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女請留步 >第兩百零六章我要他死,他就得死

第兩百零六章我要他死,他就得死 (1/2)

小說名稱《美女請留步》 作者:老施  更新時間:2014-08-13 08:38  字數:3720

「牛哥,走,去見個老朋友。」

趙鋼鏰對牛尹龍眨了一下眼睛,然後走向陳浩南。

陳浩南竟也不躲不閃,走向了趙鋼鏰,然後主動伸出了手。

「鋼鏰,好久不見。」

陳浩南笑著說道。

趙鋼鏰也笑著伸出手去,跟陳浩南握在了一起。

「浩南哥,確實好久不見。」

雖然只是簡單的兩句話,但是兩個人身上的氣場,卻是在這時候,完完全全的碰撞在了一起。

陳浩南也曾經是身居高位的人,到了日本又當上了老大,氣場自然不弱,趙鋼鏰雖然年輕,但是歷經生死,又是正兒八經的青年貴胄,氣場也是十分龐大,兩人這初一碰撞,竟然不相上下。

「聽說你當了父親,這想想,時間還真是快啊,一年前剛知道你的時候,你還只是個大一的學生。」陳浩南感慨的說道,臉上滿是那種曾經滄海難為水的感覺。

「是啊,那時候的你,還穿著神州人的衣服,現在卻也是…」趙鋼鏰看著陳浩南身上的黑色武道服,嘆了口氣,搖了搖頭。

這暗暗的諷刺,卻是讓陳浩南巋然不動,他笑著說道,「我如喪家之犬一樣被趕出了神州,我想要在日本更好的活下去,我想要拿回屬於我的一切,所以,我只能這樣,其實,穿什麼衣服,並不能代表什麼。我就是我。」

「是顏色不一樣的煙花么?」趙鋼鏰笑道。

陳浩南愣了一下,他明顯沒有聽過這首歌,所以他說道,「我想說的是,我一直把你當作恩人跟朋友,我不希望因為一些事情,就影響了我們兩個的友誼,很多時候,我比誰都艱難,而很多事情,也是我迫不得已而為之,想來你在這一年多,應該也有過這樣的時候吧。」

「至少,我再如何困難的情況下,都不曾背叛過任何幫助過我,相信我的人。」

趙鋼鏰似笑非笑的說道,「我曾經也面對著絕境,也差點翻不了身,我也對人用過下三濫的手段,但是,至少,我針對的,都只是我的敵人,而我,從不會把刀,朝向自己人。」

「如果你一輩子都是這樣的想法,那我可以肯定,你終有一天,會一無所有的,你所認為的你的朋友,你的兄弟,也終有一天,會離開你,這個世界,不相信感情,只相信利益。」陳浩南嚴肅的說道。

「道不同,不相為謀。」

趙鋼鏰搖了搖頭。

「但是我們還可以是朋友。」

陳浩南說道,「現在整個日本的黑.道,都在我的控制之下,就算是麻美由真,也得忌憚我三分,只要我們兩個聯手,以神州跟日本板塊為根基,整個亞洲,都會是我們的。」

「就跟當年日本跟義大利德國一樣么?」趙鋼鏰問道。

陳浩南臉色微微陰沉下來,說道,「有錢賺,難道不好么?」

「我覺得我現在這樣挺好。」

趙鋼鏰聳了聳肩,說道,「當然,如果哪天我閑的蛋疼的話,我會把日本,也收到我獠牙幫手下。這也算是我對咱們老祖宗當年沒做到的事兒的一種繼承吧。」

「日本,不像美國。」

陳浩南說道,「在美國,你只要給他們好處,他們可以成為你最忠誠的合作夥伴,可以成為你的狗,所以你在美國可以一帆風順,而在日本,沒有神社的承認,就算你把所有黑/道中人都殺了,你也不可能統治日本的地下世界。」

「那我要是連神社的人都殺了呢?」趙鋼鏰笑眯眯的問道。

陳浩南愣了一下,隨即搖頭道,「荒謬,太荒謬了,你知道神社有多少人?你知道他們的神級陰陽師有多少?」

「人多要真的有用,那小日本早亡國了。」

趙鋼鏰搖頭道,「浩南哥,這三天大會,好好過,好好活。」

陳浩南的臉色,在趙鋼鏰說完話之後,瞬間變黑。

「你想殺我?」陳浩南問道。

「不然你以為我來這裡,是真的來開會來么?」趙鋼鏰詫異的問道。

「好,很好,非常好。」

陳浩南怒極反笑,「我倒是很想看看,你這個世界第一高手,到底是如何殺我的。」

「那很簡單啊,大動脈那一抹,你就死了。」趙鋼鏰輕鬆的說道。

陳浩南冷笑一身,留下一句我等你,然後轉身離去。

「鋼鏰,你這未免太囂張了吧。」牛尹龍笑道,「當著人家的面說要殺人家,人家好歹也是日本的黑.道大哥,你就這麼不尊重人家呢?」

「他肯定知道我要殺他,那何必藏著掖著呢。」趙鋼鏰聳了聳肩,說道,「我要殺他,他就得死,這是很簡單的事情。」

我要殺他,他就得死。

這是很簡單的一句話,但是卻讓牛尹龍感受頗深。

以前的趙鋼鏰說這句話,那就是在吹牛逼,而現在的趙鋼鏰說這句話,全世界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有十足的把握,去推翻這句話。

因為趙鋼鏰,是世界第一高手

至少明面上是。

想來,這三天晚上,陳浩南應該很難睡的著了。

知道人家要殺你是一回事兒,但是人家當著你的面說要殺你,這又完全是另外一回事兒了。

晚宴在一種詭異的和諧氣氛之中進行著。

這裡很多黑老大,就如趙鋼鏰跟陳浩南一樣,屬於那種不死不休的狀態,而現在他們又都需要壓制住心中的殺意,然後跟你的敵人仇人時不時的說上兩句話。

似乎,大家都在壓抑著心中的殺意。

所以氣氛很和諧,也很詭異。

在宴會進行到了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