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女請留步 >第一百零一章斷你兩手!

第一百零一章斷你兩手! (1/2)

小說名稱《美女請留步》 作者:老施  更新時間:2014-06-23 13:08  字數:3968

防彈!

趙鋼鏰預料到沙皇的車會防彈,但是他卻沒想到,這車的防彈能力竟然這麼強!

要知道,飛機上這門大口徑的重機槍,可是連裝甲車的裝甲都能夠打的穿,普通的反彈玻璃防彈裝甲,在這重機槍面前,完全就是紙糊的,而沙皇的車,不僅沒有被打穿,更是連一個彈眼都沒留下,這裝甲的厚度,絕對逆天。

勞斯萊斯幻影裡面。

沙皇面無表情的坐著。

車身微微的震動著。

但是也僅僅只是震動而已,這輛車,是沙皇花了非常大的精力特地改裝過的,別說是那些重機槍,就算是一般的穿甲彈,要打穿這輛車的防護,那都得需要非常多的時間。

沙皇知道外面的人是誰。

除了趙鋼鏰,也沒有誰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找到這麼一大幫子的人來半道上伏擊自己。

一想到這個,沙皇不免有點佩服趙鋼鏰。

這前幾天才被自己打的要死要活,還沒幾天呢,竟然就上門尋仇了!

就算他遺失的種族血脈厲害,恢復能力強,但是這幾天的功夫,你能恢復到什麼程度?

就算你恢復到了百分百的程度,在俄羅斯這個國家裡面,不用沙皇出手,只要等一下後院的部隊過來,就得趙鋼鏰喝一壺的。

這算是拚命,還是只是傻大膽?

沙皇不由的笑了笑,搖了搖頭。

就在這時,車身的震動,變小了。

沙皇眯了眯眼睛,想來,應該是放棄了?

就在這時。

砰。

一聲悶響從車頂傳來。

沙皇抬起頭,看著車頂。

有人跳到了車上!

砰。

一聲更大的悶響。

「老大,有人砸車!」

車裡傳來手下的聲音。

「砸車?!」

沙皇錯愕的問道,「是誰?」

「趙鋼鏰!」

「趙鋼鏰?!」

沙皇這下真的有點懵了,這趙鋼鏰,不會腦殘到想用手把這車的裝甲砸開吧?

雖然自己也砸的開這裝甲,但是那得是自己全盛的時期,爆發出全部的力量,才有可能將這裝甲砸開,現在的自己,都沒有能力砸開這裝甲,跟自己一樣受傷的趙鋼鏰,要砸開這裝甲,是腦子被自己的錘子砸傻了么?

就在沙皇奇怪趙鋼鏰是不是被砸傻了的時候。

砰。

一聲比之之前更大好幾倍的聲音,陡然從車頂傳來。

一個拳印,赫然出現在了車頂,就在沙皇的腦袋頂上。

沙皇一愣,看著那個拳印,臉上漸漸露出震驚的神色。

「怎麼…可能!」

沙皇不敢置信的看著那個拳印,那個拳印是那麼的清晰,就好像是我們一拳打在橡皮泥上留下的印子一樣!

砰。

又是一陣悶響。

又是一個拳印!

「遺失的種族血脈,真的那麼逆天?!」

沙皇不敢置信的說道。他的身體已經非常好了,經過這幾天的修養,也才恢復了百分之六十的樣子,他估計,趙鋼鏰就算血脈逆天,頂多也就恢復到百分之七八十,最多讓你到百分之九十!

可是,如果只是恢復到百分之九十,可能在這裝甲上留下拳印?

就算是趙鋼鏰全盛時期,要在這裝甲上留下拳印,那也得拼了命吧?

他犯得著拼了命用掉半身力氣就為了把自己這裝甲給砸開?

到時候他力氣用盡,還怎麼跟自己打?

沙皇又是不敢置信,又是疑惑不已。

砰砰砰。

又是三拳。

三個拳印,出現在了沙皇頭上不同的位置,隱約可以看出來,這五個拳印,竟然組成了一個不大不小的圓圈!

沙皇猶豫了一下,按下車上一個按鈕。

「準備導彈!」

沙皇說道,「等我命令。」

「是!」

一個聲音響起。

就在沙皇說完話之後。

砰!

一記比之之前更響的響聲傳來。

這一次,在之前五個拳頭的中間位置,出現了一個更大的拳印!

沙皇眼睛伸手往旁邊一抓,他的兵器,出現在了他的手上。

與此同時。

砰。

伴隨著一聲撕裂般的聲音。

整個車頂,被砸出了一個直徑在半米左右的洞!

一枚手榴彈,被從外面扔了進來。

沙皇臉色不變,推開車門,沖了出去。

幾秒鐘之後。

轟!

爆炸從車內發生,整輛勞斯萊斯幻影,瞬間變成了一個巨大的火球。

任憑它裝甲再硬,內部發生的爆炸,足以輕鬆的將他撕裂成碎片。

沙皇站在地上,看著不遠處被炸飛起來的自己的作家,面無表情。

一個人影,悄然落在了沙皇的面前。

在這人落地的一霎那,周圍的槍聲,打鬥聲,似乎,一下子變小了許多。

沙皇看著面前的趙鋼鏰,微微皺起了眉頭。

趙鋼鏰的氣色非常的好,可以看的出來,他應該已經痊癒了。

這對於只恢復了百分之六十的沙皇來說,並不是一個好消息。

當然,沙皇並不緊張,因為這是在俄羅斯。

這是他的主場。

就算他只剩百分之六十的實力,要抗衡現在的趙鋼鏰,依舊不是多大的問題。

只要牽制住趙鋼鏰幾分鐘,後面的增援趕到,趙鋼鏰跟他的人,都得死在這裡!

除了後面的增援,沙皇還有另外一個法寶。

附近軍事基地的導彈,早已經因為他的命令而朝向了這裡,只要沙皇一聲令下,精確制導導彈,就會往這飛來,到時候就算趙鋼鏰逃的了,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