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女請留步 >第一百七十五章賭大的!

第一百七十五章賭大的! (1/2)

小說名稱《美女請留步》 作者:老施  更新時間:2014-07-30 18:07  字數:3832

「怎麼了小澤?你不是號稱日本的金花小王子么?今天怎麼那麼不給力啊,好幾把都棄牌,敢不敢騙我一下?」呂小布一邊笑著,一邊把手放在身後美女的大腿上不停的磨蹭著。

小澤的臉色有點陰鬱,因為他的牌要麼就是非常小,要麼就是剛好被呂小布壓抑頭,十分鐘不到就輸了一百多萬,而且還是美金,這不管是誰都得鬱悶。

趙鋼鏰站在呂小布後面,發現這呂小布雖然牌技不咋滴,但是人品倒是相當不錯,幾次牌摸的都很好,當然,趙鋼鏰看的不是呂小布打牌,他特別注意的是呂小布的樣子。

之前沒仔細看還沒覺得,現在仔細看了之後,趙鋼鏰發現,這呂小布跟中央里那個姓呂的人,似乎長得挺像。

如果這呂小布真的是中央里那個人的兒子,那事情就好玩了。

轉眼間就過去了二十多分鐘。

呂小布這一把拿到了一手非常好的牌。

同花順!

而且是桃花的qka,這可是同花順里最大的一手牌,僅次於炸彈。

呂小布的眉角微微一抖。

隨後開始小心翼翼的加註。

對面的小澤估計也拿了不小的牌,也開始加註。

等到桌子上的賭注已經接近了一百萬的時候,呂小布突然扔了五百萬出去。

這可是大手筆,而那小澤明顯被嚇了一跳,他猶豫了一下,說道,「呂小布,你別詐我!」

「我就是詐你,你能怎樣?」呂小布得意的笑道。

「我草,老子還真不信了!」

小澤直接也跟了五百萬。

「來,繼續!」

呂小布又扔了五百萬。

小澤似乎已經騎虎難下了,他也跟著扔了五百萬進去,而這時候,他的籌碼已經完了。

「哈哈,你沒錢了么?我再下五百萬,你有種跟啊!」呂小布得意的有扔了五百萬出去。

「我,我!!」

小澤的臉色十分難看,他看了一下手上的牌,又看了一下呂小布,隨後咬了咬牙,拿出卡說道,「給我再拿一千萬過來。」

「是的。」

服務生上前拿走了卡,沒多久就拿了一千萬的籌碼過來。

「我下一千萬!」

小澤直接扔了一千萬下去,然後說道,「有種你也跟。」

「跟就跟,怕你不成?」

呂小布拿出一張工行的黑卡,遞給了旁邊的女人,讓他去拿錢。

等那女人回來的時候,她的手上,赫然是五千萬的籌碼。

「我也跟一千萬。」

呂小布扔了一千萬下去,然後說道,「有種繼續跟,老子剩四千萬等你呢。」

「呂小布,你真要玩這麼大?」

小澤狠聲道,「你不怕你把錢輸光了,你爸找你麻煩?」

「我錢多,輸不光。」

呂小布傲然道,「有種你就跟啊。」

「好,我奉陪到底!」

小澤一咬牙,也拿了五千萬籌碼過來。

兩個人一下子都把五千萬給堆上了。

呂小布傲然的讓身旁的女人拿了一億的籌碼過來。

這麼大籌碼,可有點嚇人了。

當然,在場的人都是大人物,見過的錢比這多的多,所以倒也鎮定,而且因為有規定,不許在雙方賭博的時候出聲跟做動作,所以大家都十分淡定的看著,當然,呂小布跟小澤兩人看牌的時候動作都是比較隱秘的,除了趙鋼鏰這種眼力非常的人能夠看到之外,其他人還真不見得就看的到。

小澤也拿了一億的籌碼過來。

兩人把籌碼都堆了上去。

「草,小澤,你這是打算讓我過個好年么?」呂小布眼見小澤竟然還跟,大笑出聲道,「我勸你,還是趕緊開我吧,不然只怕你會把你的家底兒都輸光的。」

「我敢玩,就不怕輸。」

小澤眼睛通紅的說道,「有種咱們一人再下一個億下去,然後直接開牌?」

小澤這話一出,明顯氣勢就弱了一些,呂小布注意到了這點,嘴角上揚,說道,「一個億哪裡夠啊?兩個億吧。」

「兩個億!」

在場響起一陣倒吸涼氣的聲音。

呂小布臉上的得意更加明顯了,在內場能夠讓人震驚,這可是相當難得的事情,也是相當長臉的事情。

「我草你嗎的,兩億就兩億。」

小澤拿出好幾張卡,遞給了服務生。

呂小布也拿出了幾張卡,交給了自己的女人。

沒多久,雙方都換好了籌碼。

桌子上堆了一堆五百萬的籌碼,看起來相當震撼。

「雙方均已下注,是否開牌?」

荷官問道。

「開。」

「開。」

兩人同時說道。

「請呂小布先生開牌。」

荷官說道。

「把錢給我吧。」

呂小布傲然一笑,將自己的牌翻了過來,說道,「qka,同花順。全世界最大的同花順。」

小澤的臉色猛然僵住。

呂小布大笑道,「你應該也是同花順吧?哈哈,你能拿到比老子更大的同花順么?哈哈哈!」

一邊笑著,呂小布就要去拿錢。

就在這時,只見小澤的臉上突然露出了詭異的笑容,他笑著翻開桌子上的牌,然後說道,「不好意思,三個a,全世界最大的炸彈。」

呂小布的臉色瞬間僵住,他盯著桌子上的三個a,不敢置信的說道,「炸彈,怎麼可能是炸彈。」

「不好意思,錢,我收下了。」

小澤笑著說道。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呂小布搖頭道,「怎麼可能是a炸。」

「一切皆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