的手下,完全沒有任何反抗的餘地。

男爵的臉上始終帶著平淡的笑容,他笑著從襲擊者的屍體上跨了過去,然後跟旁邊的幾個黑老大,繼續聊著天。

「哇,那個戰神,好厲害。」

林舒雅驚訝的說道,「這身手,好像跟你差不多誒。」

「差不多吧。」

趙鋼鏰笑著摸了摸林舒雅的腦袋,說道,「林胖胖連這都看的出來呢。」

「沒見過豬跑,也看過豬肉不是?你天天在我面前晃蕩,我的眼光自然差不了。」

林舒雅得意的說道,她現在也懶得跟趙鋼鏰計較他叫自己林胖胖的事情了,這種稱呼剛聽了有點那啥,但是聽多了,卻也覺得十分的親切。

「戰神的實力,就算不及我,但是應該也差的不遠。」趙鋼鏰說道,「他是遺失的種族血脈,覺醒程度應該很深。」

「有他在男爵身邊,難怪男爵這麼多年都一直安然無恙。」林舒雅說道。

「這不僅僅是他的原因。」

趙鋼鏰看向絲毫沒有被影響到的男爵,笑了笑,沒有再說什麼。

晚宴在襲擊發生後沒多久就結束了。

那個襲擊者被帶走去做了人道毀滅,而男爵也沒有去追究到底是誰把這個人放進來了,似乎那一場刺殺對他來說就像是我們吃飯喝水一樣稀疏平常。

趙鋼鏰帶著林舒雅,謝絕了那些黑老大找個地方喝酒的美意,回到了酒店之中。

「你去洗澡吧。」

趙鋼鏰走進房間後,自然的對林舒雅說道。

說這話的時候趙鋼鏰本沒多想什麼,但是林舒雅卻是臉紅了。

她嬌羞的點了點頭,說道,「我先洗,然後你再洗吧。」

「嗯。」

趙鋼鏰嗯了一聲,打開桌子的筆記本電腦看起了東西。

電腦里,老鬼發來了羅斯柴爾德家族所在區域的衛星圖像。

那一片綿延的山脈本就地形複雜,而羅斯柴爾德家族的總部位於山脈的最深處,那可是相當的易守難攻,再加上一路上的各種探頭,紅外線偵測器,你要從山裡偷偷摸到羅斯柴爾德家族總部,難度非常大。

幸運的是,老鬼通過電腦入侵,將樹林之間存在探頭的點都標註了出來,而且,如果趙鋼鏰真的要潛入的話,老鬼可以讓那些紅外線偵測器全部失去作用。

儘管如此,趙鋼鏰要進入羅斯柴爾德家族總部,依舊很難,因為羅斯柴爾德家族在那一片山裡頭,養了非常多的野獸。

狼,虎,花豹什麼的。

這些動物身上都帶有感測器,如果動物死了,羅斯柴爾德家族總部就會第一時間知道,然後通過感測器傳回來的數據分析是被其他動物殺死了,還是被人為的殺死了。

當然,為了方便別人進山,羅斯柴爾德家族特地建造了一條路。

這條路可以從山腳的位置直接通往羅斯柴爾德家族的總部。

這就是羅斯柴爾德家族專門為朋友所打造的路。

「這個是什麼?」

林舒雅的聲音突然從身後傳來,她的手指頭指在了羅斯柴爾德家族周圍樹林的邊緣地帶。

趙鋼鏰看著林舒雅指的地方,說道,「這是地獄之牆。」

「地獄之牆?」

林舒雅詫異的問道,「什麼意思?」

「你看這條隱約的白線。」

趙鋼鏰指著林舒雅指的那個地方,說道,「他將羅斯柴爾德家族所在的那片山脈,完全的圈住了,簡單點講,這就是羅斯柴爾德家族的圍牆,而在圍牆裡面的群山,就是羅斯柴爾德家族的花園。

「這麼大?!」

林舒雅震驚的說道,「這一片下來至少幾百公里了啊!幾百公里的圍牆?那是什麼概念啊。」

「這座地域之牆,總共歷時三十二年打造,據說花費了上百億美金,牆體高達十五米,厚度大概是兩米左右,採用混凝土鋼筋結構,就算是坦克,都撞不進這堵牆。」趙鋼鏰沉聲道,「據說當年摩洛哥政府跟羅斯柴爾德家族有了一些矛盾,就試圖用軍隊突破這堵牆,但是沒有成功。在這牆下死了很多人,血都把圍牆給染紅了,所以叫地獄之牆」

「羅斯柴爾德家族,完全就是摩洛哥里的一個國中國。」林舒雅說道。

「沒錯。」

趙鋼鏰說道,「這堵圍牆,將羅斯柴爾德家族整個都給保護在了裡面,在這圍牆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