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女請留步 >第三十九章受迫害的趙鋼鏰

第三十九章受迫害的趙鋼鏰 (1/2)

小說名稱《美女請留步》 作者:老施  更新時間:2014-05-26 17:36  字數:3642

趙鋼鏰一直覺得,神州,跟西方國家,有一個最本質的差別。

那就是,神州,是由主人當家,而西方國家,則是由僕人當家。

所謂的主人當家,那就是掌管神州的那些人,他們的利益,跟神州息息相關,所以,哪怕他們再貪,再黑,都很少會做出犧牲國家利益的事情,而西方國家則不同。

他們的權力,來自於民眾的選舉,也就是說,他們要上台,首先需要討好民眾。

這種情況就導致了一個最滑稽的現象,那就是,他們寧願犧牲國家的利益,也會去討好民眾。

因為是民眾給了他們飯碗,而不是這個國家給他們飯碗。

所以經常可以看到,外國民眾的福利有多麼多麼的好,而很多zhèngfǔ卻窮的叮噹響,甚至於有的zhèngfǔ還得申請破產。

神州與西方國家的這種差別,到底誰是正確的,誰是錯誤的,那現在誰都沒有那個能力去評說,但是這並不妨礙趙鋼鏰利用他的這種差別來做一下事情。

同樣的一件事,如果把地點背景放在神州,現在的趙鋼鏰,早就已經被全社會通緝了,哪怕全社會人們都同情你,但是你只要危害了國家的利益,你就絕對會被抓!而如果這件事情放在美國,全社會人們都同情你,哪怕你危害了這個國家的利益,美國zhèngfǔ也不敢抓你,因為只要抓了你,也許他們就不能連任總統,到時候影響到了他們背後的利益集團,那有他們苦頭吃的。

可以這麼說,西方國家更多的是利己主義,而神州,則更多的是利國主義,當然,也有例外,這裡就不多說。

抓住了這個最重要的點,趙鋼鏰就等於掌握了一張免死金牌。

所以他大搖大擺的回到了華盛頓。

你敢抓我就來,總統選舉就要到了,抓了我,你還想不想當總統了?我偷了導彈晶元,又不是偷了你老婆,你沒必要因為一件國事,來影響了你自己的前途,是吧?

坐在酒店的沙發上,趙鋼鏰笑眯眯的看著不遠處幾個盯著自己的人。

那些人的臉上是不加掩飾的殺意。

趙鋼鏰知道,那些人都是FbI的探員。

那些人被自己耍了一次,丟大了臉面,而且還被自己成功的拿走了晶元,估計如果不是上面命令管著,他們早就拔槍干自己了。

「這資本主義國家,有時候還是很好的嘛。」趙鋼鏰笑嘻嘻的說道。

坐在趙鋼鏰旁邊的青鸞可不知道趙鋼鏰說的是什麼,她只知道最近幾天的電視新聞里一直在播放著趙鋼鏰被美國zhèngfǔ謀殺的事情。

「親愛的趙,我為你的悲慘遭遇,感到十分的遺憾。」

喬安東尼從酒店門口一進來,就張開雙臂滿臉同情的走向趙鋼鏰,一旁等候許久的記者果斷的打開攝像機開始捕捉鏡頭。

趙鋼鏰起身,跟喬安東尼擁抱了一下,說道,「都過去了。」

「不,並沒有過去!」

喬安東尼推開趙鋼鏰,義正言辭的說道,「有些人犯了錯,就必須要為他犯的錯付出代價!美國,是一個講究正義的國家,正義的法典,不應該被任何人玷污,我一定會替你主持正義的,哪怕他們是這個國家的最高統治者!」

「謝謝你,我親愛的朋友!」

趙鋼鏰感激的說道,「你不知道,最近幾天,我都在惶恐之中度過,我真怕有一天我突然就再也醒不來了。」

「親愛的趙,你放心,有我們這些堅持正義的人在,沒有任何人,能加害你的!」喬安東尼嚴肅的說道。

這時候,趙鋼鏰的老熟人,mb電視台的ezhào杯記者,適時的出現在了趙鋼鏰的身邊。

「趙鋼鏰先生,您好,先向您道個歉,剛才您與喬安東尼先生的談話,我不小心聽到了。」美女記者歉意的說道。

「什麼?你聽到了?」趙鋼鏰驚訝的捂著嘴,說道,「你們一直在這裡?」

「是的!」

美女記者點頭道,「自從我們知道,是現在的美國zhèngfǔ迫害你的,我們就一直在這裡等您!今天終於見到您了!很高興,您能安然無恙的出現在這裡。」

「我也很高興。」

趙鋼鏰點頭道,「其實昨天晚上,我一個晚上都沒意思睡,因為我的事情,不知道被什麼人曝光了,所以,我十分擔心我睡過去就再也醒不過來了。」

「您的擔憂,我們能夠體會!」

美女記者說道,「換做是任何人,都會提心弔膽的,畢竟,他面對的,是這個世界最強大的一些人,我現在總算明白,為什麼您始終不肯把迫害您的人說出來。」

「唉。」

趙鋼鏰嘆了口氣。

「這位記者朋友,我們等一下就會召開一個記者發布會,所以,有什麼問題,等一下再問,可以么?」喬安東尼說道。

「可以。」

美女記者點了點頭,然後退到了一旁,而她剛才錄下來的東西,則是被當作了第一手的資料,經由mb電視台,向全美進行了播出。

趙鋼鏰跟喬安東尼一起走上樓,進入了新聞發布會大廳。

兩人剛進入大廳沒多久,大廳就擠進了一大堆的記者。

隨後,新聞發布會開始。

趙鋼鏰坐在正中央,接受了很多電視台的採訪。

「請問趙先生,關於現在很多人說的,美國zhèngfǔ發射導彈襲擊您一事,是否是真實的?」一個記者問道。

「是的。」

趙鋼鏰滿臉悲切的點了點頭,說道,「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