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女請留步 >第七十六章下死手!!

第七十六章下死手!! (1/2)

小說名稱《美女請留步》 作者:老施  更新時間:2014-06-11 15:10  字數:3922

饕餮死活不能理解。

因為按道理來說自己已經做足了準備了。

趙鋼鏰不可能在短短的幾天時間內,就將實力再提高一個層次。

饕餮卻是忘了,趙鋼鏰身具遺失的種族血脈。

這種血脈,越是到絕境,越能夠激發人體的潛能。

趙鋼鏰確實只是擁有SSS級巔峰的實力,也就差不多跟周建業等人一個層次,但是,趙鋼鏰在經歷了爆炸,以及坍塌之後,身體遭受到嚴重的創傷,遺失的種族血脈天賦,這時候自然就出現在了趙鋼鏰的身上,再加上趙鋼鏰此時怒意盎然,這種怒意,刺激著種族血脈,更好的激發身體的潛能。

總而言之,趙鋼鏰的身體,在飛快的恢復著的同時,遺失的種族血脈,也讓趙鋼鏰的實力,在眼下這樣的情況下,快速的恢復到一個比較高的程度。

而這種程度,就不是SSS級初階的饕餮跟SSS級巔峰力量的周童言能夠對抗的了的了!

伴隨著一聲慘叫。

饕餮整個人倒飛而出。

他的手自然的下垂著,很明顯是被趙鋼鏰給打斷了。

趙鋼鏰剛想追擊而出,卻是被周童言給攔住了。

趙鋼鏰眯著眼睛,腳下踩過一個玄妙的步法。

周童言除了空有一身力量,其他什麼都沒有,所以趙鋼鏰輕易的將周童言給躲了過去,隨後追上了饕餮。

「不!」

饕餮驚恐的看著趙鋼鏰。

之前饕餮還有拚死一搏的心思,但是眼下,他可是一點想法都沒有了,他就想趕緊回到監獄,雖然會被槍斃,但是好歹能多活幾天,而在這幾天里,指不定就有什麼轉機也說不定。

趙鋼鏰一把抓住了饕餮的腳,將饕餮往外飛的身子整個拉住,隨後用力的往地上一砸。

砰。

饕餮被重重的砸進地面,將地面砸出一個人形的坑來。

周童言這時候也已經衝到了趙鋼鏰身邊,他一腳朝著趙鋼鏰踹了過去。

趙鋼鏰一個閃身躲過,隨後一拳打中周童言的下巴,硬生生將周童言下巴給打碎。

周童言整個人倒飛出去幾米,倒在地上。

趙鋼鏰沒有去看周童言,而是冷眼看著饕餮。

「饕餮叔,按道理來說,您是跟我爸一個輩分的,就算再怎麼樣,我也不好意思殺了您。」趙鋼鏰說道。

「你不能殺我,你要殺了我,中央不會放過你的!」饕餮驚恐道。

趙鋼鏰笑了笑,手腕一轉,一把匕首出現在了他的手上。

「當初我爸沒做的事情,現在,就由我來做了。」趙鋼鏰抬起了手。

「不要!!不要!」

饕餮此時哪裡還有半點大哥的風範,他瘋狂的想要逃跑,但是他的整個身體都嵌進了地面,根本就跑不了。

「不要!」

一旁的周童言大叫著從地上坐起來,沖向趙鋼鏰。

趙鋼鏰冷笑一聲,揮動手臂。

噗。

匕首刺進了饕餮的腦袋。

饕餮的身體,猛然僵硬。

隨後,他不再掙扎。

自此,曾經的西南王,在進行了最後的反擊之後,被趙鋼鏰擊殺於SH。

自此,天下再無饕餮此人。

而作為敗寇,饕餮,也註定會被人很快的遺忘。

這就是任何走上這條路的人的悲哀。

風光的時候,他萬人敬仰,到處都傳誦著他的傳說。

而當有一日他跌落神壇,甚至於被後來者取代,那他將會很快被人所遺忘。

趙鋼鏰看著已經失去了生機的饕餮。

不被人遺忘的最好方法,就是永遠站在頂峰!

趙鋼鏰握了握拳頭。

他暗暗下定決心,一定要真正的站在所有人的巔峰,強到沒有任何人可以撼動他的地位。

趙鋼鏰不知道的是,在幾十年前,他的父親在面對同樣一個被他打落地獄的**梟雄的時候,也有類似的感慨,只不過,當時他的父親,卻下了一個跟趙鋼鏰完全不同的決定。

而這個決定,註定了將來父子倆所走的道路,將會完全的不同。

而這,也是趙鋼鏰,跟趙鐵柱,最大的區別。

「我殺了你!」

周童言的怒吼聲從旁邊傳來。

因為下巴被打碎,所以這怒吼聲多少有點含糊不清。

趙鋼鏰轉過頭,冷冷的看著已經飛撲過來的周童言,隨後,趙鋼鏰伸出了手。

啪。

氣勢洶洶飛撲而來的周童言,就這麼簡單的,被趙鋼鏰一隻手掐住了脖子,然後落在了地上。

趙鋼鏰看著周童言,眼裡不帶有任何的感情。

周童言通紅著臉去掰趙鋼鏰的手,卻發現,以他SSS級巔峰的力量,竟然都掰不開趙鋼鏰的手。

這是什麼情況?!

周童言驚呆了。

趙鋼鏰的另外一隻手,高高的舉了起來。

「童言,還記得之前我跟你說過的話么?」

趙鋼鏰眯著眼,看著周童言,說道,「我說過,下次見你,我必殺你。」

周童言雙眼獃滯的看著趙鋼鏰,看著趙鋼鏰高高舉起,並且對準他腦袋的手。

「動手。」

周童言嘴角微微扯了一下,用幾乎沒有的聲音說道。

趙鋼鏰嘴角微微翹了一下,腦袋微不可查的點了一下,隨後,他的拳頭,照著周童言的腦袋,重重的轟了過去。

這勢如破竹的一拳,足以將周童言的腦袋如西瓜一樣打爛。

周童言發出了瀕死的怒吼。

就在這時。

「得饒人處且饒人。」

一聲嘆息傳來。

只見一襲白衣飄然而過,趙鋼鏰的拳頭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