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女請留步 >第一百六十五章綁架

第一百六十五章綁架 (1/2)

小說名稱《美女請留步》 作者:老施  更新時間:2014-07-25 16:03  字數:3755

華盛頓,白宮。

「通過我們對趙鋼鏰從去年到現在的情況分析,得出最終的一個猜測,趙鋼鏰對付超級戰士的武器,很有可能是他手上的這枚戒指。」

一個FbI的高級探員站在科林的面前,拿著一根長長的杆子指著投影大幕上趙鋼鏰的手指頭。

趙鋼鏰的手指頭上,戴著一個樣式普通的戒指,而在趙鋼鏰的這張照片之外,還有好幾張趙鋼鏰各個不同時期的照片。

照片上趙鋼鏰有時候有戴這個戒指有時候沒戴。

科林單手托住下巴,說道,「可能性有多高?」

「百分之八十以上,您看這些照片…」

那個高級探員仔細的給科林分析了一下趙鋼鏰的戒指可能是對付超級戰士的武器的一些證據。

科林沉默許久後說道,「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把這枚戒指,從趙鋼鏰的手上取下來,你們有什麼想法?」

坐在科林身邊的一些白宮的官員,都沉默了。

想法?能有什麼想法,戴著那枚戒指的,可是明面上的世界第一高手,除非他自己取下來,不然誰有辦法?

「趙鋼鏰在上上次來美國的時候,曾經認識了兩個女人。」

喬治突然說道。

「哦?兩個女人?」科林好奇的問道,「怎麼回事?」

「當時的傑克威爾森,想要把那兩個女人送給趙鋼鏰,但是沒有成功,後來,趙鋼鏰跟那兩個女人,多少結下了一些友誼,而按照趙鋼鏰的性格來看,如果是女人,接近他的機會,會很大,而如果是認識的女人,那要接近他,輕而易舉,只要我們能夠說服那兩個女人中的一個,讓她接近趙鋼鏰,用某種方法,讓趙鋼鏰把他的戒指取下來,那我們,有很大的機會,拿到那枚戒指。」喬治說道。

「兩個女人,哪一個,比較適合?」科林問道。

「妹妹傑西卡,沒有什麼腦子,所以可以排除她,姐姐薇薇安,心思縝密,應該可以完成這個任務,不過,趙鋼鏰對這兩個女人有恩,要讓她們去偷趙鋼鏰的戒指,很難。」喬治說道。

「如果我們是以政府的身份,讓她們去做這件事情,當然難,可是,如果我們換一種身份呢?」科林笑著說道。

「你的意思是?」喬治好奇的看著科林。

科林笑了笑,對那個FbI的高級探員說道,「現在有個任務,需要你們去完成。」

夜色漸濃。

薇薇安跟傑西卡姐妹倆今天忙的夠嗆,兩人拍了一天的片,整個人不管是精神還是體力,都嚴重透支了,不過,兩人倒也十分享受這種感覺,模特嘛,有的忙,總比天天呆在家裡養肉來的強吧?

一想到自己現在的生活,姐妹倆都是頗為滿意,而這一切,與那個叫趙鋼鏰的男人,是完全分不開的。

「聽說趙趙鋼鏰來到了華盛頓。」

傑西卡一邊拿著個熱狗吃,一邊說道。

「再吃下去肚子長肉可就拍不了片了。」

薇薇安警告了傑西卡一下,然後說道,「他確實來華盛頓了,今天電視上看到他了。」

「那你說,咱們要不要請他吃個飯?」傑西卡問道。

「這個看看吧,人家是大人物,要忙的事情多,哪裡會有那麼多空閑時間來跟咱們吃飯。」薇薇安說道。

「那倒也是。」

傑西卡點了點頭,兩人往公寓方向走去。

就在這時,迎面開來了一輛車。

車的遠車燈開著,讓人看不清車的樣子。

這輛車在開到傑西卡和薇薇安身邊的時候,突然停了下來,隨後車門拉開,幾個穿著黑西裝戴著墨鏡的男人從車上下來,抓住傑西卡跟薇薇安,將姐妹倆賽進了車裡,隨後關上車門,轉眼就消失在了夜色下。

整個過程加起來的時間超不過十秒,周圍甚至於沒有任何一個人反應過來。

「你們是誰,你們想幹什麼?!」

傑西卡在車上驚恐的大叫,結果沒有人理會她,她跟薇薇安的頭上被人戴上了黑色的頭套,而雙手,則是被人給反綁了起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車子停了下來。

傑西卡跟薇薇安被帶下車,壓著走了一段路之後,兩人頭上的頭套被取了下來。

這是一間大概十多平米,三面封閉,只有一扇門的房間。

房間的牆壁上被圖上了黑色的油漆,在一堵牆上有一面鏡子。

幾個壯漢站在薇薇安跟傑西卡面前,傑西卡被嚇得花容失色,薇薇安還稍微好點,不過也是臉色蒼白。

房間門被打開。

一個乾瘦的中年人,從房間外走了進來。

「歡迎兩位美麗的女士。」

乾瘦男人笑著說道,「自我介紹一下,我叫詹姆斯。」

「你們,你們是什麼人,想幹嘛?」薇薇安顫抖著聲音問道。

「我們是做生意的。」

詹姆斯說道,「做大生意的,你們,應該認識趙鋼鏰,是吧?」

「不認識!」

傑西卡連忙搖頭道。

「我們不認識。」

薇薇安也附和道。

「既然我們能把你們抓來,我們也有能力知道,你們跟趙鋼鏰的關係,所以,撒謊是沒有用的。」詹姆斯坐到椅子上,翹起二郎腿,說道,「如果你們接下去還打算繼續撒謊,那我想,我們就沒有合作的必要了。」

「我們為什麼要跟你合作。」薇薇安說道,「你知不知道,你們綁架我們,已經犯法了!」

「哈哈哈,法律,只不過是我們用來控制你們這些人的工具罷了。」詹姆斯傲然的笑了笑,看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