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女請留步 >第一百四十章我不想輸!

第一百四十章我不想輸! (1/2)

小說名稱《美女請留步》 作者:老施  更新時間:2014-07-13 07:31  字數:3742

「哈哈哈,跟老子比力量,你還差…哎呀我草擬!」

趙鐵柱正得意的大笑呢,卻是突然看到倒飛而出的趙鋼鏰,竟然一甩手,扔了一個東西過來。

那東西的速度十分快,眨眼就到了趙鐵柱的面前!

這是一塊石頭。

就是地上那種最普通的石頭!

趙鋼鏰竟然在被自己的父親推飛出去的瞬間,從不知道什麼地方撿了塊石頭,而現在,這塊石頭,帶著趙鋼鏰強大的力量,飛向了趙鐵柱。

趙鐵柱正得意呢,哪裡能想到自己兒子竟然還出了這麼一手,因為石頭速度太快,一時之間,趙鐵柱竟然沒有辦法躲開!

石頭直接命中趙鐵柱的額頭,碎裂成了一片的粉末。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粉末讓趙鐵柱不得不閉上了自己的眼睛,而在趙鐵柱眼睛閉上的瞬間。

一道凌厲的勁氣,從趙鐵柱身前襲來。

趙鐵柱聽聲辨位,瞬間知道勁氣的方向,抬起手格擋!

砰的一聲。

趙鐵柱只覺自己手上傳來一股巨大的力量跟疼痛感,不用看,趙鐵柱也知道是什麼東西打在了自己的手臂上。

指虎,一定是自己兒子的指虎!

趙鐵柱睜開眼睛,果然,趙鋼鏰的手上,已經帶上了指虎,而他的指虎,正落在自己的手臂之上。

儘管自己的身體硬度遠超鋼鐵,但是趙鋼鏰手上的力量實在太大。

趙鐵柱隱約感覺,自己的手骨,出現了一絲絲的骨裂。

趙鐵柱眼裡閃過一絲火熱的光芒,隨後咧嘴一笑,手腕一抖,一把匕首突然出現在趙鐵柱的手上,趙鐵柱手持匕首,也不管趙鋼鏰那打在自己手臂上的拳頭,直接刺向了趙鋼鏰。

趙鐵柱的匕首名曰破軍。

趙鋼鏰在很小的時候就感受過這把匕首的威力,說削鐵如泥,那是一點誇張沒有,就連保羅那種高強度的複合金屬,都被破軍給一刀切開,要是這玩意兒切在人手上,那就好像是切在氣球上一樣,估計肌肉加骨頭都檔不了這玩意兒一分一毫。

趙鋼鏰速躲!

趙鐵柱的匕首在空中划出一道道精妙的弧線,而趙鋼鏰躲閃的也是相當的有技巧,饒是趙鐵柱匕首用的非常牛逼,竟也沒有辦法用匕首刺中趙鋼鏰一絲一毫。

趙鋼鏰的臉色十分嚴肅,因為自己老子的匕首上傳來一陣陣讓他心悸的感覺。

他可以肯定,自己的老子一定不會因為自己是他兒子,就手下留情。

這是一場兩個男人的戰爭,無關乎父子,就只是兩個男人!

匕首在自己的面前揮舞。

趙鋼鏰腳下快速連動,儘力躲閃的同時,也在找著自己老子的破綻。

這一次,趙鐵柱的攻擊,沒有任何的破綻。

攻擊如行雲流水,又好像是烏雲蔽日一樣,沒有給人一絲絲反擊的希望!

眼看著自己的兒子被自己逼迫的一直退,趙鐵柱別提有多得意了。

小樣,你老子我可是比你多吃了二十多年的米飯,就你還想贏我呢?再回去練幾年吧!哈哈。

一邊想著,趙鐵柱一邊瞄了一眼台下自己的女人,自己如此神勇的表現,他們肯定會很崇拜自己吧?

只是,當趙鐵柱的眼角餘光掃到台下的時候,卻是發現,自己的所有女人,包括自己的兒子女兒,竟然全部都瞪著自己,眼裡閃爍著你敢傷害兒子,我就跟你沒完的光芒。

趙鐵柱只覺得隱隱蛋疼的感覺,從自己雙腿之間傳來。

即使如此,趙鐵柱依舊一點放水的意思都沒有。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他強攻著趙鋼鏰,而趙鋼鏰則是應付的越來越艱難。

就在這時。

趙鋼鏰突然瞪大眼睛,看向趙鐵柱身後,低聲叫道,「凌雪阿姨?!」

趙鐵柱愣了一下,連忙回頭。

哪裡有什麼凌雪?

「你個龜孫子,騙我!!」

趙鐵柱怒叫一聲,想要回身,卻是已經來不及了。

趙鋼鏰趁著趙鐵柱轉身的瞬間,從攻擊中脫身,隨後將體內內氣,盡皆湧進自己的拳頭之中。

吼。

虎嘯聲響徹整個會場。

「還不夠!」

趙鋼鏰咬著牙,將內氣更加瘋狂的灌入拳頭。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趙鋼鏰拳頭上的青筋暴起,血管里血液瘋狂的涌動!

噗!

竟然有血管撐不住那強大的內氣,直接爆裂了開來,鮮血都噴濺了出來。

「夠了!」

趙鋼鏰一咬牙,拳頭轟向了自己的老子。

這時候,趙鐵柱才堪堪轉過身來。

看到那帶著鮮血轟向自己的一拳,趙鐵柱眉頭一皺,斷喝一聲,雙手陡然變幻出無數個掌印。

大慈悲,大日如來印!!

趙鐵柱當年為了將戒殺從其師父手中帶走,曾跋山涉水進入藏地,在藏地跟戒殺師父大威天龍和尚交手數次,後幸得大威天龍和尚欣賞,傳授一記超級無敵秒殺宇內風靡全球稱霸銀河系的防禦掌印,就是大慈悲,大日如來印。第一時間更新

這個掌印據說是當年釋迦摩尼創造出來的,威力一般,但是防禦能力卻是非常給力。

趙鐵柱從未拿出過這一個招式出來,一來這是一個底牌,二來,這個世界上也沒什麼人,能夠逼得他用出這一招。

但是眼下,趙鋼鏰這一拳,讓趙鐵柱感受到了威脅。

那種真正的可以傷害到性命的威脅。

這種威脅的感覺,趙鐵柱曾經在白玉凡身上隱約感受過一點點,但是卻也絕對沒有今天這麼濃烈!

在趙鐵柱的身前,一個個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