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女請留步 >第一百八十四章夜色殺機

第一百八十四章夜色殺機 (1/2)

小說名稱《美女請留步》 作者:老施  更新時間:2014-08-03 01:14  字數:3873

「歡迎歡迎歡迎。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趙鋼間連說了三個歡迎,然後走到了康遠征的面前,一派主人的架勢。

康遠征微微皺了皺眉頭,隨即說道,「趙鋼間。」

「哈哈,康哥還真來了,真是蓬蓽生輝啊。」趙鋼間說道。

「哼。」

康遠征冷哼一聲,說道,「我兒子的事情,不會就那麼算了的。」

「這大喜的日子,說那敗興的玩意兒幹嘛?」趙鋼間笑道。

這話似乎是在說某件事,但是聽起來卻又好像是說康志華,這一語雙關的,讓康遠征的臉色變得更加陰沉,而一旁的茉莉,卻是微微的笑了笑。

「哈哈,親愛的康,你可來啦!」

喬安東尼笑著對康遠征伸出手去,說道,「我可等你等了很久了。」

「恭喜你了,喬安東尼。」

康遠征的臉上露出笑容,「我早就說過這個總統的位置非你莫屬,哈哈。」

「謝謝謝謝。」

喬安東尼說著,看了趙鋼間一眼,說道,「親愛的康,這位是我的好朋友,你們神州的趙鋼間。」

「我就不用介紹了。」

趙鋼間笑道,「我跟他,還有他兒子,都很熟。」

「哦?你們很熟么?那就太好了。」喬安東尼似乎什麼都不知道一樣,笑著說道,「既然很熟,那你們等一下可得多喝兩杯。」

「一定的。」

趙鋼間說道。

康遠征微微笑了笑,沒有說話。

在康遠征來後不久,宴會就開始了,不過,鮑威爾並沒有來。

林欣穿著一身淡藍色的落地晚禮服,挽著趙鋼間的手,輕聲說道,「鮑威爾的麻煩看來比預計的要大。」

「嗯。」

趙鋼間點了點頭,說道,「他剛才給喬安東尼打了電話,說晚一點才會來。」

「等他來了,帶我認識他。」林欣說道。

「行,不過,你這領子,能開高一點么?」趙鋼間看了一眼林欣的衣領。

那已經不能算是衣領了,領口已經開到了肚臍眼的位置,整件晚禮服的上半段看起來就像是一個v一樣,胸口的兩團不能寫的東西露出了三分之一左右,白皙粉嫩,若隱若現。

「這是安姐給我設計的。」

林欣笑著說道。

「要是動作大點,就走光了。」趙鋼間認真說道。

「在美國,這種尺度的衣服,跟我們神州的短袖t恤,沒什麼差別。」林欣說道。

「布料還是太少了。」趙鋼間說道。

「我覺得很好看。」林欣略微傲然的揚了揚下巴。

趙鋼間撇了撇嘴,也懶得再說。

「你是怕我吃虧?還是你會吃醋?」林欣突然問道。

「我吃個蛋醋。」

趙鋼間翻了翻白眼,說道,「我只是不想讓你著涼,知道吧?」

「知道了。」

林欣笑著點了點頭。

宴會進行到一半的時候,鮑威爾才匆匆出現。

趙鋼間帶著林欣走向了鮑威爾。

美女總是容易吸引人的注意,簡單的介紹了一下,鮑威爾就認識了林欣。

儘管心情不怎麼好,但是鮑威爾還是跟林欣多說了幾句話,也不知道林欣是怎麼說的,只是幾句話而已,就把話題轉移到了資金鏈上面。

「鮑威爾,聽說你的資金鏈出了點問題?」趙鋼間藉機問道。

「也不是什麼大問題。」

鮑威爾說道,「需要提交一筆保證金。我已經在操作了。」

「親愛的,你不是有一筆余錢么?」林欣突然對趙鋼間說道,「你跟鮑威爾先生關係這麼好,何不借給他周轉一下?」

「也對。」

趙鋼間點了點頭,對鮑威爾說道,「鮑威爾,我有一個信貸公司,你要是缺錢,我可以借給你,當然,利息會比銀行低。」

「真的?」

鮑威爾問道,「我需要的可是大數目。」

「呵呵,多大?」趙鋼間傲然的問道。

「兩百億。」

鮑威爾豎起兩根手指頭,說道,「現在wto那邊限制了我的公司的運轉,我需要把交一筆保證金。你能借我?」

「兩百億,也不算多。」

趙鋼間說道,「要借你,也可以,不過,按照公司的規定,我們需要有東西做抵押。」

「你想要什麼抵押?」鮑威爾微微皺眉問道。

「用你那艘從英國手上買到的航母。」趙鋼間說道。

鮑威爾愣了一下,隨即眯著眼睛看著趙鋼間,說道,「親愛的趙,你的消息,還真是靈通。」

「還行。」趙鋼間笑了笑。

「是神州政府讓你這麼做的?」鮑威爾問道。

趙鋼間愣了一下,隨即笑道,「沒錯。」

鮑威爾思索了一下,然後說道,「那艘船,是我打算拿來弄一個航母博物館。他的價值,遠超過200億。如果是神州政府讓你這麼做的,那如果我沒想錯的話,他們,想要那艘航母。」

「沒錯。」趙鋼間說道,「他們知道你最近出了一些問題,所以希望可以幫助你解決問題。」

「能出多少錢?」鮑威爾問道。

「比你買航母的時候花的錢,多。」趙鋼間說道。

「晚宴結束後去我在這的家裡坐坐,如何?」鮑威爾說道。

「不好意思,等會兒有點事情,這樣吧,明天晚上,我做東,請你吃飯,怎麼樣?」趙鋼間問道。

「好。」

鮑威爾點了點頭。

晚宴進行的十分熱鬧,也十分的順利。

晚宴大概在晚上十點鐘的時候結束。

賓主徑,然後各自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