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女請留步 >第一百六十一章藥劑廠的難題

第一百六十一章藥劑廠的難題 (1/2)

小說名稱《美女請留步》 作者:老施  更新時間:2014-07-24 01:33  字數:3632

「你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時的樣子么?」馮雨朦突然問道。

「記得。」

趙鋼鏰一邊沖碗筷,一邊說道,「那時候你梳著兩條小辮子,穿著一件連衣裙,看起來老可愛了。」

「那時候你流里流氣,小小年紀,就穿人字拖。」馮雨朦輕聲笑道,「我還記得你好像被人打了。」

「別說了,都是年少不懂事。」

趙鋼鏰嘆了口氣,說道,「當時就覺得老子天下第一,也就是那次被打了,我才幡然醒悟了。」

「那你豈不是得謝謝我?」馮雨朦說道。

「當然,如果當初沒傻不拉唧的跑去泡你,就沒有現在的我。」趙鋼鏰轉過頭,盯著馮雨朦,說道,「為了感謝你,我決定…以身相許。」

本來馮雨朦還是蠻期待趙鋼鏰會說出什麼決定的,結果蹦出來個以身相許,馮雨朦一個沒忍住,笑了出來。

「那時候的你可沒現在這麼貧!」馮雨朦說道。

「我現在也不貧。」

趙鋼鏰說道,「不過,那時候可比現在大膽的多,大晚上的就敢在圖書館…」

「不要說。」

馮雨朦嗔怒的瞪了趙鋼鏰一眼,隨後隨手遞給趙鋼鏰一個盤子。

趙鋼鏰笑了笑,順手去接,沒想到馮雨朦這一手伸的太過來了,趙鋼鏰這一接,直接就抓在了馮雨朦的手上。

馮雨朦的手就好像觸電了一樣,縮了回去。

趙鋼鏰尷尬的抬起手抓了抓腦袋,卻忘了自己手是濕的,直接就抓了一頭的水。

「噗。」

馮雨朦一下子笑了出來,那種尷尬又有點曖mèi的氣息,瞬間消失不見。

看到馮雨朦笑,趙鋼鏰也跟著傻笑了起來。

在這樣一個晚上,趙鋼鏰跟馮雨朦真的就只是簡單的吃了個晚飯,然後簡單而又羞澀的回憶了一下過去,之後就各自離去。

沒有曖mèi旖旎,沒有少兒不宜。

簡簡單單,乾乾淨淨,清清楚楚。

趙鋼鏰很享受這種感覺。

他真的覺得,有時候男女在一起,並不一定要擦出愛的火花或者進行他媽的碰撞,聊聊天,說說話,讓那份情感,散發出淡淡的芬芳,足以讓人回味一生。

第二天趙鋼鏰就離開了學校,他並沒有按照計劃飛去美國,而是去了一趟fj。

他在fj這邊投建的藥劑生產線,將會在今天正式運作。

fj的市委書記潘如龍專程到了廠房這邊參加剪綵,趙鋼鏰給潘如龍一個面子,也就一起去參加了剪綵。

讓趙鋼鏰有點詫異的是那個凈壇老和尚竟然也去參加了剪綵,一問之下,這凈壇老和尚是受潘如龍邀請而來的,目的是給這邊的廠房做一下風水啥的。

凈壇老和尚一看到趙鋼鏰,那是腿都軟了,好在有潘如龍壯膽,凈壇老和尚才不至於跑路。

趙鋼鏰對這老和尚沒什麼想法,自然也就不會管他,在剪綵完了之後,趙鋼鏰直接找到了潘如龍,目的很簡單,讓潘如龍多照顧一下自己的藥劑事業,對於趙鋼鏰的要求,潘如龍自然沒有二話,滿口就答應了下來。

冷冰的臉上終於不再冷冰冰。

她看到趙鋼鏰的時候,露出了難得的燦爛笑容。

「以後,所有使用咱們藥劑的人,都會欠你一份恩情。」冷冰說道。

「別把我抬得太高。」趙鋼鏰笑道,「現在生產線已經投入運營,我們需要找到足夠多的藥店來銷售咱們的藥劑,只有有人願意幫咱們銷售,那咱們這件事情,才能算是真的成功,知道么?「

「嗯,我懂,廣告投放已經在進行中,相信很快就會有藥劑商人來了。畢竟,咱們的葯便宜,效果還好。」冷冰笑道。

趙鋼鏰笑了笑,沒有說什麼,他雖然商業天賦不怎麼樣,但是他卻隱約明白,藥劑的銷售,絕對不是便宜跟效果好就能行的!

中午的時候趙鋼鏰跟潘如龍等市政府的一些人一起去吃了一頓午飯,吃完午飯回到位於生產車間旁邊的辦公樓的時候,趙鋼鏰看到了一臉糾結的冷冰。

對於性子冷淡的冷冰而言,糾結這種情緒,是非常罕見的。

「碰到了什麼難事么?」趙鋼鏰問道。

「廣告今天下午就投放了,但是為什麼到現在還沒有一個藥劑商人打電話來。」冷冰皺眉問道。

「再等等吧。」

趙鋼鏰說道,「現在才過去幾個小時而已。」

「也只能這樣了。」

一直到晚上,冷冰都沒有接到哪怕一個藥劑商人的電話,似乎那些藥劑商人,都消失了一樣。

趙鋼鏰這時候也覺得事情有點不對勁,於是就用了點小手段,將一個藥劑商人給帶到了他跟冷冰的面前。

這藥劑商人叫王貴,是整個華南地區都算比較大的藥劑商人。

「王總,坐坐坐。」

趙鋼鏰坐在沙發上,笑著示意身前的王貴入座。

王貴的臉色微微有點白,他也不坐,就站著強笑道,「這個,趙總,不知您這事兒把我找來,是有什麼事么?如果有什麼事,您就直說,我如果幫的上忙的,一定幫。」

「你先坐。」

趙鋼鏰眉頭微微一皺,王貴腳一軟,立馬就坐了下來。

「最近生意還不錯吧?」趙鋼鏰笑問道。

「還行吧。」

王貴點了點頭,說道,「也就勉強能度日罷了。」

「哦!」

趙鋼鏰點頭道,「我聽說,你在藥劑這行,幹了二十多年,算的上是藥劑行業里的老人了。」

「還好還好,也就瞎混。」王貴擦了擦額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