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女請留步 >第一百九十八章愛情

第一百九十八章愛情 (1/2)

小說名稱《美女請留步》 作者:老施  更新時間:2014-08-09 17:43  字數:3873

被扔出去那人掙扎著從地上站起來,來不及多謝趙鋼鏰,直接撒開丫子就跑。

剛跑沒多久,那人就看到有個人落在了自己的身旁。

新落下來的那人,臉上滿是驚恐的神色,似乎也不明白髮生了什麼。

「趕緊跑!獠牙在救我們!」

第一個被扔出來的人叫道。

「知道了。」

倒在地上那人跳起來,連忙往前沖。

一個接著一個的人,被趙鋼鏰給扔到了大雪崩前頭一百多米的地方,而這些d級獵人,在有了一百多米的緩衝距離之後,也有了足夠大時間,去調整自己的速度跟方向。

雪崩一直持續了很久,來到山腳下後,還往外延伸了一百多米。

一路上所有的一切都被摧毀,不管是樹木也好,還是房子也好,全部都被破壞了。

趙鋼鏰踩在巨大的松樹上,隨著雪崩的停止,松樹也停了下來。

啪嗒一聲,趙鋼鏰從松樹上跳了下來,看向不遠處那些剛剛逃出生天的獵人。

「不好意思,我醒的早了點。讓你們受驚了。」趙鋼鏰笑著說道。

「老,老師,您太厲害了。」

一個獵人喘息著說道。

「我可不是老師,我就是個打醬油的。」

趙鋼鏰笑了笑,然後說道,「雪崩停止,考試也就戒殺了,有誰找到了我藏的東西沒有?」

「我!」

「還有我!」

總共有十個人拿出了各自的東西。

「哈哈,有十個通過了考試,不錯,不錯。」

趙鋼鏰點了點頭,指向其中兩個拿著不一樣東西的獵人,說道,「從明天開始,你們兩個,有兩天的時間,來找我,或者白老師學習。至於其他人,恭喜你們晉級成為c級獵人,而那些沒有成功的,我只能抱歉了,希望你們下次考試的時候,能夠繼續努力。」

說完,趙鋼鏰轉身離去。

沒一會兒,白小琴就跟上了趙鋼鏰。

「都拍好了?」趙鋼鏰問道。

「嗯,還給你加了一些特寫。」

白小琴笑道,「特別是你從山頂踩著松樹從下了的場景,很不錯。」

「主要還是人帥。」

趙鋼鏰謙虛的摸了摸腦袋。

白小琴不禁莞爾。

接下去兩天的時間,那兩個可以說拿到了隱藏任務道具的獵人,除了睡覺之外,幾乎都呆在趙鋼鏰的身邊,然後問趙鋼鏰各種問題。

趙鋼鏰本來還覺得自己挺牛逼的,能夠給人排憂解難,可是後來他才發現,自己其實懂得東西,真心沒有比他們多多少!

為什麼?

因為自己雖然是z級獵人,但是也就是戰鬥力達到了z級而已,要說見聞啊經驗啊等七七八八的東西,他知道的真不是很多。

簡單點講,除了戰鬥的東西之外,趙鋼鏰還真沒什麼其他東西可以教給別人的。

幸好還有一個白小琴。

白小琴身為獵人學校的老師,懂的東西那是相當多。

一個教文,一個教武,兩個剛晉級成功的獵人,在這兩天的時間裡,受益匪淺,而其中更有一個人,在多年以後,成功的晉級成了sss級巔峰的獵人,成為了獵人學校舉足輕重的大人物。

在授課結束之後,已經是接近十二月末了,而世界黑道大會,將在十二月的三十一號舉行,所以趙鋼鏰也就懶得在這裡繼續浪費時間。

儘管宋依依在這幾天的時間裡約了趙鋼鏰幾次,但是無奈趙鋼鏰一來沒空,二來也對妹子沒什麼想法,只能讓美人暗自垂淚了,這倒是給了石磊一些機會,不過兩人最終到底走到了什麼程度,這就誰也不知道了。

趙鋼鏰也沒有興趣去知道,他孤身一人來到了院長辦公室,要跟院長辭行。

院長也沒有多留趙鋼鏰,反正趙鋼鏰這次回校的任務已經完成了,所以院長只是簡單的囑咐了趙鋼鏰幾句,就讓趙鋼鏰離開了。

「白老師,你真不跟我走么?」趙鋼鏰問道。

「不了。」

白小琴搖了搖頭,說道,「我還得跟學校的老師們多做一些交流,你也知道,有些事情,已經快要來了,這時候哪怕一點實力的提升,也是非常重要的。」

「好吧。」

趙鋼鏰的眼裡閃過一些不舍,不知道怎麼回事,這次回來幾天,跟白小琴朝夕相處,白小琴在趙鋼鏰心裡的女神光環,幾乎已經完全消散了。

對於趙鋼鏰而言,白小琴不再是那個只能仰望跟敬仰的神,她變成了那個你似乎伸出手去,就能夠觸碰到的人。

這種變化,讓趙鋼鏰在面對分離的時候,將不舍給表現在了臉上。

儘管白小琴說的話是對的,但是他很希望白小琴能夠跟自己一起離開。

至於去哪,根本不重要呢。

「你變了。」

白小琴笑著伸出手,捏了一下趙鋼鏰的臉,說道,「以前你可不會這樣。」

「那是因為我長大了。」

趙鋼鏰強笑道。

「好吧,長大了。」

白小琴笑了笑,突然踮起腳尖,在趙鋼鏰的嘴唇上,如蜻蜓點水一般,親吻了一下。

「這是我送給你的成.人禮。」白小琴臉色微紅的說道,「我答應你,等這件事情結束之後,我,會在你身邊,呆很長的時間。」

趙鋼鏰愣了一下,也不顧嘴上還殘留的淡淡香味,連忙問道,「很長時間是多長?」

「你想多長?」白小琴似笑非笑的問道,眼裡似乎還含有些許的期待。

「我,我想,很長,很長。」趙鋼鏰正色道。

「那是多長?」白小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