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女請留步 >第一百四十九章周家變天

第一百四十九章周家變天 (1/2)

小說名稱《美女請留步》 作者:老施  更新時間:2014-07-17 16:27  字數:3843

周建業身手非常,所以他要跑,國安局的這些人,根本就攔不住!

周建業沖向了旁邊的一個偏門,一腳將偏門踹開,沖了出去。

此時的他也已經完全沒有辦法去管周地死了這件事了,他的唯一想法就是跑,只要跑掉,自己就還有希望,要是被抓,一個叛國罪掛在身上,那真的一輩子都翻不了身了。

就在周建業衝出偏門的時候,一個龐大的身影陡然降落在他的面前。

「軍神!」

周建業雙眼陡然放大,隨後,就看到一雙大手,抓向了他。

周建業本能的想要反抗,但是那手的速度實在太快,快到sss級巔峰的周建業,都沒有任何辦法躲避。

啪。

周建業被抓住脖子。

「我是周家家主,你敢抓…」

周建業大呼出聲,似乎要引起周家人的注意,可是,軍神的手上,卻是陡然湧起磅礴的內氣。

這些內氣,輕易的摧毀了周建業防禦的內氣。

卡擦一聲。

周建業的脖子,硬生生的,被軍神,給擰斷了。

「軍神,上頭的命令,是務必活捉!」

陳柳衝過來,看到已然身死的周建業,頗為不滿的說道。

「務必,並非必須。」

軍神將周建業的屍體扔到了地上,隨即轉身離去。

旁邊那些聽到聲音衝出來的周家人,全部驚慌失措的看著地上已經死掉的周家家主。

這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什麼周家家主,會被人殺?

為什麼周家家主,會被人那麼輕易的殺了?

「把屍體帶走。」陳柳說道。

幾個手下上前,將周建業的屍體,給抓了起來,隨後跟著陳柳一起離開了周家。

整個周家,陷入了一片死一般的寧靜。

所有人都在猜測到底發生了什麼。

沒多久,周建業跟周地涉嫌叛國,並且殺害國際友人山本英吉和千夜魂的事情,被神州警方通報了出來。

通報里說,周建業跟周地兩人,因為仇日,所以策划了一場針對山本英吉跟千夜魂的暗殺,導致了山本英吉跟千夜魂死亡,周地被當場炸死,而周建業在事情敗露之後,畏罪自殺。

這個事情一出,整個神州轟動。

要知道,周家儘管沒有趙家那麼牛逼,但是也是神州數一數二的大家族,這樣一個家族的族長竟然會去暗殺日本神社的第一第二神級陰陽師,他的腦子被驢踢了?

說什麼仇日?

仇日就會不惜賠上自己的命也要去幹掉那兩個鬼子?

這是瘋了吧?

該知道內情的人,自然隱約可以知道一些內氣,而不該知道內情的人,則是一頭霧水。

日本政府在接到神州政府的這個通報之後,並不買賬,他們說兇手到底是誰,需要他們日本政府自己調查,他們希望神州政府能夠允許日本的調查組進入神州,結果卻被神州政府直接拒絕了,理由就是神州政府有能力查清楚一切,不需要鬼子幫忙,這讓日本政府跟神社憤怒不已,但是卻無能為力,只能一再的抗議。

就在神州政府的這個通報出來後不久,周家在全國各地多加武館,宣布關門,而周家掌控的產業的股價,也是一瀉千里。

不多久,周家因為經濟問題,被中央進行調查,與此同時,周家的很多產業,都被貼上了封條。

有人說,周家是欠了太多銀行的錢,現在還不上了,所以被查,也有人說,這是周建業的事情所帶來的餘威。

不管如何,一個龐大的周家,在短短的一個下午的時間,就陷入了近乎崩潰的局面。

這讓人們充分的感受到了,神州政府的力量,到底有多麼的龐大。

就在周家人六神無主的情況下,周童言,帶著一大筆錢,回到了周家。

這筆錢從何而來,人們不知道,但是,靠著周童言的這筆錢,周家暫時的緩解了燃眉之急,隨後,周童言以周建業侄子的身份,掌管了整個周家的大權。

這時候的周家風雨飄搖,那些周家的掌權人還巴不得有人能站出來背黑鍋呢,所以,周童言的掌權,進行的十分的順利,而在周童言掌權之後,趙家,第一個發來了賀電,隨後,溫商會,京商會,也都發來了賀電,並且表示,他們願意在某種程度內,幫助周家,度過此次難關。

當然,前提得是周童言當家主。

這時候,沒有任何人阻止周童言上位。

一個破敗的周家,你沒有那能力將他挽救,當上家主也只能是陪著周家一起死,這根本沒有任何的好處。

周童言,在周建業被抓第二天,經過周家各脈的一致表決,成為了周家家主。

是夜。

趙府。

周童言,帶著周家的幾個主事人,來到了趙府。

趙鋼鏰親自到門口迎接。

那幾個主事人在看到趙鋼鏰的時候,多少還有一些戒備,畢竟,周建業和周地跟趙鋼鏰不對付那麼久,趙鋼鏰一直都是周家的敵人,現在周家家道中落,這趙鋼鏰隨時可以落井下石滅了周家,這樣的情況下,主事人們不戒備才怪了。

趙鋼鏰接下去的表現,倒是讓人鬆了一口氣。

趙鋼鏰將周童言和周家的那些人迎進了趙府的大廳,然後讓手下上了最好的特工茶。

「童言,你們周家事情多,就不要特地過來了嘛。」

趙鋼鏰笑著說道。

「鋼鏰哥,我這兩個侄子出生到現在,我還沒來看過呢,這會兒來,算是晚來了,你可別怪我。」周童言笑著說道。

瀰漫在周家的破敗情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