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女請留步 >第一百六十九章姐妹

第一百六十九章姐妹 (1/2)

小說名稱《美女請留步》 作者:老施  更新時間:2014-07-27 15:15  字數:3574

趙鋼鏰只是笑了笑,倒不顯得如何激動。那些新聞媒體,是他讓喬安東尼安排過去的,既然美國政府打算偷自己的戒指,那自己倒不如將計就計,把美國政府這件醜聞曝光出去,要知道,政府綁架市民,這對於市民對政府的信任感,那簡直是摧毀性的打擊,要是政府可以隨便的綁架無辜市民,那以後豈不是人人都得自危?睡一個覺鎖再多的門都沒用,人家政府直接破開你的家門就可以進來了。

考慮到這些,趙鋼鏰在進入FbI總部的時候給喬安東尼打了個電話,於是,就有了這個勁爆新聞。

至於那個爆炸,是趙鋼鏰送給科林政府最後一個大禮。

總不可能你設計老子,老子不反擊吧?

炸掉你一個實驗室,也算是對神州做貢獻了。

為了確保炸彈能夠在FbI的實驗室里爆炸,趙鋼鏰還特地讓人設計了密碼格,沒有專業的人才破解不了的那種。

事實證明,趙鋼鏰這一手玩的很漂亮。

FbI的最先進的一個實驗室,被炸成了粉碎,而那些精銳的科研人員,全部去見了上帝。

這對於美國情報部門的打擊,是非常大的。

趙鋼鏰愜意的躺在了床上。

距離最後的總統選舉,只差幾天時間。

只要喬安東尼能夠拿下美國總統的位置,那趙鋼鏰就可以讓他在第一時間廢除關於獵人的禁令,到時候,趙鋼鏰也將以獵人學校董事的身份,在華盛頓這樣一個美國的首府,重新啟用獵人酒館!

這對於獵人學校的意義,是非常重大的,只要這個酒館建立,那西方國家對於獵人學校的封鎖圍剿,就等於被打開了一個大的突破口,獵人學校將從此擺脫四面楚歌的境地。

而這,也是趙鋼鏰這次會親自來到美國的一個重要原因。

就在趙鋼鏰構思著如何確保喬安東尼能夠更穩妥的拿下美國總統位置的時候,趙鋼鏰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是薇薇安打來的電話。

電話里薇薇安說她想要給趙鋼鏰道謝,因為如果不是趙鋼鏰,她們姐妹倆可能就已經死了。

趙鋼鏰本沒打算讓兩人道什麼謝的,架不住薇薇安的哀求,趙鋼鏰就把自己房間號給了薇薇安。

不多久,薇薇安就帶著傑西卡來到了趙鋼鏰的房間,兩人並不是空手而來,她們帶了一些食物過來,還有一瓶的洋酒。

「你們這是幹什麼?」趙鋼鏰笑道,「現在是深夜了,難不成你們打算在我這兒喝酒?」

「親愛的趙。」

傑西卡給趙鋼鏰倒了杯洋酒,說道,「我們想要感謝你,為我們所做的一切。我們不知道該用什麼方式表達,所以。」

「不會是晚上不敢在家睡,要來我這兒呆到天亮吧?」趙鋼鏰似笑非笑的說道。

薇薇安臉色微微一紅,隨後嘆了口氣,說道,「其實,就是這樣的。」

「你們不用擔心。」

趙鋼鏰說道,「現在你們的事情已經被媒體知道了,如果這時候科林政府還敢對你們做些什麼不好的事情出來,那他明天就可以下台了。」

「但是,呆在你的身邊,有安全感。」薇薇安說道。

趙鋼鏰愣了一下,看向薇薇安,發現薇薇安眼裡,似乎有一些東西。

趙鋼鏰微微皺眉,似乎明白了什麼,但是他也沒多說,而是跟兩個女人喝起酒來。

沒一會兒,一瓶洋酒就完了,天色,也漸漸發亮。

陽光透過出窗帘,照射進了大廳。

傑西卡起身,去將窗帘給拉上,隨後轉過身子,一隻手,輕輕的褪下了自己連衣裙的肩帶。

連衣裙眨眼之間,就落到了地上,露出了傑西卡豐腴而又性感的酮體。

與此同時,薇薇安一隻手拉住了趙鋼鏰,將唇湊到趙鋼鏰耳邊,輕聲說道,「我們,想要,報答你。」

趙鋼鏰雖然隱約有所預感,但是還真沒想到竟然姐妹打算一起來,一邊感慨外國的開放,一邊卻是說道,「這個…我救你們,是因為你們是我朋友…」

話還沒說完,薇薇安就已經吻上了趙鋼鏰,而傑西卡,也走到趙鋼鏰身邊,半跪在地上,親吻起了趙鋼鏰脖子以下不能寫的地方。

這是一出十分香艷的大戲。

趙鋼鏰本不是什麼正直的人,特別是人家還是來報恩來了。

清晨的陽剛之火,瞬間被點燃。

三個人,在這樣的早晨,肆意的發泄著他們身體里最原始的慾望。

這一場戰鬥,一直從朝陽起來,戰鬥到了日上三竿。

整個房間里,到處是愛的痕迹。

趙鋼鏰還真沒試過姐妹花組合,這種組合可比單純的跟兩個女人來的刺激的多,因為這姐妹倆,長的一樣不說,還很默契,試想一下,當一個女人在你身下嬌喘承歡的時候,另外一個她卻是在跟你激情熱吻。

這種感覺,完全沒有辦法用言語形容。

如果非要說,那趙鋼鏰只有三個字。

爽爆了。

「我聽人說,你們神州人,在這方面,並不是很強大,但是,你,真的讓人太難以置信了。」

傑西卡躺在趙鋼鏰的左側,喘息著說道。

薇薇安相較於傑西卡比較內斂一點,她只是將頭枕在趙鋼鏰的腦袋上,臉色通紅。

趙鋼鏰笑了笑,說道,「老子我可是世界第一,不管什麼,都是世界第一,包括這個。不過,有一件事情,我需要跟你們說一下。」

「什麼事?」薇薇安直起身子,說道。

「我這人對女人的態度是,要麼不上,要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