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女請留步 >第二十五章招誰惹誰了

第二十五章招誰惹誰了 (1/2)

小說名稱《美女請留步》 作者:老施  更新時間:2014-05-21 03:09  字數:3656

經濟峰會順利的進行。

微硬公司總裁,西瓜公司總裁兩個人,是這次的峰會的最重量級的兩個人物,兩人在主持人的帶動下,十分專業的分析了現在的經濟形勢啥的。

這兩人的專業分析,自然全在在場的人的意料之中,要是這兩人不專業,那也真沒什麼專業的人了,不過,在主持人偶然採訪一下林欣之後,林欣的發言,卻是讓在場的人瞬間覺得眼前一亮。

林欣十分大方的用標準的普通話,闡述了她對於當前神州與美國兩個國家的商業模式的看法。

這種闡述,並不是那種非常空泛的闡述,而是一種細緻,但是又不會顯得太細緻,而是恰到好處的闡述。

在場的所有人瞬間就被林欣的商業頭腦給折服了,再加上林欣貌美的身材,只用了幾句話的功夫,林欣竟然就吸引了在場幾乎所有人的目光。

本來所有人都只看西瓜總裁跟微硬總裁的,這下子,又加了個林欣。

在場的神州商人,其實很少有人知道林欣,大部分人都以為林欣是趙鋼鏰帶來的小蜜什麼的,畢竟,林欣長的那麼漂亮,但是,當他們聽到林欣的話之後,立馬就知道自己想錯了。

就算人家是小蜜,那也絕對是那種能成事的小蜜,這可比只暖床的小蜜強多了,很多人不免感慨,同樣是人,為啥你趙鋼鏰的一個小蜜就這麼牛逼,而我們的小蜜,只能讓人啪啪啪呢。

峰會進行了長達兩個多小時。

整個現場里洋溢著濃烈的討論氛圍。

不時有人對台上的幾個人提出問題,然後台上的人也在十分認真的回答問題,再加上主持人的穿針引線,在這兩個多小時里,竟然有很多人都達成了合作意向。

隨後,喬安東尼讓人把這次峰會所有人達成的合作意向都匯總了一下,然後再等明天繼續深入交談。

等峰會結束,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了。

喬安東尼設宴款待了此次峰會的所有商人跟記者。

趙鋼鏰對這種宴會沒什麼興緻,就將林欣留下,然後帶著青鸞等人先行回到了酒店。

趙鋼鏰住的自然是總統套房,因為紫蝴蝶跟碧昂絲都需要跟他一起住,當然,這並不是說趙鋼鏰會對兩人做什麼禽shòu的事情,而是這兩個人都屬於跟趙鋼鏰粘的比較緊,也只信任趙鋼鏰,而青鸞,作為這兩個人暫時的保姆,是跟紫蝴蝶還有碧昂絲住一塊兒的,所以自然的,他們三個人都住在了趙鋼鏰的套房裡。

就在趙鋼鏰洗完澡打算回自己房間整理今天收集到的資料的時候。

突然房間的門被敲響了。

趙鋼鏰打開門,房間外站著醉眼有點朦朧的林欣。

林欣一把推開趙鋼鏰,走了進來。

「你…幹什麼?」

趙鋼鏰詫異的問道。

「來喝杯水。」

林欣一邊說著,一邊走到客廳,給自己倒了杯水,咕咚咕咚就喝了一杯。

「你鞋子還沒脫呢。」趙鋼鏰無奈的看著林欣的腳。

林欣低頭看了一眼足下的高跟,哦了一聲,然後直接甩腳,把高跟給踢飛了出去。

「這…」

趙鋼鏰是知道林欣喝醉酒之後的尿性的,所以他猶豫了一下,也沒有再說什麼,而是將林欣的鞋子收好,放在了鞋架上面。

就在這時,青鸞聽到聲響,從房間里走了出來。

當她看到林欣的時候,她驚訝的看了一眼趙鋼鏰。

「她喝醉了,每次喝醉都這樣。」

趙鋼鏰歉意的笑了笑,林欣卻是皺著眉頭,走到青鸞面前,說道,「你怎麼住在這裡?」

「我怎麼就不能住在這裡了?」

青鸞跟林欣沒有什麼交流,所以她聽到林欣眼下用質問的語氣問她,這火一下子就上來了。

老娘可是趙鋼鏰的貼身保鏢,老娘不住在這裡,難不成讓你住在這裡?

「我知道了!」

林欣突然恍然大悟的瞪大眼睛,說道,「你是她的小三?咦,不對,是小四…小五…小六…哎呀,想不起來了,他女人實在太多了。」

「你才小三呢!你個三八!」

青鸞的脾氣屬於那種不點都時不時喜歡給你爆一下的,眼下林欣一點火,她哪裡還能不爆?

「你怎麼罵人呢!」

林欣雖然性子傲,但是好歹也是有文化的人,所以她並沒有再罵回去。而是做出一副質問的表情。

「你罵我小三,我不罵你?」青鸞怒道。

「我沒說錯啊!」

林欣看了一眼趙鋼鏰,說道,「你要不是小三,怎麼住他這兒呢?總不可能你是他的保姆吧?」

「你喝醉了,趕緊回去吧。」

趙鋼鏰走到林欣身邊,說道,「這是青鸞,真是我的保鏢。」

「這關我什麼事啊。」

林欣卻是一轉手,直接回到客廳,然後坐了下來,翹起了二郎腿。

那本來就漂亮的黑.絲美腿,眼下看上去,卻好似透出了一絲絲的紅暈。

趙鋼鏰咽了口口水,將青鸞給哄回了房間,然後走到林欣身前,說道,「晚上又喝多了?」

「沒喝多。」

林欣搖了搖頭,卻是突然咧嘴一笑,轉頭直接吧唧一下親在了趙鋼鏰的臉上。

趙鋼鏰愣了一下。

「多謝你。」

林欣摟著趙鋼鏰的肩膀,說道,「今天,是我最近一段時間,最開心的一天。」

「嗯?」

趙鋼鏰也沒有將林欣的手推掉,而是好奇的問道,「為什麼?」

「你可能不知道,今天台上的那些人,可都是以前我最崇拜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