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美女請留步 >第七百七十一章九死一生

第七百七十一章九死一生 (1/1)

小說名稱《美女請留步》 作者:老施  更新時間:2014-04-07 11:19  字數:2454

碧昂絲衝到趙鋼鏰的身邊,蹲下身將趙鋼鏰扶了起來。

此時的趙鋼鏰身上,沒有一塊肉是好的。

他渾身的皮膚反卷著,基本上已經被燒熟了,看起來就好像是烤好的肉一樣。

碧昂絲試著去搬動趙鋼鏰,卻看到那一塊塊黑色的皮,開始往下掉,露出裡面血紅色的肌肉。

碧昂絲哪裡見過這種情景,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怎麼做。

就在這時,遠處傳來了直升飛機的聲音。

圍捕的人,來了!

「快,走。」

趙鋼鏰的手指頭輕輕動了一下,他的臉朝下,根本看不到他的表情,只能聽到他微弱的聲音。

碧昂絲深吸了一口氣,將趙鋼鏰給抱了起來,然後扛在了身上。

這樣一個小孩兒,將趙鋼鏰這接近一米八的高個扛在肩上,怎麼看怎麼怪異。

碧昂絲踉蹌了一步,似乎沒有站穩,隨後,她開始朝前走去。

等碧昂絲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下之後,一個身著白裙的女子,出現在了阿凱的屍體身邊。

她低頭看了一下地上的阿凱,又看了一眼碧昂絲消失的方向,並沒有朝著碧昂絲的方向走。

銀色的耳墜,在月光下,似乎閃過了一聲嘆息。

她可以保護的了他一次,兩次。

但是,未來的路,終究需要他自己去走。

所以,這一次,她沒有出手,親眼看著他被阿凱蹂躪,親眼看著他消失在火海里。

只是,以前每一次自己的心都能夠平靜而穩定,為什麼這次,卻是起了波瀾?

白裙女子走向路易斯的別墅。

一分鐘後。

路易斯的別墅發出警報。

所有在外追擊碧昂絲的人,全部被召回到了別墅。

據說,有人要殺路易斯。

在付出了72具屍體以及3輛軍用吉普1架武裝直升機的代價之後。

襲擊者飄然離去。

路易斯則是被砍斷了一隻手臂。

雖然老師不能再保護你了,但是…那些傷害你的人,老師會讓他們付出代價的。

白裙女子的身影,就好似一縷遊魂一樣,消散在了天地之間,彷彿,從未出現過一樣。

趙鋼鏰,消失了。

趙鋼鏰的手下追蹤不到趙鋼鏰的任何信號,趙鋼鏰身上所帶的信號發生器,已經失去了作用,按照一般情況推斷,信號發生器會失去作用,只有可能是信號發生器被整個摧毀。

而能夠摧毀信號發生器的力量,足以摧毀人的身體。

所以,信號發生器失去作用,很有可能意味著人也死了。

趙鋼鏰的手下瘋了。

當天夜裡就有一個小隊的人越過墨西哥與美國的邊界,進入到了墨西哥,然後入侵到了路易斯的莊園。

這個小隊的人並沒有找到趙鋼鏰,於是他們前往了最後一個信號發出的地點。

在這裡,他們看到了滿目瘡痍,但是從現場的情況來看,自己的主子,似乎沒有死在這裡。

時間慢慢過去。

在第三天的時候。

趙鋼鏰的手下,終於收到了信號發生器發出的微弱信號。

他們在距離路易斯莊園大概一百多公里的一個小鎮上,找到了信號發生器以及趙鋼鏰。

此時的趙鋼鏰,整個人被綁的跟一個殭屍一樣。

雖然看上去情況並不好,但是好歹,是活著的。

趙鋼鏰的這些手下,將趙鋼鏰給帶回到了美國,同行的,還有一個黑人小女孩。

這些忠誠的手下,並沒有將趙鋼鏰受傷的消息泄漏給任何人,所以,當趙鋼鏰出現在美國的醫院的時候,所有人都震驚了。

雖然趙鋼鏰消失了幾天,但是知情者都知道,趙鋼鏰是去墨西哥玩去了,所以他們並不覺得趙鋼鏰會出什麼事情,可是,現在趙鋼鏰卻是帶著傷回到洛杉磯,這讓很多人傷心的同時,卻也是疑惑不解。

趙鋼鏰在美國接受到了最好的治療,當然,按照醫生的說法,趙鋼鏰在受傷之初得到了一些緊急的救護,所以才使得趙鋼鏰現在的情況不至於太糟,但是,醫生們說了,趙鋼鏰的燒傷面積在百分之九十五以上,雖然情況不至於太糟,但是那只是相對於「死」這一種情況而言,趙鋼鏰隨時可能面臨著感染與多種併發症,就算最後能夠治癒,趙鋼鏰也絕對會成為一個怪物。

因為他身上的皮膚幾乎都被燒焦了,這樣的情況,就算你是什麼sss級或者是z級的高手,都不可能讓自己的外形再回歸到原來的樣子,這是一種完全破壞了你的皮膚自愈技能的損害,不可逆的。

看著全身包裹的嚴嚴實實的趙鋼鏰,林風兒哭的昏厥過去了好幾次。

在隨後的幾天里,有一些人來到了醫院。

隨著那些人的到來,整個洛杉磯,或者說整個美國,都陷入到了警備狀態之中。

趙鐵柱站在趙鋼鏰的面前,黑著臉。

蘇雁妮站坐在趙鋼鏰窗前,滿臉淚光。

「你到底要讓我兒子受多少磨難才能滿意?」蘇雁妮緊緊盯著趙鐵柱,說道,「他看看鋼鏰,你看看鋼鏰!從小到大,我兒子什麼時候受到過這樣的傷害?要不是你,要不是你說什麼要鍛煉他培養他,他會變成現在這樣么?鐵柱,你怎麼那麼狠心?你把咱們好好的兒子搞成這樣,你怎麼能那麼狠心!」

趙鐵柱面無表情,看著床上依舊沒有恢復意識的趙鋼鏰,開口道,「我兒子,將來註定要馳騁在這個世界之上,現在的所有磨難,都是為他將來的登頂而作準備,變得難看了又能怎樣?只要他能夠站在這個世界之上,站在我,還有那個變態之上,就算他長的再難看,也不會有人輕視他,小看他,嘲笑他。」

「我不懂你說的那些東西。」

蘇雁妮擦著淚,說道,「我只想要我的兒子幸福簡單的生活,就這麼簡單而已,就算他成了什麼世界第一,那也是我的兒子,鐵柱,如果他真的不能變回以前的樣子,我一輩子都不會原諒你的!」

趙鐵柱沉默無言。

他的拳頭握的緊緊的,身體微微的顫抖著。

看著自己的兒子變成這樣,他又何嘗不傷心?

但是,要想真正在這個世界上成為掌局者,甚至於創局者,不經歷磨難,怎麼可能成功?

不九死一生,怎麼掌控眾生?