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女請留步 >第六十五章下死手

第六十五章下死手 (1/2)

小說名稱《美女請留步》 作者:老施  更新時間:2014-06-06 14:50  字數:3607

王曉曉被周童言憤怒的咒罵聲給驚醒了。

他還沒反應過來呢,就看到一個沙包大的拳頭,轟向了自己。

砰。

王曉曉的臉,被正面打中,整個人往後倒飛了出去,重重的撞在了身後的沙發上。

「草,狗眼!」

周童言一把推開身前的桌子,走向王曉曉。

「怎麼了?!」

劉浪跟王浩都有點發懵,雖然他們也很想照著王曉曉的臉上來一拳,但是那也只是想想而已,畢竟,大家還是舍友,總得留點情面。

「童言,別生氣,別生氣。」楊詩涵拉著周童言的手,不過,此時周童言已然盛怒,他哪裡管得了那麼多。

幾步走到王曉曉的面前,周童言抬起腳,就要朝著王曉曉踹過去。

就在這時,趙鋼鏰卻是出現在了王曉曉的旁邊,然後一隻手,抓住了周童言的腳。

「鋼鏰哥!」

周童言看到自己這一腳竟然踹在了趙鋼鏰的手上,連忙把腳縮了回來。

「不小心看了一眼,不至於要人的命吧。」

趙鋼鏰沉著臉說道。

「也不看看他是誰,就他的狗眼,有什麼資格看詩涵?」周童言不滿的說道。

「你爸給了你這一身的力氣,可不是讓你殺自己舍友的。」

趙鋼鏰的臉色變得十分難看,「教訓一下就是了…童言,你什麼時候也學會對普通人下死手了?」

「我…」

周童言想要辯解,但是話在嘴邊,卻是說不出來,所以周童言的臉色變得十分的怪異。這讓整個現場的氣氛也好似一下子凝固了起來一樣。

「鋼鏰哥,這傢伙太讓人恨了!」周童言咬著牙,憤恨的說道,「不打他我不爽啊。」

「打他沒什麼,像王曉曉這樣的人,也該打。」

趙鋼鏰看了一下已經昏迷過去的王曉曉,然後說道,「你打的過他,所以你如果真想打他,你可以打他,但是凡事都得留餘地,只是因為不小心看了一些不該看的東西,你就能下死手,那你以後得變成什麼人?是不是我不小心看到了,你也要殺了我?啊?」

「不不不,鋼鏰哥你就是我大哥,我哪裡敢對你做什麼事情,別說殺你,我連碰都不會碰你一下,咱們是兄弟不是?」周童言連忙陪著笑臉。

趙鋼鏰將王曉曉抗了起來,對劉浪王浩孟青說道,「走吧,送他去醫院。」

「行!」

幾人點了點頭,跟隨著趙鋼鏰一起走出了房間,只留下周童言一個人。

孟青在臨走的時候還約了一下周童言,不過周童言似乎興趣缺缺的樣子。

「親愛的,不要生氣了。」楊詩涵輕輕摟住周童言,說道,「不就是被看到了么?我又不掉塊肉的。」

「唉,讓你受委屈了!」周童言抓住楊詩涵的手,動情的說道,「以後我不會讓你再受委屈的。」

「我看你的樣子,好像很怕趙鋼鏰?」楊詩涵悄聲問道。

「我不是怕他。」

周童言搖了搖頭,說道,「我只是尊敬他,是他,讓我擁有了現在的這一切,讓我的人生不再平凡…所以,我很尊敬他。」

「但是我看他對你的樣子,就好像,在對一個小弟一樣…你知道的,我指的是那種非常沒地位的小弟…剛才那麼多人,他大可以回答的婉約一點,但是他就是當著所有人的面赤果果的訓斥你!我看了實在是生氣!」楊詩涵咬著牙說道。

「唉!」周童言嘆了口氣,說道,「鋼鏰哥,也是為了我好啊。」

「童言,你現在是周家的二少,不再是當年小賣部的那個小胖子了!」

楊詩涵雙手捧住周童言的臉,說道,「你的身份,在SH這樣一個地方都足以排進前五,沒有任何一個人有資格把你當做小弟,哪怕他是為你好,作為你的女人,我十分看不慣這種行為。」「詩涵…」

周童言感激的看著楊詩涵,說道,「謝謝你支持我!」

「你都願意為了我一怒殺人,我哪裡還能不支持你!就算剛才你真的殺了王曉曉,我也絕對會支持你的!你已經不再是普通人,你想要誰的命,你自己說了算,由不得別人多嘴!」楊詩涵說完,俯身,吻了周童言一下。

周童言跟楊詩涵相處到現在有一段時間了,但是除了牽牽手之外,還真的什麼親密動作都沒做過,這突然的一個吻,讓周童言整個人看起來就好像要融化了一樣。

「我會讓他付出代價的!」

周童言拉著楊詩涵的手,眼裡閃過一絲絲的狠歷,「王曉曉,他會付出代價的,誰也攔不住我!」

「親愛的,我就喜歡這樣的你,霸氣,不過,咱們還是不要再跟他計較了,不然趙鋼鏰會不高興的!」楊詩涵說道。

「鋼鏰哥…」

周童言皺起了眉頭,隨後說道,「只要偷偷的做,不讓他知道,就行了。」

「你…打算怎麼做?」楊詩涵問道。

「我會親手打他一頓!!」周童言說道。

「這樣根本瞞不住趙鋼鏰,就算你讓王曉曉別說出去,趙鋼鏰一想就知道是你!」楊詩涵說道。

「那要怎麼做?」周童言問道。

「只有死人,才不會說話!」

楊詩涵說道。

周童言眉頭緊鎖,一會兒後,周童言點了點頭,說道,「只有這樣了!不然他跟鋼鏰哥說,鋼鏰哥又得來說我!」

「親愛的,你不要什麼事都鋼鏰哥鋼鏰哥的,行么?」楊詩涵撒嬌道,「你在人家心裡一直是無所畏懼的一個人,怎麼現在開口閉口就是鋼鏰哥?」

「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