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女請留步 >第一百九十五章最高聖殿

第一百九十五章最高聖殿 (1/2)

小說名稱《美女請留步》 作者:老施  更新時間:2014-08-08 00:30  字數:3687

這種大會,跟每次有什麼活動前的動員大會差不多,主要的意義,就是宣布一些考試的大概規則,然後希望大家能夠好好考試,天天向上,爭取成為獵人學校的學生,如果沒考上,那也不用著急,不用擔心,明年還會有機會的。

趙鋼鏰四下張望著,他當年是直接走後門進來的,沒有參加這所謂的考試,所以對這考試有點興趣,而他的想法,也是在今天考試的時候去看看,到底入學考試,會是個什麼樣子。

「每一個考生,領取自己所屬的號碼牌,然後根據號碼牌,去找到你所對應的導師,進行考試。」考試的負責人拿著話筒大聲說道。

幾個老師將號碼牌都發給了下去。

「我是18號誒,我跟的是王毅老師。」

宋依依拿著號牌說道。

「我是54號。」石磊說道。

「我是53號。」嚴寬說道。

「趙四,你呢你呢?」宋依依好奇的看著趙鋼鏰,這時候,那個發號牌的老師也剛好來到趙鋼鏰的面前。

趙鋼鏰伸出手去。

那個老師剛想把號牌交給趙鋼鏰,卻是突然愣了一下,隨即他詫異的說道,「獠牙,你這是幹什麼?」

「我戴這麼大個墨鏡你都能認出我?」趙鋼鏰詫異的問道。

「整個獵人學校就屬你的氣息最蕩漾,這是墨鏡掩蓋不了的。」那個老師說道。

「好吧。」

趙鋼鏰無奈的嘆了口氣,看向自己旁邊的宋依依等人,卻是發現他們都呆住了。

「你,你,你,你是獠牙?」宋依依幾乎是驚叫一樣的叫出來。

「我滴個乖乖,小點聲啊。」

趙鋼鏰覺得自己是個低調的人,宋依依這麼叫出來,旁邊這麼多人,自己一下子就不得不高調了,真真是讓人苦惱。

不得不說,趙鋼鏰這裝逼的能耐至少也得是SSS級的了。

「怎麼可能。」

石磊臉色蒼白的看著趙鋼鏰,他不敢相信這一路上跟著自己一起的這個老是很輕易就能搶走他風頭的男人竟然是獵人學校的傳奇人物獠牙!

如果他真的是獠牙,那自己這一路上的表現,可就真真的跟傻逼一樣了。

「千萬別把我跟那個獠牙聯繫起來。」

趙鋼鏰笑著說道,「我就一個二十歲的普通人而已。」

「鋼鏰,跟我來一下。」

白小琴站在不遠處說道。

「嗯。」

趙鋼鏰點了點頭,對宋依依說道,「我得先走了,你們考試好好加油,希望幾天後,我能在學校里看到你們哦。」

說完,趙鋼鏰轉身離去。

宋依依的小手抓的緊緊的,一方面是被趙鋼鏰的身份給驚到了,另外一方面,卻也是因為白小琴。

她沒見過那麼出塵那麼美麗的女子,而她對趙鋼鏰說話的語氣,十分的柔和親密。

給人一種他們倆就是在一起的感覺。

這讓宋依依的心裡不由的升起一股自卑的情緒。

也只有如此的女人,才能夠配得上獠牙啊!

自己就是一朵什麼都不是的小草而已。

「高手是不是都喜歡扮豬吃老虎呢?」

眼看著趙鋼鏰走了,石磊不由的撇了撇嘴鄙夷的說道。

「我就沒見過有什麼高手能跟他一樣親切。」

宋依依感慨的嘆了口氣,說道,「他就像是個大哥哥一樣。」

聽到宋依依的話,石磊心裡陡然一沉,一股不爽的情緒很快就蔓延開來,不過一想到趙鋼鏰那對自己來說根本就是遙不可及的武力值,石磊的心頭又湧出一股無奈的感覺。

如果獠牙要去追宋依依怎麼辦?

如果宋依依答應了獠牙怎麼辦?

石磊一時之間心亂如麻。

他不知道的是,趙鋼鏰身邊任何一個紅顏知己拿出來,都比宋依依來的更加的漂亮迷人而且更懂事更有能力。

宋依依這樣的女人對石磊這樣的男人來說就是女神,但是對於趙鋼鏰,卻是一個路人。

石磊所在意的那些東西,趙鋼鏰別說是去做,甚至於連念頭都沒有過。

就算趙鋼鏰能耐很高,他也絕對不會想到,自己當作普通人的女人,會是別人難以企及的女神。

想來,這就是所謂真正的高帥富,跟吊絲的區別吧。

不是一句話說的好么,任何一個遙不可及的女神背後都有一個一個草她草的膩歪的男人。

所以不管是女神男神,都只能是針對特定的人。

趙鋼鏰跟著白小琴離去,但是之前宋依依的一句你是獠牙,卻是將在場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趙鋼鏰身上。

趙鋼鏰從人群前走過。

兩百多個來自世界各地的有潛力的人才,在趙鋼鏰的面前,就好像是待檢閱的儀仗隊,而趙鋼鏰,就是首長。

他從容的走過,一股無形的壓力四散開來,壓的在場所有人幾乎都張不開嘴,也沒有人敢發出聲響,生怕惹怒了那個慢條斯理走著的男人。

這,才是真正高手的氣場啊!

無數人的心頭湧出這種感覺。

儘管趙鋼鏰一句話沒講,只是從這邊,走到了那邊,但是他對於這次參加考試的人的影響,卻是深遠的。

他樹立了一個標杆,讓身後的所有人都有了追逐的目標。

這,也許就是獵人學校讓趙鋼鏰上去發言的真正目的,只不過趙鋼鏰將說話變成了行動。

趙鋼鏰走出體育場。

全場都目送著他,包括主席台上的那些人。

一直到趙鋼鏰的身影消失,現場那一種壓迫了所有人的氣勢,才陡然消散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