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女請留步 >第兩百零四章壯烈死去

第兩百零四章壯烈死去 (1/2)

小說名稱《美女請留步》 作者:老施  更新時間:2014-08-12 10:17  字數:3861

從林舒雅的嘴裡,趙鋼鏰知道了一些事情。

土匪在前幾天查出來得了肺癌,而且還是晚期,即使是用最先進的科技治療,土匪也只剩下大概三四年的壽命,而按照土匪跟林舒雅所說,他已經放棄了治療。

為什麼放棄治療?

並不是土匪承受不了化療的痛苦,而是,他想以一個強者的身份死去,而不是讓化療和各種藥劑折磨的不成人樣,再痛苦的離開這個世界。

這是一個梟雄,在知道自己不久於人世之後,所做出的決定。

他現在每天就吃一些藥劑,配合中藥的一些理療,暫時的控制病情,而他,也希望在最後剩下的日子裡,可以看到自己唯一牽掛的女兒,能夠修成正果。

趙鋼鏰有點不知道該說什麼。

生老病死,是人世間最正常不過的事情,哪怕強如土匪這樣的人物,也難以逃脫某些傷病。

趙鋼鏰尊重土匪的選擇,換做是他,他也同樣會選擇保持著自己最強最尊嚴的一面死去,而是不讓那些醫生在自己身上插上各種管子,甚至於還要切開自己的身體苟延殘喘的活下去。

這就跟當初的赤宵一樣。

明知要死,那還不如壯烈的死去。

趙鋼鏰將林舒雅緊緊抱住,然後輕聲說道,「咱們的第一個兒子,姓林。」

林舒雅的身子猛的顫抖了一下,她抬起頭,不敢置信的看著趙鋼鏰。

要知道,趙家作為現在神州最強大的家族,他的每一個子嗣傳承,都是極為重要的,而這種子嗣傳承,最基本的一點就是,他得姓趙。

外人永遠無法理解趙姓對於趙家的意義。

哪怕是趙鋼鏰生的兒子,他只要不姓趙,那他,就不能稱之為趙家人,而強大如趙家,他可能讓家主的兒子,趙家未來的繼承人,姓別的姓么?

這不可能。

就算趙鋼鏰同意,趙家的長老,主事人,趙家上上下下幾百口人,都不會同意。

任何一個主脈的子嗣對於趙家而言都是尊貴無比,而他也不僅僅是家主一個人的事情,那關乎到了整個趙家的傳承,甚至於有些時候,還會關係到趙家的生死存亡,這絕對不是開玩笑。

所以,當趙鋼鏰說出這一句話的時候,林舒雅完全不敢相信,因為趙鋼鏰本身作為家主,應該是最清楚這件事情的重要性的。

「鋼鏰。」

林舒雅有點說不出話來。

「我總不能讓你們林家斷後不是?」

趙鋼鏰鬆開手,捧著林舒雅的臉,笑著說道,「姓林,或者姓趙,都是我跟你的孩子,我不會因此而虧待他的。」

「鋼鏰,我,我不知道該怎麼說。」

林舒雅眼裡滿是淚水的說道,「我…我…」

「林胖胖,不要說了。」

趙鋼鏰笑著拍了拍林舒雅的翹臀,說道,「把眼淚擦了,我帶你去吃好吃的。」

「你才胖呢!」

林舒雅撅著嘴瞪著趙鋼鏰,說道,「我哪裡胖了,哪裡胖了?」

「這裡。」

趙鋼鏰伸手在林舒雅胸前抓了一把,然後轉身就跑。

「你,你個混蛋。」

林舒雅怒吼一聲,追了上去。

那一抹飄在兩人心頭上的陰霾,也隨著吵鬧聲,漸漸消散。

事實證明,很多時候,很多看似很重要的東西,在愛情的面前,其實,都只是浮雲而已。

比如孩子的姓氏。

拉巴特機場。

一架私人飛機又降落在了機場。

飛機上噴著櫻花的圖案,而在櫻花之中,一條東方巨龍,讓這一切看起來顯得氣勢磅礴。

機艙門打開。

一身日本武士服的陳浩南,腰佩一柄日式的長刀,從飛機上走了下來。

天空飄著小血。

一個手下撐著一把黑色的雨傘,走在陳浩南的身後。

薩爾瓦站在飛機旁,雙手放在身前,面色嚴肅。

陳浩南走到薩爾瓦的身前。

「歡迎你,陳浩南先生。」

薩爾瓦的嘴角微微露出笑容,「戰神先生,已經等候您多時了。」

「戰神…」

陳浩南瞳孔一縮,隨後說道,「我知道了,請薩爾瓦先生帶路。」

「好的。」

薩爾瓦點了點頭,打開身後的車門。

陳浩南坐進車內,薩爾瓦也跟著坐了進去。

車子快速的駛離了機場。

就在陳浩南離開後沒多久。

又有一架飛機,降落在了機場。

這架飛機上噴繪著一隻漂亮的蝴蝶。

機艙門打開,凌雪走了出來。

幾個十分漂亮的美女,跟在凌雪的身後一起下了飛機。

負責接待凌雪的,是薩爾瓦的手下。

那人想來也沒見過這麼漂亮的女子軍團,一時之間有點愣神。

凌雪從那人身邊走過,那人才反應過來,連忙迎接上去。

「不用勞煩你們了。」

凌雪冷冷的說道,「我們的人已經在機場外了。」

那人也沒有過多要求,只是將凌雪送到了機場外,然後目送著凌雪等人上車離開。

凌雪的車內。

凌雪翹著腿,說道,「你來幹什麼?」

坐在凌雪旁邊的男人尷尬的搓了搓手,訕笑道,「這,這不是想你了么。」

「想我?你也會想我?」

凌雪嘴角微微翹起,似乎不屑,又好像是在嘲笑。

「我就不能想你么?」

男人無奈的說道,「都這麼多年了,你怎麼還在介懷呢?」

「對不起,我是個女人,我的心胸,沒那麼大。」凌雪笑著搖了搖頭。

男人瞄了一眼凌雪的胸口,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