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女請留步 >第七十八章身體出問題!

第七十八章身體出問題! (1/2)

小說名稱《美女請留步》 作者:老施  更新時間:2014-06-12 22:18  字數:3675

趙鋼鏰在別墅里已經呆了好些天了。

這幾天的時間裡,林舒雅跟韓甜甜幾乎是寸步不離,而何曉柔也很神奇的每天留在別墅里服侍趙鋼鏰。

趙鋼鏰享受到了帝王一般的待遇。

趙鋼鏰其實並不好受,因為他感覺到何曉柔對自己的態度變了。

何曉柔變得溫柔了。

也變得體貼了。

她會輕聲細語的跟趙鋼鏰說話了,哪怕趙鋼鏰在tiáo戲她。

在面對趙鋼鏰輕佻的眼神的時候,何曉柔也已經不會再發怒,反而只是嗔怪的看著趙鋼鏰。

趙鋼鏰好歹也算是情場老手,自然隱約感覺到了什麼。

然後,趙鋼鏰就想到了那天做的那個旖旎的,關於何曉柔的夢。

不知道怎麼的,趙鋼鏰發現,自己在看到何曉柔的時候,某些需求,會變得特別旺盛起來。

趙鋼鏰每天都有一直十分奇怪的感覺。

而在這樣的感覺之下,趙鋼鏰開始咳嗽了起來。

這一咳嗽,就持續了很久。

似乎趙鋼鏰的身體,出現了一些狀況。

準確的來說,那些騷擾,對趙鋼鏰的身體,真的產生了一些影響,要不然趙鋼鏰也不至於動怒幹掉那麼多人。

趙鋼鏰可以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並沒有恢復到最佳的狀態。

哪怕他身上的傷已經好的差不多了,但是他的戰鬥力,依舊停留在之前倉庫外跟周童言等人對戰的時候的水準。

按道理來說,身體恢復了,戰鬥力肯定會有所加強的!

眼下不僅沒有加強,甚至於連回到平日的標準都沒有。

這對於趙鋼鏰來說,是非常不可思議的,而再過兩個月之後,趙鋼鏰就要證明自己的實力給趙世炎看。

如果到時候趙鋼鏰不能夠表現出讓趙世炎滿意的實力,那他,在比賽面對白玉凡等人的時候,必然就需要犧牲。

如果是犧牲給自己的朋友,趙鋼鏰還覺得無所謂,但是要是犧牲給白玉凡,那趙鋼鏰真的是不能忍受,要知道,白炎跟自己幾乎可以說是死敵了,如果自己犧牲給白玉凡,在白炎面前,絕對一輩子都別想能夠抬起頭來。

所以,趙鋼鏰不會,也不能,更不願犧牲自己成全白玉凡,哪怕那是為了神州。

身體出了問題,趙鋼鏰自然第一時間想到了冷冰這個職業的奶媽。

趙鋼鏰一個電話打給冷冰,跟冷冰講了一下自己身體的情況。

沒想到冷冰當天就直接飛來了SH找趙鋼鏰。

這讓趙鋼鏰感動的當場就要以身相許給冷冰。

只可惜被冷冰簡單的一眼給看的什麼地方都硬不起來了。

「你的身體沒有任何問題。」

冷冰在給趙鋼鏰檢查了身體後,說道,「除了你的肺部有些許的毛病之外,你的身體強壯的跟一頭牛一樣。」

「那我為什麼會咳嗽?」趙鋼鏰問道。

「這我也不知道。」

冷冰搖了搖頭。

趙鋼鏰還是第一次聽到冷冰會說她不知道,不由好奇的問道,「難不成這咳嗽是沒有任何原因的?」

「應該有一部分心理因素。」

冷冰說道,「遺失的種族血脈迄今為止都沒有誰能夠研究透,而每個人的血脈里又包含著各不一樣的血脈特性,也許你的血脈特性是咳嗽,現在被激發出來了,你就一直咳嗽了。」

「你跟我開玩笑,我還真有點接受不了。」

趙鋼鏰摸了摸腦袋,說道,「那我為什麼現在還沒有能夠恢復到最好的狀態?」

「這我也不知道。」

冷冰果斷的搖了搖頭,然後說道,「也許是你的血脈里正在發生某種變化,而這種變化需要很多的能量,所以你身體內的能量就都被用到了血脈變化中,當然,我說的這只是一個可能性。」

「某種變化?!」

趙鋼鏰眼睛一亮,說道,「我不會變成內kù外穿的超人吧?」

「首先你得有一條紅內kù,另外,你得敢於把他穿在你的外面。」冷冰白了趙鋼鏰一眼,然後說道,「我先給你打一針,看有沒有效果。」

說完,冷冰也不等趙鋼鏰詢問,直接拿起針一針扎進了趙鋼鏰的手臂里。

一管子的葯,一下子就注射進了趙鋼鏰的身體。

「感覺怎麼樣?」

冷冰問道。

「有點暈。」

趙鋼鏰摸了摸腦袋,然後說道,「除此之外,沒有什麼感覺。」

「出去跑三公里。」

冷冰說道,「體力運動有助於激發藥性。」

趙鋼鏰點了點頭,轉身就跑。

五分鐘後。

趙鋼鏰回到了冷冰的身前。

「現在呢?」冷冰問道。

「還是沒感覺。」

趙鋼鏰搖了搖頭。

「看來這葯沒有作用。」

冷冰兀自點了點頭,又裝了一管子葯,說道,「我再給你打一針。」

「等等等等!」

趙鋼鏰連忙制止冷冰道,「你這一針,確定能讓我的身體恢復到平常的狀態么?」

「不能確定。」冷冰老實的說道。

「那你還打?」

「打了也許有效呢?這種葯對身體無害。」冷冰說道。

「可這一針針扎的,也很疼的。」趙鋼鏰說道,「還是算了吧,等你什麼時候找到真正可以解決我身體問題的葯的時候,再給我打針吧。」

「其實你現在的狀況,我建議你靜養。」

冷冰說道,「找一個安靜的地方,然後好好調養,也許會有效果。」

「我知道了,對了,藥廠現在怎麼樣了?」趙鋼鏰問道。

「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