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女請留步 >第五十章真的怒了!

第五十章真的怒了! (1/2)

小說名稱《美女請留步》 作者:老施  更新時間:2014-05-31 17:00  字數:3821

對於聲明裡的第二點,越南政府同樣做出了答覆,他們說,嚴懲暴動的組織者跟參與者,這是他們義不容辭的責任,目前,越南軍警已經開始在全境範圍內對此次暴動的組織者參與者進行搜捕,相信很快就能夠有結果。而聲明裡的第三點,越南政府也表示,保護倖存的神州人的安全,同樣是他們的責任,這點不用神州政府說,他們也知道。而聲明的第四點,越南政府表示,該有的賠償,一定會有,但是肯定是會按照相應的條款來,不可能說你要多少錢我就得給你多少錢。

至於聲明的第五點,越南政府給出答覆,他們根本就沒有找到那個叫做趙鋼鏰的人。

那人是誰?很出名么?

越南政府如上的幾點解釋,其實還是中規中矩的,基本上沒有否決神州政府提出來的要求,在很多人看來,這神州政府差不多就可以就著台階下了,畢竟,你們神州可是一直堅持發展才是硬道理的,人家小越都已經意識到自己的錯誤了,你們也別太抓著人家的辮子不放。

神州政府這時候,卻是選擇了沉默。

他們的沉默,自然讓人理解為是默認。

越南政府開心的將倖存的神州人,都送上了飛機,然後運回了神州。

隨後,越南政府迅速敲定了賠償方案,死了的人,一個賠償二十萬,而受傷的,則根據傷勢的輕重進行相應的賠償。

這個賠償方案出來之後,神州政府,終於說話了。

賠的太少了。

神州政府直言不諱的發表聲明,二十萬的死亡賠償太少。

結果越南方面就說了,我們越南人要是死了的話,都是賠償二十萬的。

神州政府立馬回應,你們越南人的命不值錢,我們神州人的命,值錢的很。

神州政府的這個回應,果斷的激怒了越南政府。

在美國太平洋艦隊抵達西沙群島之後,越南方面果斷的就囂張了起來,他們直言不諱的說,如果神州政府嫌錢少,那大可以不要。

這份聲明,讓很多國家都很蛋疼,雖然美國的太平洋艦隊到了西沙群島,但是你也別這麼囂張啊,人家可是還把大炮對著你們的山呢,就不怕人家一炮給你轟過去?

越南政府卻是傲然的回應,當年英勇的越南人,連美軍都打敗了,小小的神州軍隊,算什麼?

這本來是越南政府炫耀其軍事實力的一個手段,沒想到卻是一下子得罪了美軍。

不過,眼下屬於非常時期,美軍倒也沒有太跟越南政府計較。

就在這樣的情況下。

在暴動發生的第三天,也就是趙鋼鏰被俘的第三天。

在越南靠近神州國界線的群山之中。

突然,一發炮彈,從越南軍陣地里打了出來。

這枚炮彈的射程並不遠,威力也不大,剛好落在了神州國境線內。

就好像是火藥桶里被扔進了一根火柴。

越軍的這枚炮彈,被神州政府,視為越南的戰爭挑釁。

於是,反擊,就這樣,開始了。

神州軍隊,對越軍的陣地,展開了密集的炮火攻擊。

導彈的火光,點亮了黎明的天空。

整個天空如白晝一樣。

全世界,都因為這一片光芒,震驚了。

真的…打仗了?!!

河內的某個軍事基地內。

趙鋼鏰雙手被手臂粗的鐵鏈捆綁住,然後鐵鏈的一端被系在了天花板上,趙鋼鏰整個人,就這麼被吊在了半空中。

他的身上,遍布著密密麻麻的傷口。

有的傷口已經癒合,而有的傷口,則像是剛留下的。

血,順著趙鋼鏰的雙腳往下滴淌。

趙鋼鏰的嘴角,帶著一個戲謔的笑容。

在他面前站著一個皮膚黝黑的光頭。

這人,是這個軍區的司令員,名字叫阮明。

阮明的手上,拿著一條不知道什麼材料做成的鞭子。

就是這條辮子,在這三天的時間裡,在趙鋼鏰的身上留下了滿身的傷口。

「說,是不是神州政府派你來殺害我越南人民的?」阮明怒問道。

趙鋼鏰笑了笑,說道,「是你爹讓我來的。」

「啪!」

阮明的鞭子抽過趙鋼鏰的身子,留下一道口子。

「再不說的話,我一定會讓人擰斷你的脖子!」阮明咬牙道,此時他的心裡,憤怒的不行,這三天的時間裡,不管自己用什麼方法折磨眼前這個人,眼前這人就是死活不承認他是神州政府派來的!如果這人能夠承認自己是神州政府派來的,那到時候在外交方面,越南方面絕對能夠佔到一個相當大的主動權!

可恨這人的牙關還真是緊,到現在什麼都不肯說。

「歡迎你擰斷我的脖子。」

趙鋼鏰說道,「不過,看你這小身板,你要擰斷我的脖子,那可有一定的難度!」

「哼,看來,你真是不見黃河不落淚了!」

阮明冷哼一聲,打了個響指。

一個帶著面罩的男人,走到了阮明的身邊。

「好好跟他玩玩。」

阮明說道。

「是!」

面罩男點了點頭,將趙鋼鏰放了下來,隨後將趙鋼鏰往地上一丟。

趙鋼鏰跌倒在了地上,這面罩男幾步上前,對著趙鋼鏰的身子就是一頓猛踹。

這人的力量十分大,本身的實力大概得有S級左右,此時趙鋼鏰一點反抗的餘地都沒有,只能任由他蹂lìn著自己的身體。

趙鋼鏰的骨頭被打斷,牙齒被打出了血。

不過,他卻是閉著嘴,連一聲悶哼都沒有。

「支那人,砸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