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女請留步 >第六十七章曾經的兄弟

第六十七章曾經的兄弟 (1/2)

小說名稱《美女請留步》 作者:老施  更新時間:2014-06-07 09:39  字數:3831

周童言,對著趙鋼鏰,揮動了手上的拳頭。

周童言的力量非常的大,而力量帶來的,是極快的速度。

趙鋼鏰站在原地,不躲不閃。

楊詩涵站在周童言後面,雖然捂著臉看起來很委屈的樣子,但是眼裡卻是閃爍著精光。

孟青王浩跟劉浪站在旁邊,他們雖然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不過,看到周童言對趙鋼鏰揮拳相向的時候,他們都呆住了。

以他們的身手,根本就來不及阻擋。

他們只能大喊出聲。

而這時候,周童言的拳頭,已經打到了趙鋼鏰的臉。

趙鋼鏰臉上的肌肉開始扭曲。

口水從趙鋼鏰的嘴裡噴了出來。

砰。

趙鋼鏰的身子往旁邊飛出去數米,重重的撞在了牆壁上。

周童言詫異的看著趙鋼鏰,他自問自己是絕對打不過趙鋼鏰的,但是為什麼…趙鋼鏰不躲?剛才那一下,趙鋼鏰明明可以輕鬆躲過的!

趙鋼鏰從地上站了起來。

他的嘴角帶著一絲血跡。

啪啪啪。

趙鋼鏰拍了拍身上的塵土,然後平靜的看向周童言,說道,「童言,上次在獵人學校,我欠你一條命,現在,兩不相欠了。」

周童言臉色掙扎的看了一下自己的拳頭,又看了一下趙鋼鏰,然後說道,「鋼鏰哥,我不想這樣子…」

「其實我很高興。」

趙鋼鏰慢慢的走到周童言的面前,看著周童言那足有兩個自己這麼大的身體,說道,「你終於有了自己的主見,有了自己的思想…這是一件好事,作為你曾經的兄弟,我很高興。」

「曾經的…兄弟?」

周童言痛苦的看著趙鋼鏰,他的手,顫抖了起來。

「我親眼看著你,從一個懦弱的小胖子,一步步,走到了現在這個位置。」

趙鋼鏰平靜的說道,「現在的你,擁有了一切,權勢,財富,女人…我想,接下去的路,你一個人走,應該也不會有什麼問題了。」

「鋼鏰哥…我…」

周童言想要說點什麼,但是卻只是張著嘴,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也許下次見面,我們就成敵人了。」

趙鋼鏰笑了笑,說道,「作為將來的敵人,我想跟你說一句話。」

周童言的眼睛通紅,淚水在眼眶裡不停的打著轉。

「如果,我們成了敵人,那下一次,你對我出手,我必殺你。」

趙鋼鏰說完,轉身離去。

「鋼鏰哥!!」

周童言轉過身,伸手想要抓住趙鋼鏰,卻發現,自己根本就移不開腳。

「童言,鋼鏰一直都在保護你。」

孟青走到周童言身邊,拍了拍周童言的肩膀,嘆了口氣,也離開了。

「童言,我們會好好勸勸鋼鏰的,不過,你對王曉曉做的事情,我們作為好朋友…也不會原諒你的。」

劉浪說完,跟王浩一起離去。

整個房間內,一眨眼的功夫,就只剩下了楊詩涵跟周童言。

周童言的眼淚,終於落了下來。

砰。

周童言癱坐在了地上,痛哭流涕。

「鋼鏰哥…鋼鏰哥…」

「童言,站起來!」

楊詩涵抓著周童言的手,說道,「童言,你沒了他們,還有我,還有周家人,你不是一個人,怕什麼?」

周童言沒有理會楊詩涵,只是不停的用另外一隻手擦著臉上的淚水。

楊詩涵的眼裡閃過戲謔的神采,隨後卻是說道,「童言,你再不站起來,就連我,也會看不起你的!」

「詩涵,我什麼都沒有了。」

周童言淚眼婆娑的看著楊詩涵,說道,「鋼鏰哥,是我最好的兄弟…他幫了我太多太多,我欠他的東西,一輩子都還不清,可是,可是剛才,我竟然動手打了他,詩涵…我…我好難過。」

「你是為了我才打的他。」

楊詩涵蹲下身,將周童言摟進自己的懷裡,說道,「你讓我看到你你對我的愛,童言,等畢業了,我們就結婚吧。」

「結婚?」

周童言疑惑的看著楊詩涵。

「嗯,結婚!」

楊詩涵點頭道,「咱們結婚了,我爸的公司,才可以放心的交給你去管理,童言,你不要覺得這個世界沒了趙鋼鏰就不轉了,你的世界,才剛剛開始,我們會一路陪著你的!」

「真的么?」周童言問道。

「當然,我還會騙你不成?」楊詩涵說著,突然羞澀的低下了頭,「人家昨天晚上都給你那樣了,你還不信人家么?」

「詩涵…」

周童言抱住楊詩涵,說道,「你一定不準離開我。」

「當然,我怎麼可能會離開你呢!」楊詩涵拍著周童言的後背,說道,「我們會一輩子在一起的,我會陪著你,一直陪你往前走,誰也不能攔著你!」

走出王曉曉的房間,趙鋼鏰的臉色十分的難看。

他默不作聲的回到了劉浪的房間。

不多久,劉浪等人也回來了。

看到趙鋼鏰一個人坐在沙發上抽煙,劉浪王浩還有孟青三人彼此對視了一眼,隨後,劉浪走到趙鋼鏰身邊,坐了下來。

「鋼鏰…沒事吧?」

「沒事。」

趙鋼鏰強笑了一下,說道,「不好意思,我沒想到童言會對曉曉…」

「唉。」

劉浪嘆了口氣,他自然也知道周童言幹掉了王曉曉,作為一個普通的大學生,劉浪真心覺得這個消息太驚悚太可怕了,雖然王曉曉這個人有時候真的賤的你恨不能給他一刀子,但是畢竟是同學,還是舍友,就算他再賤,也不至於非得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