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女請留步 >第一百一十一章砸場子

第一百一十一章砸場子 (1/2)

小說名稱《美女請留步》 作者:老施  更新時間:2014-06-29 02:22  字數:3884

趙鋼鏰愣住了。

他看著麻美由真,說道,「如果這是個玩笑的話,那我只能告訴你,這並不好笑。」

「我說的,是實話。」

麻美由真認真說道,「我知道,你想殺我,替紫蝴蝶報仇。」

「看來你也不傻。」

趙鋼鏰笑著點了點頭。

「所以,如果你幫我的話,我可以把我的命,送給你。」

麻美由真說道。

「我要你的命,隨時都可以取走。」

趙鋼鏰話音落下,一個倩影已然出現在了麻美由真的身邊。

青鸞的一隻手夾住麻美由真的脖子,另外一隻手拿著匕首,頂在了麻美由真的脖子上。

「事實上,你殺不了我。」

麻美由真說道,「我是代表日本國而來,只要我死了,有人會把我來找你的消息傳回國內,就算他們不知道我找你是為了什麼,但是只要你殺了我,他們絕對不會放過你,或者說你的朋友,親人。」

「可能你理解錯了。」

趙鋼鏰搖了搖頭,說道,「就算日本知道是我殺了你,又能怎麼樣?殺我?那行,我十分歡迎他們來殺我。」

「可是你還是殺不死我。」

麻美由真搖了搖頭,臉上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容。

突然,麻美由真的身體就彷彿氣球一樣變大了起來。

青鸞大驚,連忙後退。

砰。

麻美由真的身體,竟然發生了爆炸。

整個包間,升騰起一陣白煙。

趙鋼鏰坐在椅子上。

一隻手,輕輕的扶在了趙鋼鏰的肩膀上。

麻美由真將臉湊到趙鋼鏰的身邊,說道,「看吧,你殺不了我。」

「哈哈哈。」

趙鋼鏰突然大笑了起來。

麻美由真歪著腦袋,看著趙鋼鏰。

「我有點好奇,你為什麼要讓我幹掉那兩個老頭。」

趙鋼鏰說道,「那倆老頭在神社裡地位尊崇,你雖然在神社裡也有點地位,但是如果他們死了,也輪不到你繼承他們的位置啊。」

「只有他們死了,我的族人,才能自由。」

麻美由真說道。

「族人?」

趙鋼鏰皺眉道,「你的族人,被他們控制了。」

「是的。」

麻美由真點頭道,「我們族內,每隔幾年,都會誕生幾個根骨十分好的後代,也正是因為這些後代,所以我族才能夠一直興盛至今,但是後來,神社的人發現了我族的這個秘密,所以,每隔一段時間,我族內資質好的後代,都會被神社以各種借口帶走,培養成專屬於神社的神官。我們族,也因此成為了神社圈養的…種豬。」

「你這比喻我喜歡!」

趙鋼鏰笑道,「那如果那兩個老頭死了,你確定你們族人就能獲得自由?」

「確定。」

麻美由真說道。

「好,這個活兒我接了。」

趙鋼鏰點頭道,「等我殺了那兩個老傢伙,你記得把你的命,送到我面前。」

「我會的。」

麻美由真說道,「只要那兩個老傢伙死了,我隨你處置。」

「好!」

砰。

又是一陣白煙升騰而起。

等白煙散去。

麻美由真的身影,早就消失不見。

「日本的忍術?」

青鸞皺眉問道。

「陰陽術。」

趙鋼鏰說道,「在她進來的時候就已經施展,所以我們看到的她,大多數只是一個幻象而已。走吧,接了單大生意,得回去好好準備準備。」

「你真準備幫她?不怕她騙你?」青鸞問道。

「本來我就沒打算放日本那兩個神官回去。」

趙鋼鏰眯著眼,咧著嘴笑道,「那兩個老傢伙可是日本神社的支柱,也是日本的極右翼領導者,他們要是死了,對日本的打擊將會是巨大的。幹掉那兩個傢伙,對神州的好處,也是巨大的。」

「那對你的好處呢?」青鸞問道。

「對我?一點點好處。」

趙鋼鏰笑了笑,想起了情報里關於這兩個老頭與陳浩南的事情。

沒錯,就是陳浩南。

趙鋼鏰在日本的眼線發回來情報,也不知道陳浩南用了什麼法子,成功的跟日本的神社搞上了關係,而這兩個神級陰陽師,據說已經成為了陳浩南的後台。

陳浩南敢對趙思安下手,趙鋼鏰自然不可能輕易放過他。

要對付陳浩南之前,如果先將他的靠山給幹掉,那對付起陳浩南來,應該就簡單的多的多。

畢竟,那倆好傢夥在日本的地位還是非常高的,只要他們拉一票陰陽師去跟陳浩南合作,自己要想幹掉陳浩南,那還是非常難的。

趙鋼鏰有時候是個很豁達的人,但是有時候卻也是個很小心眼的人。

他可以輕易的不去計較劉天寶的事情,但是對於陳浩南,他卻是一直耿耿於懷。

因為陳浩南背叛了趙思安,也背叛了自己。

而對於背叛,趙鋼鏰的容忍能力一向很低,更別說陳浩南現在已經當了日本人的走狗。

哪怕他的目的只是壯大他自己,趙鋼鏰也不能接受他成為日本人走狗這件事。

所以幹掉陳浩南,已經上了趙鋼鏰的日程。

這次麻美由真就算沒有來找他,他也會好好大招待一下那兩個神級陰陽師,眼下麻美由真更是拿了她的命來做交易,趙鋼鏰沒理由不答應。

就算麻美由真是個美女,趙鋼鏰對她也不會心軟,因為這可是干出滅了紫瞳一族的事情的人。

紫蝴蝶紫瞳一族的仇,趙鋼鏰說過要幫她報,自然也會幫她報。

回到家已經是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