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女請留步 >第一百三十一章女神

第一百三十一章女神 (1/2)

小說名稱《美女請留步》 作者:老施  更新時間:2014-07-08 09:10  字數:3777

「我認輸。」

軍神雙手撐地,從地上站了起來,留下這麼三個字之後,就走下了比武台。

白小琴微微笑了笑,也轉身走下台。

她並沒有走回白家那邊,而是徑直走向了趙鋼鏰這邊。

趙鋼鏰有點詫異,等白小琴走到身前的時候,趙鋼鏰看到,白小琴的臉色,十分的蒼白。

趙鋼鏰連忙走上前。

白小琴還沒到趙鋼鏰身邊的時候,就趔趄了一下。

趙鋼鏰將白小琴扶住。

「照顧我一下。」

白小琴對趙鋼鏰露出一個有點勉強的笑容,然後就閉上了眼睛。

「照顧我一下?」

趙鋼鏰跟白小琴認識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聽到白小琴說出如此柔弱的一句話。

這跟白小琴一貫的風格,相差太多了。

「她信任你,可比信任白家人,多的多。」

趙鐵柱笑著說道。

趙鋼鏰點了點頭,白小琴很明顯受了很嚴重的傷,在這樣的情況下,她選擇來自己這邊,而不是回到白家,這足以說明很多事情。

趙鋼鏰扶住白小琴,坐在了椅子上,然後讓手下拿來最好的恢復藥劑,給白小琴餵了進去。

白小琴臉色蒼白的依偎著趙鋼鏰,並沒有醒來。

趙鋼鏰的心非常的酸楚。

他從未看過白小琴如此脆弱的樣子。

在他的心裡,白小琴一直是那個戰無不勝,並且什麼事情都不在話下的白老師,但是今天,她受傷了,而且受了很嚴重的傷。

她現在脆弱的就跟一個小孩兒一樣。

畢竟,她的對手,可是軍中第一人,軍神。

即使她在台上表現的那麼輕鬆,但是,單單最後一個以慢制快,就足以消耗掉她所有的經歷。

有時候一些招式技巧並不是只是說說那麼簡單。

他需要人們付出非常非常多的心血跟精力,去控制,運用那些招式。

趙鋼鏰伸出另外一隻手,將白小琴抱住。

這是他第一次抱他心中的女神。

每一個人都有女神,不管這個人是吊絲還是高帥富。

有時候女神並不需要長的非常漂亮,也不需要是白富美,只要她的某種特質,能夠完全的吸引到你,並且讓你崇拜她,那麼,她就是你的女神。

毋庸置疑,白小琴是趙鋼鏰心目中的女神。

在趙鋼鏰最脆弱的時候,是白小琴一手撐起了他的天,而在他很多次遇到挫折的時候,也是白小琴給了他幫助。

趙鋼鏰從未像對白小琴一樣對某個人心懷崇拜。

這種崇拜,使得趙鋼鏰對白小琴一直有一種吊絲對女神的不敢靠近的窘迫感。

而眼下,就這麼抱著自己的女神,感受著她的體溫,感受著她的呼吸,感受著她在你懷裡的存在感。

趙鋼鏰覺得,就算自己不拿了什麼冠軍,好似也沒有了關係。

趙鐵柱無奈的看著自己的兒子,就好像看到了當年的自己。

當年自己碰到曹子怡的時候,可也是這麼個吊樣,這兒子果然是親生的,碰到同樣是女神的白小琴,跟自己是一模一樣。

比武台因為受損嚴重,所以接下去的比賽只能暫停了。

這個暫停可給了現場那些新聞媒體很好的機會。

這次的比賽現場,據說來了超過一百家全世界的媒體。

這些媒體一般只能在賽後對選手進行採訪的,因為比賽的節奏十分緊張,大家都在備戰,哪裡能讓你採訪?眼下暫停比賽,記者們還不抓緊時間。

因為白玉凡敗北受傷離場,所以記者們都將注意力集中到了白小琴身上。

一大群記者也不管白小琴是不是正在休息,全部圍在了趙鋼鏰跟白小琴的身邊。

趙鋼鏰抱著白小琴的畫面,也被同時傳送了出去。

在遙遠的不知道什麼地方的地方。

孟菡咬著牙,看著電視里的兩個人。

「混蛋,等著我,等我回去,我一定會把你搶回來的!」

孟菡咬牙道。

「孟菡,走了。」

一個人招呼了一下孟菡。

孟菡點了點頭,將電視關掉,走向旁邊。

「今天的任務是幹掉傭兵協會的副會長,這可是咱們獵人學校的一次大行動,一定要加油!」

那人拍著孟菡的肩膀說道。

「嗯!」孟菡點了點頭,說道,「我會的!」

視線回到古武術聯合會總部。

趙鋼鏰皺著眉頭,看著那些不停發問的記者,抬起手,打了個響指。

何順天這個趙鋼鏰專職的貼身小秘書兼司機,就穿過人群走了過來。

「都趕走。」

趙鋼鏰臉色不滿的說道。

「得嘞!」

何順天弓著腰點了點頭,然後轉過身,面對著記者,直起腰,說道,「雷滴森嗯鄉親們,比賽選手正在休息,你們都別圍在這裡了。」

「我是美國n的記者,我們有權對比賽選手進行採訪,這是當初你們答應過的。」

一個白人女記者說道。

「我草,給臉不要臉呢?」

何順天眉毛一抖,眼睛一瞪,直接一把將那女記者的攝像機給遮住,然後對旁邊的幾個保安使了個眼色。

保安們上前,將圍著的記者全部拉走,哪怕那些記者在不住的叫囂著什麼我有新聞報道權之類的。

趙鋼鏰知道自己這個舉動肯定會給自己招來麻煩,但是那又怎樣呢?這時候的白小琴需要休息,而趙鋼鏰需要的,就是將那些打擾她休息的人都趕走。

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

白小琴幽幽的醒了過來。

她並沒有從趙鋼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