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女請留步 >第八十四章回京

第八十四章回京 (1/2)

小說名稱《美女請留步》 作者:老施  更新時間:2014-06-15 10:50  字數:3723

寧心庵恢復了往日的平靜。

而凈壇老和尚,卻是迎來了滅頂之災。

本來他被城管大隊長帶走,還滿是不忿呢,你丫的跟我一夥兒的沒幫我出頭就算了,竟然還站在敵人那邊,你這不是通敵叛國么?

結果,城管大隊長卻是一句話就讓凈壇老和尚閉嘴了。

「那人,是趙鋼鏰,趙,趙家的趙!」

城管大隊長說道。

儘管凈壇老和尚對於什麼趙鋼鏰並不是真的非常了解,但是他還是從城管大隊長的話里感受到了凝重的氣息,於是,他立馬前往了FJ市政府找潘如龍。

這潘如龍可是凈壇老和尚的老朋友,凈壇老和尚相信,就算自己真得罪了那什麼人王,有潘如龍幫自己,那也絕對沒問題。

結果,潘如龍在聽完了凈壇老和尚的話之後,果斷的沉默了。

沉默的凈壇老和尚的一顆佛心都快顫抖起來了,潘如龍才說道,「那人,是趙鋼鏰…趙家,的趙鋼鏰。」

「趙家的趙鋼鏰,什麼意思?」凈壇老和尚問道。

潘如龍還沒回話呢,凈壇老和尚突然眼睛一亮。

他想起了一個人。

那人住在南海附近的一座小島上。

據說是政府特別劃給那人住的。

當時凈壇老和尚還有點非議呢,是何等大牌的人才能夠劃一個島嶼自己住?結果就聽到當時省委的一個領導偶然說起了那個人的身份。

那人,是趙家的老太爺。

而趙家,是京城的趙家。

那個曾經盛極一時的趙家。

「您,您說的,是京城那個趙家?!」

凈壇老和尚張大著嘴巴問道。

「嗯!」

潘如龍點了點頭,說道,「趙鋼鏰,現在是趙家家主,同時也是古武術聯合會的會長,更是中央的紅人。當然,據說,他現在還是什麼地下世界皇帝…我指的是整個神州。」

「我滴個天!」

凈壇老和尚因為太過驚訝,都忘記該念阿彌陀佛了,他瞪大眼睛看著潘如龍,說道,「潘市長,這,這可如何是好啊,我不知道是他啊!」

「這…」

潘如龍也有點頭大,這凈壇老和尚,雖然人品不咋滴,斂財成性,但是至少人家也是緊靠黨組織的,而且因為他是FJ人,所以在佛教事務中,經常會給予FJ這邊當地佛教很多的幫助,要是因為他得罪了趙鋼鏰而被趙鋼鏰給弄了,那對於FJ來說,並不見得是一件好事。

在思考良久之後,潘如龍叫來了秘書,打算讓秘書給趙鋼鏰打個電話,不過,在考慮了一下後,潘如龍決定自己打電話。

現在的趙鋼鏰炙手可熱,還是自己打電話靠譜。

果不其然,潘如龍的電話讓趙鋼鏰有點驚訝,在潘如龍表明了他的意思之後,趙鋼鏰思考許久,總算是答應潘如龍不跟那個凈壇老和尚一般計較,不過,趙鋼鏰也手了,寧心庵是他修禪的地方,希望凈壇老和尚以後在佛教協會裡能夠多多幫助寧心庵。

凈壇老和尚自然是滿口答應。

所有人都沒有想到,就是這個答應,在許多年後,導致了一個非常有意思的結果。

趙鋼鏰掛掉了潘如龍的電話。

如果是半年前,趙鋼鏰還會把潘如龍當一號人物,但是現在嘛,趙鋼鏰不管是對手還是朋友,那可都是相當高層次的,市一級,對於趙鋼鏰來說,已經不夠檔次了。

不過,該給的面子趙鋼鏰還是會給的,畢竟,FJ是獠牙集團的老巢,很多地方還是得仰仗地方政府的。

就在趙鋼鏰打算返回京城的時候,趙鋼鏰接到了一個意外的電話。

「我回來了。」

電話里是一個有點陌生的女人的聲音。

趙鋼鏰愣了一下,隨即驚喜的叫道,「王雪?是你嗎?」

「是我。」

王雪的聲音傳來,「我回國了。你還好么?」

「好著呢,你現在在哪兒?」趙鋼鏰問道。

「我在SH。」

王雪說道,「剛下飛機。」

「那你先找個地方休息,我這就去SH。」

趙鋼鏰說道。

「啊?」

王雪驚訝的問道,「你在哪兒?」

「我就在SH郊區,等我啊!」

說完,趙鋼鏰掛斷了電話,然後馬上聯繫了趙家唯一FJ的私人飛機。

半個小時後,趙鋼鏰的飛機就上了天。

他十分的激動。

因為王雪終於回來了。

這個女人,是趙鋼鏰打心眼裡喜歡的一個女人,當然,這裡的喜歡不是那種男女之情的喜歡,趙鋼鏰喜歡她的愛心,也喜歡她的自強不息,甚至於有點崇拜這個女人。在經歷了上次的事情之後,王雪一直在國外修養,眼下回國,看來是已經完全康復了。

趙鋼鏰真的感謝老天,讓這樣的一個好女人能夠繼續留在人間。

兩個小時後,飛機降落在了SH的機場。

趙鋼鏰跟王雪約了個地方,然後就驅車前往。

在王雪之前的家的附近一個小菜館裡,趙鋼鏰見到了王雪。

在菜館碰頭似乎有點沒情調,但是王雪對於SH的那些會所啊什麼的一概不知,甚至於連休閑廳什麼的都不知道,只知道她家附近的菜館,所以趙鋼鏰就選了那個菜館跟她碰頭。

走進菜館,趙鋼鏰環顧四周,只有幾個客人,並不見王雪。

「鋼鏰!」

一個看起來有點陌生的女人,站起身對趙鋼鏰招了招手。

「你是…」

趙鋼鏰眯著眼睛看著那個女人。

那女人,長的很漂亮。

當然,漂亮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