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女請留步 >第六十九章釋懷與新的情況

第六十九章釋懷與新的情況 (1/2)

小說名稱《美女請留步》 作者:老施  更新時間:2014-06-08 16:41  字數:3780

唱歌喝酒,氣氛熱鬧。

幾個女人都是姿色非常,唱歌的功夫也十分了得,跟職業歌手有的一比,所以趙鋼鏰還是玩的蠻幸福的。

當然,為了能夠做到不顧此失彼,趙鋼鏰就每當喝酒,就會一同跟林舒雅還有韓甜甜喝,當然,何曉柔也得一起喝。

喝的正爽,韓甜甜提議要跟趙鋼鏰來首情歌堆場。

雖說今天晚上情歌唱了不少,但是還真沒有一首是對唱的,趙鋼鏰笑著答應,然後問韓甜甜要唱什麼歌,韓甜甜就說唱一首老歌,《今天你要嫁給我》

一聽到這個歌名,趙鋼鏰就條件反射一樣看了一下林舒雅,發現林舒雅正跟何曉柔玩骰子喝酒。

趙鋼鏰微微安了一下心。

音樂聲響起。

「春暖的花開…」

趙鋼鏰唱歌是真心不錯,而韓甜甜作為青春美少女的一員,唱歌也沒的說,兩人配合起來天衣無縫,特別是感情的部分,韓甜甜唱的十分動情,趙鋼鏰也自然十分動情。

等一首歌完了,興許是唱的太過情深,韓甜甜抱著趙鋼鏰,吻了上去。

趙鋼鏰似乎沒反應過來,往後退了一下,韓甜甜緊緊的抓住趙鋼鏰的手。

這一幕,都被旁邊的何曉柔跟林舒雅看在了眼裡。

何曉柔拉住了林舒雅的手。

她可以感覺到林舒雅的手在顫抖。

當然,也有可能是她的手在顫抖。

終於,林舒雅站了起來。

「我去一下洗手間。」

林舒雅走出了包間。

趙鋼鏰輕輕的推開韓甜甜。

發現韓甜甜的眼裡掛著淚水。

趙鋼鏰不明所以,然後就看到韓甜甜一把推開了自己,走出了包廂。

趙鋼鏰愣了一下,隨即卻是好像明白了什麼。

趙鋼鏰站在原地,想要追出去,但是卻發現自己根本就走不動。

有些事情,看來真的是註定不可避免的。

趙鋼鏰坐在了沙發上。

一旁的何曉柔轉過頭,看著趙鋼鏰,說道,「你知道你這樣很傷舒雅的心么?」

趙鋼鏰無言以對。

「你還是不是個男人了?是男人就把實情跟她們講,磨磨唧唧唧唧歪歪顧慮這顧慮那,你能不能考慮一下別人的感受,你這樣子,讓舒雅覺得自己就跟個小三一樣,你知道么?」何曉柔怒問道。

「我…」

趙鋼鏰想要說點什麼,但是卻突然發現,何曉柔說的一點都沒錯。

自己深愛著林舒雅跟韓甜甜,但是卻因為顧慮太多而不敢說,這對於整件事情,根本就沒有任何作用,該發生的還是會發生,該知道的還是會知道,既然如此,自己還顧慮那麼多東西幹什麼?

結果到底會是怎麼樣的,想那麼多也沒用。

趙鋼鏰握了握拳頭。

「男人就得有個男人的樣子,磨磨唧唧的男人最讓人討厭,你知道么?」何曉柔繼續說道。

「我知道該怎麼做了!」趙鋼鏰點頭道,「多謝你了,曉柔。」

何曉柔愣了一下,看著趙鋼鏰認真感激的表情,不知道怎麼的,一股衝動,湧上心頭。

何曉柔一把抓住趙鋼鏰的手,拉向了自己。

趙鋼鏰錯愕了一下,隨即就感覺到一個溫熱的嘴唇,堵住了自己的嘴。

何曉柔瘋狂的吻著趙鋼鏰。

趙鋼鏰有點發矇,自己剛下了決心要把林舒雅的事情跟韓甜甜說,這何曉柔,幹嘛吻自己?

幾秒鐘之後,何曉柔停下了動作。

她的眼裡帶著幾分醉意,但是並不是真的醉的那種。

「我喝醉了,所以剛才那一下,你就當什麼事都沒發生!」何曉柔說道。

「額…」

趙鋼鏰摸了摸腦袋,有點不知道該怎麼說。

與此同時。

在KtV的女洗手間。

林舒雅雙手撐在洗手盆上,她的眼睛微微的有點紅。

她以為自己夠大度,但是卻依舊沒有辦法看著自己深愛的男人在那跟自己的閨蜜接吻。

儘管知道他有很多的女人,但是…閨蜜跟其他女人完全不同。

林舒雅控制著不讓自己的眼淚流出來。

這時,一張紙巾,被人從旁邊遞了過來。

林舒雅轉頭一看,發現韓甜甜正淚眼婆娑的看著自己。

「甜甜,你怎麼?」林舒雅驚訝的看著韓甜甜,韓甜甜卻是拿著紙巾,擦掉了林舒雅眼角的淚水。

「舒雅,你別哭了。」

韓甜甜微微抽泣著說道,「我以後不會再故意氣你了。」

「什麼?」

林舒雅有點不明所以,韓甜甜卻是繼續說道,「我知道你,你跟鋼鏰的事情了。」

「你,你都知道了?」林舒雅問道。

「嗯,今天一天,我都在想,要怎麼才能報復你…你是我的閨蜜,你把你不要的男人丟掉,我撿了起來,視為珍寶,而你現在卻又要把他拿回去,我很不高興,真的很不高興。」韓甜甜開始哭了起來。

林舒雅連忙伸手去擦韓甜甜的眼淚。

「舒雅,我們是最好的朋友,從小到大,我們沒吵過架,沒紅過臉,我們比親姐妹還親,剛才我是故意要跟鋼鏰唱那首歌氣你的,但是…但是我看到你哭了…我心好疼,舒雅,我答應你,只要你想要回鋼鏰,我就把他給你,我會退出的,你不要哭了,好嗎?」韓甜甜哭泣道。

「笨蛋。」

林舒雅將韓甜甜擁入懷中,說道,「你愛他,我也愛他…既然我們都愛他,那為什麼要退出呢?我們都能接受他其他的那些女人,為什麼就不能接受彼此呢?」

韓甜甜抽泣著,沒有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