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女請留步 >第四十一章白宮的退讓

第四十一章白宮的退讓 (1/2)

小說名稱《美女請留步》 作者:老施  更新時間:2014-05-27 18:46  字數:3896

「沒想到男爵大人,還會古詩呢。」趙鋼鏰笑著說道。

戰神笑了笑,站起身,說道,「主人還讓我做一件事情。」

「哦?」

「要你一隻手。」

「那我也想做一件事。」趙鋼鏰說道。

「什麼事?」戰神問道。

「要你一條命。」

幾秒鐘之後。

趙鋼鏰所住的總統套房的窗戶,突然全部破碎開來。

那巨大的,據說可以擋子彈的落地窗,碎裂成了十分細小的玻璃渣。

樓下經過的人,漫天的玻璃渣給嚇了一跳。

趙鋼鏰的房間里,一片狼藉。

就好像是被炸彈給襲擊過一樣。

牆上,地上,滿是一個個的坑。

趙鋼鏰坐在一張姑且可以算是椅子的物體上面。

一隻手撐著下巴,手肘頂在大腿上。

另外一隻手,卻是自然的下垂著。

青鸞站在趙鋼鏰的身旁,臉色蒼白,嘴角帶血。

那叫做戰神的人,此時卻是不知道去了哪裡。

「果然是個變tài。」

趙鋼鏰的臉上,突然露出了一個詭異的笑容。

「那人,是誰?」

青鸞的語氣十分凝重,剛才她跟趙鋼鏰聯手對付那人,沒想到竟然打不過,這讓她完完全全被震撼住了。

「他叫戰神。」

趙鋼鏰說道,「是男爵的貼身保鏢,據說是遺失的種族,實力為sss級巔峰,或者再往上,是個很變tài的人物,男爵能一直活到現在,有他一份功勞。」

「男爵是誰…」青鸞忍不住問道。

「也是一個變tài…」

「怎麼那麼多變tài,加上你跟你爸…這世界,太艱難了。」青鸞痛苦的說道。

趙鋼鏰笑了笑,說道,「你沒事吧?」

「嗯,你呢?」青鸞問道。

「手斷了。」

趙鋼鏰無奈的晃悠了一下那自然下垂的手臂,然後突然笑了笑,說道,「值得慶幸的是,沒被他把整條手臂給卸了。」

「他應該也受傷了。」青鸞說道。

「也許吧。」

就在這時,趙鋼鏰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經過剛才那麼激烈的戰鬥,這手機竟然還沒壞,果然是手機中的戰鬥機。

趙鋼鏰接起了電話。

「家主,剛才喬安東尼的車隊遭到了不明身份的人的襲擊。」

「嗯?」趙鋼鏰揚了揚眉毛,似乎並沒有怎麼驚訝。

「喬安東尼受了點輕傷,無大礙。」

「軒轅他們呢?」趙鋼鏰問道。

「他們無一受傷,目前正在護送喬安東尼前往醫院。」

「我知道了。等到了醫院後,讓他們回來找我。」

「知道了。」

因為房間已經幾乎被摧毀,所以趙鋼鏰就帶著青鸞還有紫蝴蝶碧昂絲換了個房間,至於酒店方面,趙鋼鏰根本就懶得給什麼解釋,直接一筆錢砸過去,酒店方面就不說話了,本來趙鋼鏰還打算把這事兒推給美國zhengfu呢,不過想到有些事情過猶不及,所以趙鋼鏰就沒有把這事兒拿出來說。

換好房間之後,趙鋼鏰那條被打斷的手臂,也已經包紮好了。

一想到戰神的戰鬥力,趙鋼鏰就是一陣苦惱,很明顯,戰神已經達到了相當高的層次,這次男爵讓他來美國,肯定有目的,要是他跑去找喬安東尼麻煩,那就不好玩了,畢竟,這貨很可能就是未來的美國總統,也會是未來自己的一個大的盟友,要是被幹掉,或者被打成傻逼,那對自己的影響,還是非常大的。

不過,考慮到洛克菲勒家族也不是吃素的,趙鋼鏰也就稍微的放下了一些心,自己之前讓軒轅等人去護著喬安東尼,就是怕洛克菲勒家族跟喬安東尼大意,眼下經歷了這麼個事情,洛克菲勒家族跟喬安東尼,應該會提起十二萬分的注意了。

果不其然,如趙鋼鏰所料,洛克菲勒家族,在軒轅等人離開之後,就派了幾個實力超凡的人守護在喬安東尼的身邊,以防止喬安東尼出現意外。

現在正是大選的緊張時刻,任何一個意外,都有可能影響正常大選的結果,比如讓喬安東尼受重傷什麼的。

根本就不用殺死喬安東尼,只要讓他受重傷,沒有辦法執政,那他,自然就不可能繼續參與總統的競選了。

趙鋼鏰換了房間沒多久,他的手機就響了。

來電的號碼沒有顯示。

趙鋼鏰接起了電話。

「我是喬治,提出你的要求,只要你把晶元還給我們,我可以代表白宮,給予你比神州zhengfu可以給你的好處更多的好處。」電話那頭傳來一個喬治的聲音。

「哦?」趙鋼鏰挑了挑眉毛,笑道,「我不知道您在說什麼,副總統閣下。」

「你是聰明人。」

喬治說道,「雖然我不知道神州zhengfu給了你什麼好處,讓你去偷取我們的愛國者導彈晶元,但是我想,神州zhengfu可以給你的,我們美國zhengfu,照樣可以給你們,包括很多政策的支持,只要你把晶元交還給我們,然後站出來,承認你並不清楚是誰襲擊了你的飛機。」

「不好意思,副總統閣下。」趙鋼鏰說道,「我這人,什麼缺點沒有,就有個缺點,那就是認死理,誰傷害過我,就算過去再久的時間,我都會記在心裡,而不是我做的事情,就算你們再怎麼污衊,我也不可能承認。」

「你確定你不肯將導彈晶元歸還給我們么?」喬治問道。

「因為那東西根本就不在我身上,我也不知道你說的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