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女請留步 >第六十一章離間

第六十一章離間 (1/2)

小說名稱《美女請留步》 作者:老施  更新時間:2014-06-04 11:47  字數:4025

雲雨之後。

奢靡之聲煙消雲散。

一個男人坐於床邊。

他拿起床頭的煙,抽出一根,叼在了嘴上。

楊詩涵光著身子,從背後將男人摟住,然後拿起一旁的火柴,給男人點上煙。

男人深深的吸一口煙,然後吐出一陣濁氣。

「周地,你確定,周童言看不出他的車是咱們動的手腳?」楊詩涵問道。

那坐在床邊的男人,赫然就是周地。

「車子已經被撞爛了。」

周地笑著說道,「該清除的東西,我早已經清除乾淨,要是這樣還能讓他發現,那我,也就不用再在周家混了。」

「這次的事情,我看周童言他很自責呢。」楊詩涵說道。

「哈哈,他現在還沒有跟趙鋼鏰決裂。「

周地說道,「雖然他已經有了想法,但是要從想法走到現實,還需要很長的時間。」

「那要怎麼辦?」

楊詩涵說道,「我可等不了,我一刻都不想看到林舒雅那個賤人跟趙鋼鏰雙宿雙.飛的樣子。」

「我們只需要推他們一把,就可以了。」周地笑著說道。

「他們?」

楊詩涵詫異的說道,「除了周童言,還有誰?」

「當然是趙鋼鏰。」

周地笑道。

「趙鋼鏰?趙鋼鏰可不見得會那麼容易就推得動,如果做的事情多了,很容易讓他察覺的!」楊詩涵說道。

「我自然有我的辦法。」

周地神秘的笑了笑,隨後起身,將衣服穿好。

「別忘了咱們的交易。」

楊詩涵看著周地,說道,「你們負責幹掉趙鋼鏰,林舒雅,交給我!」

「有時候我真的很好奇你們女人的腦子裡到底裝的是什麼東西。」

周地一邊穿衣服,一邊看著楊詩涵,說道,「明明你跟林舒雅一點利益衝突都沒有,但是你卻能將她視為死敵,這真的是太神奇了。」

「哼,誰讓她一個醜八怪現在變成這樣一副騷狐狸的樣子。」

楊詩涵冷哼了一聲,周地笑了笑,轉身離去。

下午。

趙鋼鏰從睡夢裡醒來,就離開了酒店,然後前往了一個看起來頗為幽靜的地方。

這是一個養生的會所。

趙鋼鏰坐在柔軟的沙發上,微微閉著眼睛。

沒過多久,周地推開房門走了進來。

「好久不見了,鋼鏰。」

周地笑著說道。

趙鋼鏰睜開眼,說道,「確實有夠久了。」

周地走到趙鋼鏰的對面坐下,然後說道,「聽說昨晚你出車禍了?」

「運氣有點不好。」趙鋼鏰點了點頭。

「哈哈哈,這可不一定是運氣不好。」周地笑著說道,「你還記得咱們上次說好的事情么?」

「記得。」趙鋼鏰點了點頭。

「作為你幫我幹掉我哥的報酬,我可以免費的告訴你一些東西。」周地神秘的笑道,「一些你絕對想像不到的東西。」

「哦?」

趙鋼鏰詫異的說道,「什麼東西?」

「聽說,你們獠牙幫,現在已經成了中央的管家。」周地說道。

趙鋼鏰瞳孔猛的一縮,隨後說道,「看來童言把什麼都告訴你們了。」

「我想要告訴你的,就是這個東西。」

周地笑道,「你應該明白了吧?」

「你覺得,就憑這些東西,我就會懷疑童言么?」趙鋼鏰笑道,「其實很多事情,並不是什麼秘密。」

「哈哈。」

周地笑著說道,「我只是跟你這麼一說,沒有其他什麼意思。」

「哼。」

趙鋼鏰冷哼一聲,隨後說道,「我今天來這裡,不是想聽你說這些廢話的。」

「行,那我就不說那些沒用的東西了。」

周地點了點頭,說道,「我這次找你過來,主要是想要提醒你注意一些東西…」

許久之後。

周地講完了話,他看著趙鋼鏰,說道,「這是我能給你透露的最大尺度的關於我們周家的情報,至於你想怎麼做,那就看你自己了。」

「嗯。」

趙鋼鏰點了點頭,站起身來。

「這裡的按摩其實很不錯。」

周地說道,「不如咱們一起做個按摩?」

「相較於按摩,我更喜歡大保健。」趙鋼鏰笑道。

「大寶劍?」

周地皺了皺眉頭,想來以他的身份,是覺得沒聽說過只有普通老百姓才懂的大保健的。

趙鋼鏰笑了笑,沒多說什麼,轉身走出了包間。

看著趙鋼鏰離去,周地眯著眼睛,露出思索的表情,沒多久,他也走出了包廂。

趙鋼鏰返回到酒店沒多久,周童言就來到了酒店,將車子的檢測報告交給了趙鋼鏰。

「按照監測報告上說,剎車是因為長時間的高負荷工作,所以在那個時候突然產生了一個非常規的失靈…並不是人為的。」周童言說道。

「所以我說,有時候運氣真的是一種很重要的東西。」趙鋼鏰笑眯眯的說道。

周童言嘆了口氣,說道,「不好意思,鋼鏰哥。」

「瞧瞧你這樣子,咱倆什麼關係?用得著這樣么?」趙鋼鏰錘了周童言胸口一拳,周童言的臉上終於露出了笑容。

就在這時。

趙鋼鏰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趙鋼鏰一看來電,突然就覺得腦袋有點大。

電話,是韓甜甜打來的。

「傳單哥,聽說你在SH出了點事兒呢?」韓甜甜笑眯眯的問道。

「你消息還真靈通呢!」趙鋼鏰笑道,「一點破事,運氣不好而已。」

「哎喲,運氣不好呢?我可是聽人說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