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女請留步 >第十九章審判

第十九章審判 (1/2)

小說名稱《美女請留步》 作者:老施  更新時間:2014-05-17 18:42  字數:3672

趙鋼鏰被銬著雙手雙腳,走出軍區大院。

此時天已經亮了。

趙鋼鏰被人帶著,坐上一輛吉普車,隨後被蒙上了雙眼。

只聽到吉普車的沒打算跟碾過路面的吱呀聲。

十幾分鐘後,吉普車停了下來。

趙鋼鏰被帶下了車。

出現在趙鋼鏰面前的,是一幢迷彩顏色的大樓。

大樓的門口畫著一個天平。

這應該就是所謂的軍事法庭了。

趙鋼鏰一路上也沒聽到什麼人說話,那個王國名一直沉默不語,就這樣帶著趙鋼鏰進入到了軍事法庭內。

幾個荷槍實彈的士兵,將趙鋼鏰帶到了一個審訊室內,王國名在囑咐了一下士兵趙鋼鏰的重要性之後,就離開了。

大概過去了1個小時。

趙鋼鏰都有點打哈欠了,才有人推門進來,然後帶著趙鋼鏰離開了審訊室。

不多久,趙鋼鏰就被帶進了一個類似於審判庭一樣的地方。

在審判席上坐了很多人,那些人全部穿著軍裝,最低的軍銜都是少尉。

趙鋼鏰坐在了正中間一個被四面圍起來的位置上。

他看到了梁山,還有之前見到的幾個軍區的將軍。

這些人都坐在第一排的位置,身上也都穿著軍裝。

現場沒有一點聲音。

所有軍人都保持著十分標準的坐姿。

趙鋼鏰坐在椅子上,打了個哈欠。

梁山似乎沒有看到趙鋼鏰一般,不時的跟旁邊的人說著話。

不多久,王國名就站起身開口了。

「今天將諸位同僚都召集起來,主要是因為就在昨天晚上到今天凌晨,首都軍區里,發生了一些惡**件。」王國名臉色嚴肅的說道,「這些惡**件,導致多人死亡,並且在今天早上,我們的一位將軍,也慘遭毒手!而這一切的兇手,就是坐在那裡的那個人!」王國名指向趙鋼鏰。

整個審判庭內依舊沒有什麼聲音,儘管大家都很震驚,但是軍人的良好素質,讓他們一句話都沒有說出口。

「我說這位將軍,不管什麼事,咱們都講究個證據。」趙鋼鏰聳了聳肩,說道,「你說我做了那麼多惡**件,你倒是給我弄個證據出來,沒有證據的話,我可告您污衊哦。」

「證據?」

王國名從桌子上拿起一個文件袋,說道,「這是王將軍的屍檢報告,屍檢報告顯示,他是被人以力破壞大動脈導致動脈大出血失血性休克,隨後死亡的!而據我所知,在王將軍被送到醫院之前,正是你,用你的手,掐住了王將軍的脖子,並且導致王將軍出現短暫昏迷!在場有多人可以作證!」

趙鋼鏰皺了皺眉頭,說道,「我當時只是弄暈他而已,並沒有殺他。」

「是么?那請問你怎麼解釋王將軍的死?」王國名問道。

「我不知道。」

趙鋼鏰搖了搖頭。

「你不知道?」

王國名冷笑一聲,說道,「人被你掐斷了脖子,你就說不知道?」

「我說過,你再這樣亂說,我可告你誹謗。」趙鋼鏰說道,「我碰過他,不代表後面沒有人再碰過他,假設我現在打你一個耳光,那回去以後你顱腦出血死掉,是不是就證明你是我殺的?」

「強詞奪理!」

王國名說道,「根據相關調查,王將軍的脖子上只出現了你一個人的指紋,如果你說是別人殺了他,那請問,為什麼沒有別人的指紋?」

「我現在同樣可以不留下任何指紋殺死你。」趙鋼鏰說道,「我要真想殺她,我也用不著當著你們的面,我大可以找個時間悄悄殺了他。」

「可我聽證人講,你在對王將軍動手的時候,似乎具有非常強的攻擊下。」王國名說道,「這可能跟你之前剛做過的事情有關,接下去,我們就要說說你在昨天晚上所做的滔天罪孽!」

趙鋼鏰笑了笑,沒有說話。

「就在昨天晚上,你夥同你的同伴,在軍區某處,屠殺了52個人,是否有這件事情?」王國名問道。

「試練之地么?」趙鋼鏰問道。

「不錯!」

王國名點頭道。

「沒錯,我在裡面殺了人,不過,我可是記得,在試練之地裡面,生死,都是由命的。誰殺了誰,誰被誰殺了,好像,都是合理合法的?」趙鋼鏰說道。

「但是你是屠戮!」

王國名怒道,「試練之地的作用,是給所有人一個鍛煉自己的機會,而只有生死斗,才能讓人更快的成長,所以才會有那樣一個規則,在試練之地里生死全部靠自己,但是,你現在卻是利用這個規則,在試練之地里進行單方面的屠殺,這已經超脫於規則之外,你說,是不是有人在背後指使你?」

「首先我想說的是,那些被我幹掉的人,都是來殺我的。」趙鋼鏰說道,「對於想要來殺我的人,我的做法,都只有一個,那就是幹掉他們。所以他們就都死了,至於他們為什麼會來殺我,其實很簡單,因為你嘴裡的王將軍跟我有一些私仇,所以王將軍讓他們來殺我!可沒想到我這人命硬,所以就沒死。」

「哦!你跟王將軍有私仇,所以你才會對王將軍下死手么?」王國名問道。

趙鋼鏰笑了笑,這王國名移花接木的功夫倒是十分了得,不過,這種程度的扯淡對於整天忙著扯淡的趙鋼鏰來說,卻只是小意思。

「有私仇不代表就得下死手,雖然他讓那麼多人去殺我,我很憤怒,但是,他畢竟是老人家了,也活不了多久,我也就懶得跟他計較。」

「哈哈,懶得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