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女請留步 >第七十九章修禪

第七十九章修禪 (1/2)

小說名稱《美女請留步》 作者:老施  更新時間:2014-06-12 22:18  字數:3820

趙鋼鏰住進了寧心庵。

本是不能接收男施主的寧心庵,一如以往一樣接收了趙鋼鏰。

當然,趙鋼鏰並不是什麼都不懂的人,所以他在住進寧心庵之後,寧心庵正門大殿的擴建,就進入了寧心庵的日常議程。

趙鋼鏰此次前來,不為泡妞,只為修禪。

沒錯,修禪。

說起來這有點扯淡,習慣浪跡花叢的趙鋼鏰,身上沾著滿滿的紅塵氣息。

這樣的人,在佛家看來就是那種可以下了地獄還繼續往下踹十八層的主兒,這種人身上的罪孽,就算是幾輩子,都不見得洗的清。

別人放下屠刀可以立地成佛,趙鋼鏰就算放下了屠刀,那也還是個屠夫,而且是個周身滿是紅粉骷髏的屠夫。

儘管趙鋼鏰都覺得自己修禪有點扯淡,但是他還是住進來了。

他住在了寺廟的後院,距離陳可可的禪房,大概有五十多米的距離。

他住進這個寺廟,真心不為泡妞,因為他連陳可可吳瑤琴,都沒有告知。

吳瑤琴還是在趙鋼鏰住進來的第二天,在做早課的時候,看到了趙鋼鏰,才知道他也跑來了這裡。

聽到趙鋼鏰說要修禪,吳瑤琴直接就樂不可支了。

「修禪?!哈哈哈,鋼鏰,你,你可笑死我了。」

吳瑤琴捏著趙鋼鏰的臉,說道,「你確定你不是想我了才來這裡對么?」

「瑤琴姐,我真的是來修禪的。」

趙鋼鏰無奈的說道,「不信你可以問住持。」

「就算你修禪,可你是男施主誒,修禪應該在少林寺修,怎麼跑來尼姑庵?」吳瑤琴笑問道。

「因為現在的寺廟,沒有一個像寺廟。」

趙鋼鏰嘆了口氣,說道,「比如咱們FJ最大的那個寺廟,我讓人打聽了,進廟修行,至少得本科學歷,一個月修行費用,最少三千,可以跟著那些和尚一起誦經念佛,最多的一個月五萬,寺廟的住持,會成為你最好的朋友,每天給你講述佛經的真諦,讓你感受佛法的浩然…你說這種地方,我怎麼修禪?」

「那你來這兒,沒花錢么?」吳瑤琴問道。

「花了,不過住持沒提,我自己提的,住持人好,我提出來在這裡修禪,她就答應了,住持說,男女之於佛主,其實並無差別,眾生皆是佛子,只要一心向佛,誰都能修佛。」趙鋼鏰認真道。

看到趙鋼鏰的表情不像是開玩笑,吳瑤琴終於認真了起來。

「你是碰到了什麼事么?」老江湖的吳瑤琴,自然明白,趙鋼鏰不會無緣無故要修禪,肯定是碰到了事情,所以她的一顆心一下子就提了起來。

「一點小事情。咳咳咳。」

趙鋼鏰說著,猛烈的咳嗽了起來。

之前說話的時候還好好的,這一咳嗽,就好像是沖了嚼了炫邁一樣,根本就停不下來。

吳瑤琴連忙給趙鋼鏰拍背,但是一點也沒見好。

趙鋼鏰咳得眼睛都紅了起來。

「喝口茶。」

一個熟悉的女聲從旁邊傳來。

一個不大不小的茶杯,被遞到了趙鋼鏰面前。

趙鋼鏰抬頭,看向茶杯的主人。

是陳可可。

「咳咳!!」趙鋼鏰本意是說可可的,結果沒想到話沒出口,就開始咳了起來。

「喝下去再說。」陳可可說道。

趙鋼鏰接過茶杯,將茶喝下。

很神奇的是,咳嗽,竟然停了下來。

趙鋼鏰眼睛一亮,說道,「這是什麼茶?」

「普通的苦丁茶。」

陳可可將趙鋼鏰手上的空茶杯接了過來,笑著說道,「住持說,你身上氣息虛浮,肝火過旺,喝點苦丁茶,可以降火,這是住持自己種的苦丁茶,比外面賣的苦多了。」

「可可,你下課了?」

吳瑤琴笑著問道。

「嗯!」

陳可可點了點頭,說道,「剛下課,我得回去複習了。再見。」

說完,陳可可轉身離去。

趙鋼鏰也沒有多挽留,他看向吳瑤琴,問道,「可可在上什麼課?」

「住持說可可身具慧根,所以打算把一身的佛法都傳授給可可,現在可可在跟住持學習。」吳瑤琴解釋道。

「我去,那不是一輩子當尼姑了?」趙鋼鏰驚訝的說道。

「那倒不會,住持說,只要心中有佛,就算是在紅塵世俗之中,也可成佛。」吳瑤琴說道。

「這個住持,還真是有點門道啊!」趙鋼鏰點了點頭,自己其實跟這個尼姑庵的住持並沒有什麼很深入的接觸,只能感覺到這人比較和藹,慈眉善目的,自己跟她提一些要求她都不會拒絕,眼下聽吳瑤琴這麼一說,趙鋼鏰動手對這個住持多少有了點興趣,畢竟,在如今的社會,還能有如此明理的住持,那真是太難得了,很多和尚尼姑,都掉錢眼裡了,開豪車買奢侈品,那真的是多如牛毛。

因為是佛門凈地,趙鋼鏰也是來修禪的,自然不可能跟吳瑤琴發生點什麼超越友誼的關係,而且,現在吳瑤琴因為陳可可的關係,與趙鋼鏰之間,似乎多了一些的隔閡,所以兩人只是簡單的聊了一下天,就各自離去。

趙鋼鏰回到自己的禪房之後,就翻看起了今天發的佛經。

佛經對於趙鋼鏰來說,十分的枯澀難懂。

不過,趙鋼鏰卻是咬著牙一個字一個字的看。

慢慢的,趙鋼鏰竟然適應了!

佛經雖然依舊枯澀難懂,但是卻不如之前味同嚼蠟一般。

有些東西看著一知半解的樣子,但是卻總能給人一種耳目清明的感覺。

趙鋼鏰不知道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