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女請留步 >第一百五十三章獵人學校的刀

第一百五十三章獵人學校的刀 (1/2)

小說名稱《美女請留步》 作者:老施  更新時間:2014-07-19 18:07  字數:3684

這樣一個聲明的發出,著實的鎮住了一大部分的國家。

這些國家有的並不強大,他們會頒布那些法令,主要的一個原因,就在於他們的主子也頒布了那些法令,主子頒布了,他們不頒布,那也說不過去不是?

這些不算強大的國家,在面對獵人學校的聲明的時候,並沒有多少底氣,因為他們清楚的知道獵人學校的能量。

當然,有一些國家並不信邪,比如東歐的一個叫做烏蘭的小國。

這個國家,在獵人學校的聲明發出的當天晚上,派出軍隊,襲擊了獵人學校位於該國的一個酒館。

他們採取了炮火覆蓋的戰術,將整個酒館內超過十個的獵人,全部殺死。

這個行動,是自全世界大規模封殺獵人之後,第一次軍事行動。

儘管有不少國家都發表聲明譴責強烈譴責啥的,但是除了神州政府之外,並沒有哪個國家真的為那些被殺死的獵人說話。

就在這場屠殺結束後十二個小時不到。

該國的總統跟總理,被發現死在了他們各自的家中,連同他們一起死的,還有他們的保鏢團隊。

這個消息已經披露,全世界轟動。

要知道,一國的總統總理,那就是該國的一二把手,不管這個國家有多大,他在國際上享受的,都是元首級別的待遇,簡單點講,他們的身份,從面上看,跟美國總統俄羅斯總統,是沒有區別的。

這樣的兩個國家元首,竟然被人暗殺於家中,這就已經不是普通的暗殺了,這根本就是赤果果的恐怖襲擊!

迄今為止,還沒有哪個恐怖襲擊,能夠殺死一個國家的總統跟總理!

聯合國安理會當即派遣國際刑警趕赴烏蘭,而烏蘭,也發動了全國的警力,去搜尋慘案的製造者。

儘管並沒有直接的證據,但是幾乎所有人都知道,烏蘭國總統跟總理的死,一定跟獵人學校有關。

就在大家興師動眾要找兇手的時候。

當天晚上。

在烏蘭國總理總統身死十二個小時之後。

烏蘭國軍方總司令,被發現死在了辦公室內。

這間辦公室,位於軍方的總部,安檢比之總理總統家還更加的嚴格。

而因為總理跟總統都被人殺了,軍方還專門增強了戒備等級,將戒備等級調到了最高。

如此的情況下,他們的總司令,依舊被人殺了。

這,讓全世界,再次震驚,而在總司令房間里留下的一行字,讓所有政府,都覺得不寒而慄。

「這只是個開始,你們想玩,我們就陪著。」

字是用漢語寫的,字的旁邊寫著一個名字,這個名字,似乎已經淡出了公眾視線很久很久。

這個名字,代表著死亡,也代表著殺手至高無上的地位。

他就是傳說中的殺手之王,黑夜的白羊。

黑夜的白羊重現人間,帶走了烏蘭國軍方司令的命。

整個烏蘭國在悲傷之餘,也陷入了一種恐慌之中。

整個國家權力最大的三個人都死了,那接下去會是誰?

議會議長,還是最高法院院長?

事實證明,人們想的,沒錯。

第二天,議會議長在國會的一場針對昨天總統總理以及軍方司令的死的聽證會上,被人當場刺殺。

刺殺者是在穿過重重的防禦之後,一掌打斷了議會議長的脖子,然後飄然離去,而與此同時,最高法院院長,也在前往辦公的路上,被汽車炸彈給炸死了。

如果說之前的三場暗殺,讓全世界都陷入震驚的話,那後面這兩場襲擊,則是赤果果的對整個世界的挑戰。

他們在向全世界證明,他們有能力,在太陽底下,殺死任何一個與他們為敵的人。

聯合國安理會,將這幾場襲擊,全部定義為了恐怖襲擊,儘管沒有能夠找到恐怖襲擊的組織者,但是,聯合國安理會,還是在美國的主導之下,強行的,將獵人學校,歸結到了恐怖組織里。

而這一天,剛好是十一月一號。

光棍節。

獵人學校,成為了聯合國安理會文件里的恐怖組織。

當然,對於這份文件,有一些國家不承認,比如朝鮮,古巴,比如神州。

神州作為聯合國的常任理事國,拒絕在這份文件上簽字,而神州政府的拒絕簽字,也讓這份文件,在某種程度上,並不具備法律效力。

當然,美國開口說他具備法律效力,那就只能是具備法律效力了。

在這份文件簽署之後,聯合國要求神州,取締位於神州境內的獵人學校,對此,神州政府給出的回答是,他們並不知道獵人學校到底在哪裡。

與此同時,獵人學校開始對學校內的學生進行了篩選。

有政府背景的學生,大部分被送離了學校,當然,有一些學生對獵人學校的忠誠度很高,他們就獲准繼續留在學校里。

這一番篩選,篩選出了上千人,這些人全部被獵人學校送走,然後由某些人安排,送出了神州。

這些回到各自國家的人,都得到了他們國家的召喚,結果出乎很多人意料的是,只有少數人進入了國家部門工作,其他大多數人,都選擇從事了其他的行業。

問其原因,沒有人說,所以這成了一個不大不小的謎團。

十一月一號,晚上。

趙家燈火通明。

儘管獵人學校被定為了恐怖組織,但是這在神州絲毫沒有一點影響。

趙鋼鏰胸口戴上了獵人的胸章。

他並沒有對獵人學校的事情多說什麼,而是用最簡單的行動,擺明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