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女請留步 >第八百二十九章布局

第八百二十九章布局 (1/1)

小說名稱《美女請留步》 作者:老施  更新時間:2014-04-24 11:08  字數:2469

「不要!!!!!!!!!!」

趙鋼鏰嗖的一下站立起來,沖了過去。

只是,他跟林舒雅的距離,足有四五米遠。

這個距離平日里對趙鋼鏰來說就好像只是一步之遙而已,但是現在,這就是天和地的距離。

趙鋼鏰無力的看著匕首,刺進了林舒雅的脖子。

趙鋼鏰的力量,在一瞬間,似乎,全部都消失了。

他的腦子裡一片黑暗,甚至於連眼前的世界,都消失了。

他只能看到一個人。

一個柔弱的女人。

匕首,就要刺進了那個女人的脖子,但是,自己卻無可奈何。

沒辦法了么?

就要眼睜睜的看著她死了?

趙鋼鏰的淚水瞬間奪眶而出。

不要!!

趙鋼鏰無力的嘶吼著。

但是這天與地的距離,自己如何跨越過去?

就在這時。

咻。

一道破空聲,突然襲來。

砰。

一個石頭,竟然自窗戶外射進來,重重的打在了周天的手臂上。

這石頭威力之強,竟然一下子就把周天的手臂給打出了一個口子,周天的手劇烈的顫動了一下,匕首,掉在了地上。

周天大驚失色,想要蹲下身去把匕首撿起來,卻是發現,懷裡的林舒雅,竟然整個人往後用力頂了自己一下。

舒雅的力氣並不大,但是因為周天此時正要彎腰,所以重心不穩!

周天趔趄了一下,沒有撿到匕首,而這時候,趙鋼鏰已然衝到了身前!

幾乎可以用瞬移,來形容趙鋼鏰的速度。

趙鋼鏰一把抓住了林舒雅的手,將林舒雅拉入自己的懷裡,隨後,趙鋼鏰的拳頭轟向了周天。

沒有任何意外,也沒有任何人出來阻攔。

周天的臉,被趙鋼鏰正面轟中。

砰。

血花,從周天的臉上迸射而出。

周天的眼裡,還滿是不敢置信。

他不敢相信趙鋼鏰竟然敢這樣簡單的就殺了自己!

要知道,這是sh,古武術聯合會的總部,就在sh,自己是古武術聯合會的理事之一,殺了自己,趙鋼鏰一定會被古武術聯合會,會被周家追殺的!

他,怎麼敢殺自己?

周天的不敢置信,隨即就轉化成了死不瞑目。

就這麼簡單的,周天死了。

趙鋼鏰沒有看已經死去的周天第二眼,他的眼裡,只有眼前的林舒雅。

幸運的是,匕首隻是刺破了林舒雅脖子上的表層肌肉,並沒有刺到裡面,雖然血流了出來,但是這只是輕微的皮外傷。

「看來還真需要我幫忙。」

青鸞從窗戶外跳了進來,笑眯眯的看著趙鋼鏰,說道,「看吧,要不是我,剛才就出大事了。」

「謝謝你。」

趙鋼鏰由衷的跟青鸞道了個謝,隨後卻是將林舒雅交給青鸞,說道,「帶她和根叔下去!」

說完,趙鋼鏰轉身沖向了阿日斯蘭。

他也想現在安慰林舒雅一會兒,但是,大山正在跟阿日斯蘭戰鬥,趙鋼鏰甚至於連一句你沒事吧都沒有來得及說,就已經加入了戰局。

阿日斯蘭沒想到事情竟然來了這麼一個峰迴路轉。

本來一切都已經盡在掌握了,只要幹掉大山,那趙鋼鏰的死就是必然的了,但是眼下,周天竟然眨眼之間就被瞬殺了,趙鋼鏰失去了唯一能夠制衡他的東西,加入戰局,現在2打1,情況一下子就對阿日斯蘭不利了起來。

其實,按照阿日斯蘭的看法,就算是兩個趙鋼鏰,都不足以對他構成生命的威脅,但是眼前這個大個子,太恐怖了。

阿日斯蘭從沒見過一個人可以有那麼高的戰鬥素養!

眼前這個大個子的每一個動作,似乎都有其目的性,而且每一個目的性,還必然會達到。

比如他打出這一拳,為的就是讓自己往後退一步,自己真的除了退一步,沒有任何其他選擇,即使退這一步根本對阿日斯蘭沒有傷害,但是阿日斯蘭就是得退!

一次進攻一個目的。

每個目的,好似跟另外一個目的都能夠連接起來。

就好像對方是在下一盤棋一樣!

沒錯,大山的每一個動作,都像是下棋。

雖然暫時大山是被壓制著打的,但是憑藉著阿日斯蘭幾十年的經驗,他可以百分百肯定,最後這個大個子,一定會有出其不意的一招將到自己!

而如果自己在被將到之前沒有能夠幹掉對方,那隻要等對方將到自己,很可能就是自己落敗之時!

這太可怕了!

怎麼會有這樣的人!!

從打出去第一拳就已經在計劃著最後將的一步,這樣的人,絕對是天才!

如果趙鋼鏰不加入戰局,阿日斯蘭有七成的把握能夠在對方將自己之前幹掉或者重傷他,但是現在加入了戰鬥,那就讓一切都不明朗了起來。

其實,阿日斯蘭起先並不擔心趙鋼鏰加進來,甚至於在趙鋼鏰剛加入戰局的時候他還有點高興,這就像是兩個人在下棋突然有人橫插一手一樣。

布置許久的棋局,很可能因為這個突然加入的人而被打亂,而只要棋局一亂,要再重新布置起來,就不是三五步棋那麼簡單了。

阿日斯蘭有的是辦法在你重新布置棋局的時候幹掉你。

只可惜,阿日斯蘭想錯了。

他不知道,趙鋼鏰跟大山從小一起長大。

兩人彼此之間就好像真的親兄弟一樣。

趙鋼鏰知道大山的一切喜好,一切習慣,而大山同樣對趙鋼鏰了如指掌。

這種關係放在現在來說,那就是最好的基友關係。

如果一對基友之間連對方布的局都看不出來,那就不能算是真正的基友。

而如果看出了對方布的局,那一方,自然就會幫另外一方,去完善那個局,同時把敵人往局裡拉。

趙鋼鏰現在做的,不是在破大山的局,而是在順應大山的局,將阿日斯蘭更快的往局裡拉。

這樣的結果就是,阿日斯蘭怕了。

他似乎預感到了自己正在走向一個萬丈深淵。

於是,阿日斯蘭想跑了。

一個sss級上層對高手如果想跑,那這個世界上,很少有個人,可以攔得住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